当前位置:书迷楼>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三章 黄主薄的努力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三章 黄主薄的努力(2 / 2)

王道之眼睛微微一缩,上前几步,靠近周梦臣,小声说道:“我要是你,就不会来这里自取其辱。”

周梦臣脸上微微带笑,似乎很是真诚的问道:“王相公,何出此言?”

王道之压低声音,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说道:“五百两卖一个九品阴阳官,你说县尊会不会答应?你就不要徒劳折腾了,反而恶了县尊,须知灭门府尹,破家知县。”

周梦臣也学着王道之,压低声音,说道:“王相公,该担心的是你才对?”

王道之眉头一挑,正要反驳。却听周梦臣细细说道:“怎么这个县尊的风评,你之前没有听过吗?三生不幸,附郭省城,在别的地方,自然有灭门府尹,破家知县,但是在这武昌城中,知府或许还可以破破家,但是县尊敢吗?”

“五百两银子,你就不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

王道之听了,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其实王道之对县尊已经很不满了。

本来是说得好好的,五百两卖一个九品官,却不想县尊变卦了,居然有了一个什么比试?

王道之如果在学习之上有天赋的话,何至于想办法搞一个这个小官?如果能中一个举人,所得好处,要远远超过这个九品官。而今让他与传说之中阴阳世家比试什么天文历算,不用比,就胜负已分。

好在县尊也不是只拿钱不办事的。

早已做了很多安排。

确保这五百两是物有所值,确保这一次胜利的人,绝对是王道之。

这才让王道之放下心来。

不过,他依然有一点点的忧心,就好像是差等生遇见考试本能的发憷一样,所以想在考试之前,给对手施加一些心理压力,最好让对手乱了阵脚,好让自己更容易的获得胜利,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反过来被周梦臣扰乱了心神。

他忽然想到,即便县尊真说话不算数了。他有什么能制衡县尊的吗?

没有。

这年头官员肯拿钱办事都是好官了,有很多人官员拿钱不办事,小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办法,纵然王道之家中有叔父在陶天师门下,也算是有些背景。甚至他的名字都与道教有关系。叫什么什么之,是很多天师教徒的特色。

但而今的陶文仲仅仅是皇帝身边众多道士之一。即便有些权势,也到不了恩泽徒子徒孙的地步。

王道之有些钱而已,对于一个朝廷命官,还真没有办法。而且而今这位县尊早就名声在外了,穷疯了,拿到手里的钱,决计是要不回来的。

王道之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各种杂念给排除掉,说道:“五十两,只要你在大殿之上认输。怎么样,不少了吧。”

周梦臣看王道之的表现,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气,见王道之如此,这说明王道之对这一场考试,也不是太有把握的。说明这一场考试即便是有作弊行为,应该不会太过分,最少让王道之心里没底。

周梦臣轻轻摇头,说道:“王相公的心意,在下心领,还请大堂之上见分晓吧。”

王道之眼睛神光凝聚,冷冷的说道:“好,有你后悔的时候。”

两人等待片刻,却见一个老者被刘师爷请了进去。

周梦臣听舅舅说过,这刘师爷就是县尊的贴心人,乃是江南落地秀才出身,倒是有些能耐,县尊很多事情都拜托他的。而这个老者,周梦臣不认识,却一眼看出来,并不是县衙中的人,一身青衫。面目之间有一股傲气,而刘师爷有几分卑躬屈膝。

周梦臣立即有说猜测。

这个人应该是府学教授冯立。

冯立目光扫过两人,也不停留,就与师爷进了大堂之中。

其实冯立身上的教授官职,也是九品而已。与周家世代相承的阴阳训士,是一样的。奈何同官不同命,周家的阴阳训士,几乎是整个官场的边缘人,要油水没有油水,要地位没有地位,有价值的也不过是一个官员身份,与能够世袭罔顾而已。甚至这世袭罔顾也不过是潜规则而已。

但是冯立却是国子监出身,在府学任职,却也是士林中人,看上去不显山不漏水,谁知道人家的学生之中有何等人物。再加上他本身就有监生身份,很多事情上享受举人待遇。周家与之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周梦臣与王道之两人在冯立两侧拱手侍立,唯恐给冯立留下什么坏印象。

周梦臣暗想:“冯教授已经到了,县尊也该出来了吧。”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