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五章 王道之的发难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五章 王道之的发难(1 / 2)

第五章王道之的发难

王道之立即说道:“松高一十二丈二尺八寸;山去表一里二十八步、七分步之四。”

周梦臣几乎一并说出道:“松高一二丈二尺八,山去表,三百二十八点五七一四二八循环步。”

王道之面露喜色,说道:“周兄,你错了。”

周梦臣瞬息之间,却已经明白他们两人的分歧在什么地方了,轻轻一笑说道:“敢问冯教授,谁对谁错?”

冯立皱眉,说道:“平局。”随即训斥周梦臣说道:“谁给你的臭毛病,明明可以用这分数说的,标新立异做些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循环步!”

几乎在王道之脱口而出的时候,冯立就知道王道之的底子了。

王道之与周梦臣之间的区别,关键在两点,第一,周梦臣算的有些仓促,没有将三百步换算成里,古代一里就是三百步,第二,就是将七分之四步,写成了一个无限循环小数。冯立心中默默一算,就明白了。

但是王道之却不明白。

如果之前的题目都是王道之,在弹指之间算出来的,这种强大的计算力,根本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才是。

这一道题,是利用三角形勾股定理之中,两条边比例相同的特点,设定方程然后解出来的,当然古代有一种特别用来解这种题目的办法,叫做重差术,这里就不追溯了。计算量一点也不少。也就是周梦臣能做到这一点,再加他思路清晰,几乎在县尊阴阳顿挫的声音还没有落地,就已经将题目想明白,并开始计算。最后更是一边说一边算,才忘记了一点细节。

比如单位换算。

比如古人计算不大喜欢用小数,比较喜欢用分数。

周梦臣立即行礼说道:“谢过冯世叔教诲,弟子明白。”

王道之听过冯立的名声,听了冯立的话,心中默算了好一阵子,才算弄明白,两者相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咳咳。”刘师爷说道:“诸位,两位贤侄实在令人惊艳,只是这位置只有一个人,当如何选择还请县尊示下。”

县尊咳嗽两声,正要说话。黄主薄出列说话道:“县尊,我那姐夫在县里操劳了一辈子,既然他的儿子有天分,还请县尊照顾一下旧人。”

“对,请县尊照顾一下旧人之心。”

黄主薄一说话,旁边的六房主事,捕快班头一并出列说道。

县尊捏着山羊胡子的手中顿时凝固了。

他本想在师爷的配合之下。一口将这一件事情给定下来。却不想,黄主薄把握的节奏很好,不前不后,一下打到了关键地方。县令固然是县衙的主宰,但是真要将三班衙役,六房书手一并得罪了,县令也不好过。

当然有能力超群的官员,一口气将整个县衙给开了。也能镇得住场面。却绝对不是而今这位江夏知县。

江夏知县正在犹豫的时候,王道之一咬牙说道:“县尊,学生有一言。”

江夏县尊心中暗道:“一百两。”随即说道:“讲。”

王道之说道:“启禀县尊,学生与周兄不打不相识,而今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周兄在术算之道上,高山仰止,只是我有一个小问题,只要周兄能答出来,我就告退,再不敢有非分之想,不知道周兄敢答应吗?”

王道之说的好听。

但是一个不公平的赌约。

王道之仅仅说了,他如果问不倒周梦臣,他要怎么做,却没有说。如果周梦臣没有说明白,将会怎么办?

有县尊的偏心,自然是什么都可能发生。

周梦臣与王道之的公平竞争,却演变成为王道之作为考官,周梦臣作为考生的比试。周梦臣也知道不公平。他也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而是向县尊行礼说道:“全凭县尊做主。”

县尊捏着山羊胡子,沉吟片刻,心中再次想道:“一百两。”县尊办事,,明码标价,五百两没有给他弄到这个官,但也会让他得到站在这里的机会,而这种有特别倾向性的话,一句一百两,公平的狠,堪称童叟无欺。

什么办事没有成?

抱歉,县尊从来是在乎自己出了多少力,而不是能不能做到。

县尊哪里想到,这样一件事情,居然有这么大的阻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