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九章 钟鼓楼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九章 钟鼓楼(1 / 2)

第九章钟鼓楼

周梦臣心中咯噔一声,立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按理来说,阴阳官只需负责自己那一摊子事情就可以了。只是县官不如现管。很多时候,县衙人手不够了,也就将阴阳官拉过来帮忙,比如防洪,比如遇见兵乱上城,比如赋税征收太忙了,等等。

这样的事情,也是常有的。

只是一般来说这些事情都是临时的,而今县衙里面的气氛可以看出来,并没有着急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江夏县一般也没有忙不起来,武昌真遇见什么大事了,也不是江夏县来负责的。

江夏县衙虽然在武昌城内,真能管的反而是城外的一些乡村,或者是管一些武昌城中一些脏活累活。

再加上周梦臣知道自己与县尊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和谐的。县尊派来的决计不是好差事。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没有拒绝的资格。

周梦臣说道:“刘师爷请讲。”

刘师爷说道:“你可知道养济院?”

周梦臣微微皱眉,说道:“养济院不是早就废了吗?”

养济院,就是古代的养老院与儿童福利院,在大明开国之初,太祖皇帝就设立了养济院,取养老济孤之意,赡养孤寡老人与孤儿。

只是,随着大明国力的衰弱,养济院慢慢都变得名存实亡,后来也有士绅名流募捐一点,维持下去。但是时间一长,也是没辙。在周梦臣的印象之中,武昌城中的养济院,是有这个地方。但是早就成为乞丐盲流的聚集地。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没有人管了。

刘师爷说道:“怎么算说废了。只是养济院归于本地里甲管理,只是县尊前番视察,颇为痛心,已成顽疾。非你这样的年轻才俊不能重整局面。”

“好好干,县尊很欣赏你。”

还没有等周梦臣说什么,就起身离开了。

只留周梦臣面对眼前的一杯凉茶。

周梦臣岂能不明白,这个养济院是用来拿捏他的。

养济院早就名存实亡,连房子都破破烂烂的,大抵只有一片空地,周梦臣没有去过,印象很偏。盖因这江夏县就已经被各种衙门挤到了西城边上了,而养济院更偏,被挤到北边城墙下面。几乎什么也没有了。

但是在朝廷档案之中,却不是这样的。估计上面还上百年之前的记录。正要按这个来查,周梦臣绝对有一百个口都说不清楚。

而且县尊也不想他说清楚。

周梦臣深吸一口气,将凉茶一饮而尽。

先去找黄主薄。将情况说清楚。黄主薄听了,立即皱眉沉思,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说道:“县尊今日才说了这一件事情,不好立即拒绝,这样吧,先拖上三两日,我再去想想办法。”

其实黄主薄一听就明白。

县尊这是要钱的。

只是周家的家底,估计是填不满县尊的胃口的。而且之前他才联合县里的其他人,给县尊一个厉害。县尊估计满心是怨气,决计会狮子大张口的。

官就是官。黄主薄也不好太过得罪县尊,只能先拖拖。

周梦臣带着这个坏消息,出了县衙,回到了家中。

不,不是家中,是钟鼓楼。

三层的钟鼓楼就好像是城门楼一般,横跨整个长街,长街之上来来往往的百姓,都是从钟鼓楼下面走动。而钟鼓楼也是这一条长街之上最高之处,从钟鼓楼往两侧,都是一路下坡。

周梦臣来钟鼓楼上,三层钟鼓楼上,第二层放着大鼓与刻漏,还一些住人的房间,还有周梦臣的房间。第三层上,却是放置一口大钟,乃是铜铸的。有数千斤。一旦敲响,能声震整个武昌城中。

在这里并不是武昌城最高处,最高之处,应该是在蛇山之巅,也就是后世将黄鹤楼迁过去的地方。但也是相对高处,从钟鼓楼看过去,背后是蜿蜒的蛇山,西北看去,就是城墙以及城墙外的黄鹄矶与黄鹤楼,与滚滚长江天际流,而周围却是楼下却是五里长街连接被蛇山分割的武昌城,也是武昌城中热闹繁华所在。

他在钟鼓楼这边却是一切顺利。

周家对于这一座小小钟鼓楼的影响力,可以说是根深蒂固。

钟鼓楼对他来说,就是家里。

此刻的钟鼓楼只有三个人值班。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