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二十三章 冯世叔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二十三章 冯世叔(1 / 2)

第二十三章冯世叔

冯立并没有张叔大这么高的敏感度,不过,他秉承一个数学家热情,也对这个刻漏特别感兴趣。

一方面,冯立对如果周梦臣这种直接在制造源头就引入数学概念,很感兴趣。之前不能说没有。毕竟造什么东西,也都会测量尺寸,但是与周梦臣这样做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那仅仅是造一个已经有的器物。而周梦臣这种办法却是无中生有,完全是根据数学推演的。冯立在一直主张算学是实用之学,但是他所谓的实学之学,也是解决很多具体的数学问题,比如说清丈田亩,赋税征收,工程建设,粮食运输,等等。这是冯立完美没有听说过的应有方面。

他自然是感兴趣了。

另外一个方面,却是这个时代数学家的常态。

天文与数学不分家。

几乎上所有古代数学家是能与天文学家划上等号的。杰出的天文学家,一定是一个杰出的数学家,而杰出的数学家,也一定会努力解决一些天文学上的问题,盖因所有数学的应用领域之中,也唯有天文方面上的数学问题,乃是古代数学应有的最高峰。

但凡想在数学上有所有建树的数学家,都想在天文学上有所发挥。

这也是为什么,明代严禁民间私习天文,却会导致数学水平一落千丈的原因。

冯立这个数学家是有水分的。明代本来就是数学的低谷期,而冯立在数学上的建树,也不过是在武昌城中有一点点名声而已。但是要说冯立对天文学没有想法,却是错了。

只是天文学并不是谁都能够搞的。

周梦臣家中的钟鼓楼其实也有一些观星台的特征。毕竟阴阳官记载灾异之一,也天上各种天象。比如十三年前,哈雷彗星的出没。冯立也有观星的习惯。

虽然这个时代,观星不需要一些光学仪器,或者不能说不需要,而是没有。但是一些计量时间的工具却是有的,否则怎么记载什么时候忽然出现的彗星,或者流星雨。

所以冯立对刻漏是有需求的。

冯立绕着这个刻漏转了几个圈,忽然说道:“贤侄,可否拆开看看?”

周梦臣眉头微微一挑,心中一喜,心中暗道:“已经成了。”周梦臣知道他已经打开了上流社会的渠道。

大明上流社会是那些人?

如果是在北京,自然是勋贵,皇室,百官。但是在武昌这个地方,也就是楚王一系,还有当地士大夫,也就是读书人。冯立看似身份不高,却正好是圈子里面的人。有了冯立这个一个客户之后。

还怕没有下面的客户吗?

周梦臣立即说道:“世叔有言,侄儿敢不从命。”立即将周大壮叫过来,他们两个一起动手,将整个水钟大卸不块,周梦臣更是一点点给冯立讲解其中各项原理与数据,有了实物对比,比之前空讲,要容易理解多了。

冯立说道:“这个东西不错,贤侄出个价钱,让人送到我府上。”

周梦臣立即说道:“小侄哪里敢要世叔的钱,既然世叔喜欢,就当是小侄一点点的心意。”

冯立轻轻一笑,说道:“如果是别人,我就收了,反正不值几个钱,但是你我就不能收了。你称我一声世叔,我总要照顾你一二吧。这样吧,你去府上,让管家支百两。”

周梦臣听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了。

一方面感激冯立的照顾,一方面觉得这与他的计划不符。

冯立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这东西,是不值一百两的,只是看好周梦臣,见周梦臣家境并不富裕,借此照顾一二。但是对于周梦臣来说,有一百两固然好,但是他的本意,却是想将这刻漏作为一种商品卖出去的。

诚然,武昌城中有钱人是不少,有很多人不拿一百两白银当成一回事。但是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的,大多数人全家的家当未必有一百两。即便士林中人,也不是谁都能痛快的拿出一百两白银的。

如果他收了冯立一百两,也就无形之中将这个刻漏的定价,定为一百两银子,如此一来,整个武昌城中能卖得起的人,又会有多少个啊?

周梦臣说道:“谢过叔父,但是这水钟,实在不值这么多?”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