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 第 1 章(1 / 2)

一片遮蔽了落日余晖的小树林,在白雾的笼罩下显露出几分诡异的安静。

零零散散又神色不一的男男女女,各揣心思的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动作缓慢。

隔着一层朦胧的雾气看去,宜图甚至产生了一种午夜梦游的感觉,那些人一前一后保持着绝对的距离,又方向一致的朝着同个终点走去。

好似前面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他们。

而贴着胸口处的东西发出微凉的寒意,宜图下意识的伸手摸到了脖子上的红色细绳,一张巴掌大小的卡牌被勾了出来。

光滑而细腻的牌面上端立着一位身穿华丽礼服、头戴爱心红宝石王冠的女人,肤色白的几乎病态。

这是.....他在26岁生日那天收到的礼物,一张质感古怪的红心queen。

那晚与朋友们玩的很尽兴,以至于到了最后大家都喝的醉眼朦胧。

第二天早上醒来,床头就摆着这么一张像是人皮做的卡牌。

他并没有多想,只当是谁的独特收藏爱好,宜图将其随手扔进了书桌台的夹缝里。

可很快这张牌又出现在他的公司里,薄薄的一张从办公文件里滑落,掉在地上。

宜图脸色微变,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奇怪的事情,以至于引起了助理的注意:

“需要帮忙么,宜总?”

“不。”宜图快速反应道,“我没事,你出去忙吧。”

助理点点头离开,并动作很轻的带上了门。

而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宜图却怎么也捡不起来落在自己脚边的牌。

明明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却不得不全神贯注。

这太奇怪了,说不出的发毛感。

就好像在触碰一个危险的禁忌,他莫名的浑身颤栗。

牌被拿动他站起来的刹那,强烈的眩晕感袭击而来。

再次睁眼,他出现在这样一个陌生而诡异的地方。

宜图心里一紧,捏着牌的手渗出了细汗。

他皱着眉将牌翻到反面,一行行水墨般的白字在漆黑的牌面上浮现。

姓名:宜图

性别:男

区域:中国区

能力等级:q

配偶:黑桃king

配偶?宜图愣了一下,往下看去还有两行奇怪的内容。

joker积分:3000

储物包:无(还是空空如也呢~)

宜图忍不住蹙眉,陌生的词汇给了他很大的不安感。

而牌面上的白字很快就淡退下去,一行刺眼的红色字出现在眼前。

【红心皇后友情提醒您:即将进入游戏模式,请玩家做好准备.....】

这句话出现后的三秒,宜图看着自己捏住卡牌的指尖下溢出大量的鲜血,瞬间将牌面全部染红,而他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这样诡异甚至偏恐怖的游戏效果一出现,宜图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只苍白纤细的手突兀的出现在牌的边缘,宜图心里微微一颤。

牌正面的红心皇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牌的反面,此时此刻正冲他淡淡一笑。

【看哪,一张多么英俊又陌生的面孔!】

【您作为我红心皇后第27任牌主的持有者,我将无条件服从您的命令与指示。】

【亲爱的主人,我名为茱蒂丝。】

【接下来即将为您开启本次游戏牌场数据分析面板,请您时刻关注玩家排名及系统提示消息!】

就在宜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红心皇后蓬松的裙摆逐渐变的透明,直至一块黑色的面板出现。

【红心3牌场——村祭:

牌场编号:239560

牌场游戏难度:低

玩家参与人数:11

已进入玩家人数:11

本次牌场存在时间:3天(已开启倒计时)

本次牌场奖励积分:16500/11(目前玩家存活11人)

本次牌场玩家排名:暂无(将于2小时后刷新)

本次牌场强制完成任务:参与村祭(0/1)

本次牌场可获得道具:(/)

本次牌场逃生门牌状态:未刷新(完成牌场百分之八十剧情,更改刷新状态)

侍从评估玩家存活率:34%

(您的存活率是茱蒂丝评估以来最低的一次呢,请玩家认真游戏,努力存活哟~)】

当宜图看到牌面上最后一句话时,他下意识的看向红心皇后。

女人漂亮的眼睛早已笑成了弯月牙,一把不知从哪里摸来的羽毛扇,遮住了她姣好的容颜。

进入游戏的第一天,他好像就被自己的侍从嫌弃了,宜图心情有些微妙。

他将身份牌收进衣服口袋,现在他的身上除了这张牌,其他东西都没能带进来。

宜图心里始终没有踏实感,还是先找到那剩下的十个参与玩家再说。

走出小树林,景象开始变的清晰起来。

远处被群山揽入怀中小村庄显得宁静而安逸,只是少了几分烟火气息。

一条几米宽不知多长的河流隔绝了通往村庄的道路,天黑的很快,刚刚还看见半个太阳挂山头,稍稍一错眼,就彻底落了下去。

现在只剩下大河上的一艘破旧的木船,煤油灯点燃了一小片亮堂。

也许是人的本能驱使,朝着光的所在聚拢,大致分成了两波。

一波人靠的很近,男女老幼皆有,拖家带口,身上背着提着的都是瓜果蔬菜,穿着朴素。

他们是大河后面那座小山村里的村民,正等着坐船过河回家。

宜图看了看对面的小山村,由于天色暗了,其实看不到具体的,只是感觉少了什么。

而另一波人数很少,服装穿着正常,很明显都是本次的游戏玩家。

他们的站位零零散散,两三人抱团,或有一人落单,低声的在交流些什么。

宜图大致看了一眼,十一个人只差了他一个。

“这是最后一个玩家了么?”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问道。

“应该是了,都等半天了都,妈的,这温度有点感人啊,冻的脑壳疼。”

说话的是穿着一身红色健身衣的高壮男人,正虚虚的搓着手。

这些人里面只有他穿着短袖短裤,入了夜的山里又寒气逼人,宜图拉了拉自己的外套,朝他们走去。

离他最近的男人习惯性抬了一下金丝框眼镜,目光上下打量着宜图,不确定的问道:“是新人么?”

宜图愣了一下,“你们都是老手?”

那人笑了,指了指他身后的一男一女:“也不全是,除了你们三个,其他都是老手。”

宜图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男人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蓝色校服的女高中生。

她扁平的脸上满是雀斑,一双小眼睛不知怎么回事变的又红又肿,看上去像哭过的样子。

而在女高中生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男生,双手揣在破洞牛仔裤里,吊儿郎当的模样,年龄不过二十上下。

和女高中生相反的是,他不仅不怕,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丝好奇和兴奋。

“你好,我叫赵海川。”金丝框的男人简单介绍道,“怎么称呼?”

“宜图。”

赵海川点点头,眼前这个长相俊秀的男人,要比其他两个新人适应能力强多了。

一般人莫名其妙进入牌场都会有短暂的情绪崩溃,接受不了眼前的现实,甚至伤害自己试图回去的也大有人在。

他身后先到的两个新人,男生刚到的时候吵着要报警,闹了好半天才消停。

女生到不怎么说话,就是眼泪水一直默默的流,像打开的水龙头一样,流到现在也流干了。

赵海川告诉宜图,自己身旁扎着小辫子的同伴叫段子溪。

女高中生有一个和外表不符的名字,她叫阮梦梦。

混子模样的高瘦男人叫林飞,其他人他还没得及去询问姓名。

“你刚进来的时候,身上应该有一张卡牌。”赵海川转过头来说道:

“那是你进入游戏时拿到的身份牌,它是这个游戏的邀请函。”

“我们一般称这个游戏为赌徒游戏。”

“我只能先和你说这么多,友情提醒一下。”

赵海川看向他,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个游戏,是会死人的。”

宜图微微一愣,还没等他完全反应过来,站在一旁的段子溪突然开口道:

“开始了。”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破旧的木船上走下来一个坡脚的老头,他提着一盏煤油灯用力的拍了拍船沿。

“好了!人来的差不多啦,大家可以登船了!”

船夫说完,那些聚在一起闲聊的村民们便争先抢后的挤到了岸口。

“走吧。”赵海川招呼一声。

众人跟着他排到了村民的身后,站在宜图身后的是一个穿着长褂看上去岁数不大的男生。

宜图朝他看了一眼,那人好似感应到了他的目光,自顾自的摘下脸上宽大的墨镜,露出一张很年轻的面孔。

“张雀山。”那人指了指自己,并朝嘴里丢了一块口香糖:“怎么称呼?”

“宜图。”

没有了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