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 第 2 章(1 / 2)

谁也不知道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河面平静的宛如深不见底的深渊,顷刻间便吞噬掉数条人命。

“刚刚那是刘大山的闪光球吧?”队伍中一向没有存在感的黄恬芳开口道。

宜图顺着声音看去,女人长得矮小,和女高中生阮梦梦站在一起,像是差了十多岁的亲生姐妹。

她没有傅雪漂亮,话也很少,几乎不怎么和人主动交流,但是她却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

刘大山就是那名身穿紧身衣的健身教练,黄恬芳和他有过短暂的交谈。

“应该是,那枚闪光球八成是他为了看清周遭环境使用的。”赵海川抬了一下眼镜框。

闪光球是赌徒游戏商店内常见较为低级的道具,作用也仅仅是维持短暂的光明。

不过好在闪光球的照射范围广,价格又相当划算,买它的新手和低级玩家人群很多。

“他们就这样……**?”林飞捂着肿起的脸难以置信的看向众人。

“不然呢?”傅雪甜甜一笑,丢下轻飘飘的一句。

“不可能吧,这简直跟闹着玩一样,你们铁定在诓我!”林飞不信,又开始胡搅蛮缠起来。

“姐姐,我想回家呜呜……我害怕...”阮梦梦拉着黄恬芳的手,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们会不会都死在这里?”

“不会的,刚刚那只是……意外。”黄恬芳脸上闪过一丝复杂。

事实上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这样的意外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恐怖。

“这座牌场是红心三,等级低,花色又是象征智慧与爱情的红心,按理来说不应该啊。”张雀山皱眉道。

更何况他们这次通关的重点在河对面的村庄里,但谁都没想到游戏刚刚开始,就先死掉了两个。

“爱情?”宜图转头看向张雀山,“在这?”恐怖游戏有爱情?

这人谜一般的关注点又偏移了,张雀山深吸一口气:

“.....官方给的回答,你让我怎么解释。”

他告诉宜图,不同的花色代表着牌场的不同意义,譬如黑桃在牌场里象征着长矛,代表杀戮与战斗。

梅花象征三叶草,代表幸运与意外。

方块象征钻石,代表财富,而红心则象征着智慧与爱情。

尽管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红心花色还代表着爱情,但这一花色相对于其他牌场来说,已经是最温和的一种了。

“现在还是想想办法,怎么过河去对面村庄里吧。”傅雪开口道:

“夜深了,恐怕并不会安全。”

牌场里的世界一旦过了十一点,危险性会大幅度提升,尤其是像他们这样聚在一起,全部逗留在一个地方的,死的更快。

“我下水试试。”阿牛低头对傅雪说道,随后大步走到岸边伸手试了一下水温,很冰。

“你可以么?”傅雪有点犹豫,但还是没阻止:“那你要小心点,水凉不要在水里抽筋了。”

阿牛点点头,“没事,我扛冻。”

说完他便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一身彪悍的肌肉,姿态老练的跳入河里。

“阿牛每年都会冬泳,这温度他应该没问题。”傅雪在一旁解释道,“河道不算太宽,十五分钟就能游过去了。”

“如果能到对面的村庄或许有办法来接我们。”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游泳,傅雪就不会,她必须想别的办法过河。

阿牛下水之后试着游了几米,这才脱离众人的视线。

然而他并没有游出多远,便急急的调转了方向,动作非常急迫。

就在所有人都摸不清状况的时候,阿牛万年不变的脸上显现出一丝紧张连忙向后望去,好似在确定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直接潜入水里模样慌乱,水花溅起的刹那,宜图好像看见一个细小苍白的手探出水面,正试图抓住阿牛的头发。

但那只手很快就缩回了水中,动作迅速异于常人。

“水里好像有东西。”宜图皱眉低声道。

众人一惊,傅雪当即捏紧了拳头。

阿牛在河里失去了身影,傅雪的脸色变的不太好看起来。

“你是不是看错了?”张雀山不确定的问道。

“他没看错。”这时站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段子溪突然开口道。

“一个小孩子的手,我刚刚也看到了。”

“水里有东西。”

牌的世界与正常的世界完全不一样,在这里超过自然的现象发生的相当频繁。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这次出现的这么快。

“阿牛身上有一张四阶使徒牌。”

一段沉默之后,傅雪娇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复杂。

在商店里玩家可以用joker积分兑换具有某些定向功能的卡牌,卡牌分为两类,称为使徒牌或侍徒牌。

前者是自主选择使用的牌类道具,而后者则是自动发挥作用,直接服务于持牌者的牌类道具。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