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 第 10 章(1 / 2)

剧情推进度怎么会这么低,宜图忍不住皱眉。

要知道他们出去的门牌,只有在牌场剧情达到80%以上,才会刷新。

虽然牌场只要有一个玩家推进了剧情,其他玩家的剧情推进度也会随之提升,但目前他们的剧情推进度加在一起,才13%。

跟上次相比,只增加了2%。

得不到关于村祭的任何信息,宜图几人当然不会轻易的离去。

傅雪第一个上前,柔声细语的问道:

“刘叔,你能告诉我们明天的村祭具体是怎么举行的么?”

“我们第一次来不懂你们这边的风俗,怕冒犯到大家。”

刘石匠瞥了她一眼,避重就轻道:“明天的村祭全村的人都会去,你们也要去。”

听到他的这句话傅雪有些失望,刘石匠的回答几乎是一句废话,明天的村祭他们是必然要去的。

因为牌场的强制任务,就是让玩家们全部参加村祭。

得不到有用的信息,傅雪也不想再开口了,牌场里的npc台词都是固定的,问也是白问。

她不再说话,宜图却接着开口问道:

“你会去参加村祭么?”

他这句话一问出,其他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片刻的沉默之后,刘石匠好似陷入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中,神情微微痛苦。

“不,我不去。”

宜图却好似没有看到一般,再问:

“那你的儿子去么?”

傅雪一脸错愕的看向他,这家伙到底想要问什么。

提起刘石匠的儿子,刘石匠的神情更加的痛苦。

他的双手开始控制不住的锤头,想了半天才从嗓子里艰难的挤出一句话:

“不,他也不去。”

而令他崩溃的问话并没结束,宜图又问: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村祭不是全村的人都会去的么?”

他话音刚落,刘石匠突然转身用头砸墙,砰砰作响,鲜血顺着白色的墙面流到了地上。

“你别再问了,”黄恬芳有点害怕,忍不住说道:“他是不是疯掉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玩家能把npc逼疯掉的,尤其是刘石匠现在看上去根本不正常。

宜图也有些不确定,但还是决定听黄恬芳的意见。

于是他老老实实的朝后退了一大步,免得刘石匠真的冲上来攻击人。

其他人:“.......”他们也跟着朝后退了一些。

就在众人朝后退,留出安全距离的时候,刘石匠突然转头五官扭曲的大声吼道:

“因为他死了!他早就死了!”

“我不去参加村祭、不去参加村祭,我还不能死,我要留下来做碑,留下来做碑.....”

宜图被他吓了一跳,而此时此刻的刘石匠已经彻底不正常了。

他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反复念叨着那几句话,满脸都是对村祭的恐惧。

刘石匠自顾自的朝屋内走去,拿起锤子动作僵硬的一下又一下砸在凿上,仿佛玩家们根本不存在一般。

“刘石匠的儿子原来已经死了。”宜图若有所思。

并且他的死肯定不是正常死亡,否则刘石匠不会这般激动和痛苦。

张雀山忍不住皱眉,“他的死和村祭有什么关系么?”

赵海川摇摇头,“我们暂时还看不出来,还是先回去吧,天快黑了。”

这些谜底谜团,到了村祭那天自然会揭晓。

他担心受伤的段子溪会下床随意走动,而且也到了晚饭点,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

宜图看了一眼屋内只知道凿石碑的刘石匠,在石碑没有做好之前,应该不会再有其他的线索了,不如先回去再说。

回去的路上,摆放在鸡圈旁的林飞尸体,居然凭空消失了。

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拖走了,还是牌场自动清理了死尸。

很多牌场为了保证游戏能正常进行下去,都是会自动清理掉玩家的尸体,这一次应该也是。

没人多想,六人赶在天黑前回到了村长家,村长已经早早的在客厅内等着他们了,桌子上也摆满了热腾腾的饭菜。

“你们回来了?快点来吃饭吧。”村长连忙笑着招呼道,“吃完饭好好睡一觉,第二天才有力气参加村祭。”

“村长,明天的村祭我们需要做什么呀?”傅雪趁机问道。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村长脸上堆满了笑,“放心,钱我都会给你们的,放心。”

他是真的把他们这些玩家,都当成了为了钱不要命的蠢货。

而事实上,在场的任何一个都没有把三万块放在眼里,傅雪更是撇撇嘴坐了下来。

宜图看了一眼桌上,晚饭依旧是大鱼大肉,配上几个小炒菜,色香味俱全。

摆在他面前的则是一盘香辣黄焖鸡,鸡头并没有拿掉,也放在了里面。

宜图握着筷子的手迟疑了一下,村子里没有任何的活禽,那这些鱼和肉又是哪里来的?

他盯着那盘鸡停留了几秒,其他人也很快察觉到了什么,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赵海川快速的扒了几口米饭,挑了一些素菜便起身给楼上的段子溪送去。

黄恬芳有点惊讶:“你这就不吃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