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 第 11 章(1 / 2)

在这仿佛空气都要凝固的恐怖氛围里,宜图下意识伸手摸了一把脸。

摊开之后,入目的则是一手的血。

“啊!”这时回过神来的黄恬芳明显吓的不轻,从未有的失去了理智,哭喊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碰到死亡规则了么,我们会不会很快也要死了?!”

明明他们上一秒还在平静的吃饭,下一秒就有人的脑袋在桌子上开了花,心脏几乎承受不了这样的冲击。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他们也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阿牛砸烂掉的脑袋就在众人的眼前,鲜血咕涌咕涌的朝下流淌。

而始终保持着手扶尸体姿势的傅雪,浑身止不住的发抖,姣好的脸庞惨白一片。

她愣愣的坐下,看不出来有多害怕,但透明的泪水却从眼眶里滑落。

“是那把锤子......”

傅雪的嘴唇在颤抖,尽管声音很小,但其他人还是听到了。

“锤子上的血,他沾到了。”

宜图一愣,他没想到傅雪在这种时刻还能有思考的能力。

并且她很准确的判断出,那把锤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听到这话的张雀山内心也有不小的起伏,后知后觉的背后冒了一身冷汗。

要不是阿牛比他壮实抢先一步拿到锤子,那么现在脑袋开花的就是他了。

刘石匠说,他的锤子被村长借走后再也没有还回来,而此刻他们才知道原来找回来的锤子上沾了人血。

也就是说,村长用这把锤子杀了人。

所以阿牛才会在拿到锤子的时候染上了鲜血,并且以相同的方式死亡。

这才刚刚入夜,他们之中又少了一人。

今夜注定难熬。

阿牛的尸体过了一会儿便被抽茧剥丝般汇聚成了一张卡片,那是他的身份牌。

宜图看过去,恰巧在傅雪收走之前瞥见,那是一张方块七,等级并不低。

阿牛和傅雪是绑定配偶的人,只要有一人活着出了牌场,另外一个也会活下来。

“今夜,你最好呆在房间里哪里都不要去。”

赵海川看向傅雪,目光复杂。

他说完这句话就转身上了楼,而站在一旁的张雀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犹豫了一下居然朝着门外走去。

黄恬芳不明所以的问道:“夜里这么危险,他还要去哪?”

宜图摇摇头,转过头来却恰好对上傅雪投来的视线,微微一愣。

本以为她会说些什么,但傅雪只是缓缓的收回目光,一言未发的转身上了楼。

宜图忍不住皱眉,黄恬芳注意到了他的神情,突然开口道:

“她冷静的有些过头,不是么?”

宜图不否认这一点,回答道:

“能理解,她和阿牛是常年的搭档,以前应该也发生过这种事。”

黄恬芳却笑了,“你是新人,有些事有些规则你还不知道。”

“像傅雪这样漂亮聪明的女人,我在牌场里见识的多了,真的。”

她看向宜图,表情相当陈恳。

宜图一愣,他不太明白黄恬芳说这些话的意思,难不成是两人之前的小摩擦已经累积成了仇恨?

“你不用揣测我,我对傅雪没有丝毫的恶意,毕竟我和她之间没有过多的利益冲突。”

黄恬芳仿佛看出了宜图的想法,一针见血。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也算一个忠告吧。”她接着说道:

“我不知道阿牛是不是只有过她一个配偶,但傅雪绝对不是。”

“所以,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黄恬芳说完这些话,便转身上了楼,客厅里只剩下宜图一个人静静消化。

不仅仅是黄恬芳说话奇奇怪怪,就连之前赵海川对傅雪说的那句,也是有些莫名其妙。

宜图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赵海川单独让傅雪最好呆在房间里?

事实上他们也是一样,必须好好呆在房间里,不能乱走动。

赵海川的那句话分明有别的深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