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7 章(1 / 2)

从村长家到神庙只不过几分钟的距离,他们走的却格外心惊胆战。

宜图发现围在他们四周的村民并不全是淹死在河里的那批,还有不少明显是人类。

只不过他们看上去眼神呆滞行动迟缓,像是被同化了一样。

宜图收回目光,心情有些复杂。

很快那座搭建在庙前的台子出现在了眼前,他们像犯人奴隶一样被押了上去。

而这时,所有人都注意到神庙红色大门上一直悬挂着的铁锁,被取下了。

宜图不知道这场村祭到底如何举行,但和神庙里的东西铁定脱不了关系。

进庙即是死门,也是生门。

他们刚站上台子,村长便挥挥手,冲自己身后站着的那几个村民说道:

“去,全都捆起来。”

“今年村祭来的人还是太少了,有点不够吃啊。”

他略带可惜的语气令所有玩家遍体生寒,而那几个行动迟缓还算是正常模样的村民,开始朝他们步步逼近。

傅雪脸色一变,大喊道:“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快撞门!”

宜图微愣,她这句话喊的并不是时候的同时,还让村长看出他们想跑的意图。

但此时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赵海川与张雀山两人快速的将扑上来的三个村民打到在地。

“撞门!”

宜图紧跟其后,庙门很沉,即使没有上锁也难以推开,他们三人一时之间根本推不动。

而这时,傅雪和黄恬芳的尖叫声同时响起。

宜图下意识朝后看,祭祀用的高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村长泼上了暗沉的鲜血,刺鼻的腥味四处弥漫。

傅雪和黄恬芳就被鲜血刺激的眼红的村民们,按倒在地。

这一地的鲜血无疑是打开灾难的钥匙,闻到血气、那些宛如僵尸的村民瞬间充满了攻击性。

它们的嘴角分泌出粘稠而恶心的黄色唾液,通红的眼睛里写满了对鲜血活肉的渴望。

傅雪和黄恬芳不是没有及时躲开,而是那些东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就连段子溪也被它们抓了个正着。

“救我!救我!”

傅雪的惨叫声凄厉的耳边响起,她浑身上下沾满了血,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还是地上蹭到的。

直到宜图看见她手臂上的肉被硬生生的撕掉了一块,鲜血瞬间涌出。

心脏猛的一颤。

“你们快点推门,我去救他们!”

赵海川找不到段子溪的身影,顿时慌了。

一把赤红色的斩刀出现在他的手上,快而狠的劈向朝他狰狞扑来的村民们。

然而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那些东西的愈合能力。

这一刀下去,只是堪堪击退它们几步,刀刃在它们的身体上划开惨白翻开的口子,却没有一丝血流出,很快就又愈合在了一起。

仿佛它们并不是正常的血肉做的。

赵海川脸色变的难看起来,直到一声清脆的犬吠响起,扎堆趴在傅雪他们身上的那些东西突然惊恐的散开了。

“子溪!”赵海川这才看到被村民压在地上啃食的段子溪。

此时的段子溪伤痕累累,肚子上还没完全长好的伤口再度被撕开,鲜血流了一地。

而他的脚边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只浑身雪青泛着柔光的小狗,正攒足了劲奶凶的冲那些想要靠近的村民狂叫。

这只小狗名为玉狗,它是段子溪的一阶使徒牌。

玉狗的叫声会威慑并击退一切具有攻击性的npc,但它的威慑力会随着时间而逐渐减弱。

赵海川赶紧将段子溪扶起,搀着他朝大门里快步走去。

张雀山和宜图把门撞开之后,两人赶紧回头帮忙。

傅雪倒在血泊里,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

她是牌场里所有玩家攻击优先级最高的人,围在她周围的村民最多。

张雀山和宜图扶她起来的手都在颤抖,湿润的血混着烂掉的肉,触感实在是太糟糕了。

“你快去救黄恬芳。”张雀山急声道。

关键时刻张雀山算得上有良心,并没有抛弃同伴。

这让宜图对玩家之间的防备之心一下子松懈了许多。

黄恬芳已经被那些村民们拖着绑在了铁柱上,他们必须趁着玉狗还有作用,快点把人救下来才行。

宜图跑到黄恬芳的面前才发现,她作为游戏排名倒数第一,居然是三人中受伤最轻的那个。

不知道用了什么道具或是功能牌,黄恬芳除了手腕上有几道挣扎时留下来的爪痕和勒印,好像就没怎么受伤。

宜图有些诧异,黄恬芳来不及解释,急切道:

“快点快点,它们在靠近!”

玉狗叫不动了,那些陷入疯狂状态的村民开始渐渐逼近。

宜图尝试解开链条,然而它们缠的太紧太乱根本解不开。

眼见着玉狗的叫声越来越弱,雪青色的小狗也被逐渐围过来的村民们吓的向后退。

宜图从怀里掏出那把锤子,咬咬牙手臂上的青筋暴起,一锤砸断了链条。

“走!”

黄恬芳连忙颤抖着手将链条剥离,头也不回的朝庙里跑去。

这时玉狗发出最后一声委屈的嚎叫,便彻底消失在了原地。

而下一秒失去威慑的村民们蜂拥而上,尝过血肉的它们几乎不能维持人形。

原本还能看出五官的脸上只剩下一张巨大的嘴巴,粘稠的黄色液体不断顺着下巴流下。

而它们的四肢也在退化缩减,远远看去像是一团团坨动的烂泥。

但它们的速度并不慢,跟在黄恬芳身后的宜图差点被那些嘴巴咬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