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8 章(1 / 2)

黄恬芳目光微微闪躲,算是默认了。

宜图这才知道,为什么赵海川会听黄恬芳的话,真的将他放了进来。

如果他们是委托关系,赵海川和段子溪自然要听雇主的话。

只要黄恬芳不死,其他人活着本就成了一件多余的事情。

牌场内不允许玩家直接自相残杀,但赵海川的这种做法又何尝不是杀人诛心。

黄恬芳为了转移注意力,勉强开口道: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门牌,我们要赶紧出去,她就快要撑不住了。”

在牌场里死亡的玩家,现实里的自己也会死亡。

听到这句话的傅雪眼皮子微微动了一下,气若游丝:“找石碑....”

走到这最后一步,所有的争吵都已然没了意义,他们只想赶紧离开。

宜图打量着这座不算大的神庙,除了空空如也的庭院,他们眼前只有四扇紧闭着的黑色门扉。

“石碑会在里面么?”黄恬芳紧张的问道。

眼下只有她、宜图和赵海川三人还有行动能力,段子溪和傅雪都快陷入昏迷的边缘,他们不能再少人了。

“十之八|九。”赵海川沉声道。

说完这一句,他开始慢慢靠近黑色的门扉。

当赵海川尝试推开其中的一扇,门扉很轻松的就打开了,露出里面诡异的景象来。

宜图本以为里面会供奉着神像,或是有个正常的庙堂,但这间庙不是。

昏暗见不到光的庙堂里竖立着一块又一块刻着奇怪符文的石碑。

它们像是藤蔓一般扎根在不知哪里来的褐色泥土里,宣告着众人这地下埋葬之人的姓名。

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石碑的顶端都裂开了。

宜图皱眉,这些石碑都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们弄不清状况,准备进去寻找那块完好的石碑时,一只浑身惨白长着女人头颅的虫体突然绕过那些墓碑爬了出来。

宜图吓的心脏漏跳了一拍,眼前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惊悚,以至于他在看到的第一眼,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他下意识朝后退,那只虫体和蚂蚁窝里的蚁后一样,有着白腻而肥胖的身体,但身体的最上端却安着一个女人的脑袋。

女人长的眉清目秀,一双眼睛灵动而传情,但令人害怕的是,这张好看的脸上并没有嘴巴。

准确来说,眼睛以下的部分都被它舍去掉了,而眼睛本身好像也只是起了一个装饰的作用。

因为它看不见宜图他们。

它只是本能的冲着庙门的方向,发出尖细的哭泣声,好似在呼唤着什么。

宜图脸色瞬间一变。

“它在求食!”

“砰!砰砰!”

剧烈的撞击声震的人心头发麻,宜图下意识回头看,庙门上已经被撞出一道道印子,而卡在上面的斩刀也变了形。

“它们想进来。”黄恬芳面容失色。

一旦它们撞门进来,他们谁都别想活,那些东西并不是道具和功能牌就能限制住的。

而更可怕的是,宜图发现那两只被段子溪戳死的怪物,刚刚好像动弹了一下。

事实证明他并没有眼花,地上那两只彻底变异了的怪物猛的爬起,朝着虫体所在的方向跑去。

宜图他们谁也来不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两只怪物和虫体融在了一起。

虫体变的更加巨大,它瘫在地上发出痛苦又满足的叫唤,而那双灵动的眼睛则充满了爱意。

这样怪异而恶心的一幕呈现在眼前,宜图止不住的浑身发毛。

黄恬芳颤抖道:“它不会是在.....生产吧?”

“不,它在复活那些村民。”

宜图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虫体女人吸收掉那些吃饱血肉的怪物,重新为他们在体内构建了新的身体。

它的身体变的透明而光亮,以至于那两个被它融合的怪物挤在它身体里的情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宛如母亲子宫里的孩童。

很快两个圆球般的怪物,被重新构造成了人类。

虫体瘫在地上无助的发出尖细的叫声,好似自己不能排出那两个孩子。

它在求助,而宜图没猜错的话,往年这样助产的角色,就是村长本人。

村长养着这么一个似人非人的东西,试图每年在村祭这天复活属于他的村民。

就在这时,他的游戏牌震动了一下。

游戏剧情推进度已经达到了72%,还差最后的百分之八。

门牌就要刷新了。

他们愣神的功夫,庙门外的撞击声越来越响,听到母神求助的叫声,它们变的更加疯狂。

眼见着庙门就快要破裂,他们三人只能硬着头皮绕过母神,冲进庙堂。

而漆黑的庙堂里全都是破碎掉的石碑,所以刚刚立上的那块完好无损,非常的好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