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1 章(1 / 2)

两人找了一家咖啡馆坐下,再次见面互相都不知如何开口,毕竟这次他们都不在牌场里了。

“你....和牌场里的模样大相径庭,我差点没认出来你。”宜图率先打破平静。

方语汐笑了一下,“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如果牌场里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一旦现实里被发现,是会死的。”

她看着宜图微微蹙起的眉头,解释道:

“我这样冒然把你认出来,并没有丝毫的恶意。”

“我只是想和你说声谢谢。”方语汐垂眸,“要不是你救我,我八成是出不来了。”

宜图听罢笑了,淡淡道:

“不,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

“如果不是你开口求情,赵海川怎么可能会给我开门。”

农夫与蛇的故事比比皆是,但到底黄恬芳还有一丝良心在。

比起被傅雪这条美人蛇坑杀的张雀山,他确实要幸运许多。

方语汐一愣,脸上闪过几分羞恼。

“我和赵霆他们确实签了寄托协议,但他们的任何决定我都无权做主。”

“说的难听点,如果迫不得已,他们是可以舍弃掉我的。”方语汐一字一句说的很认真:

“关闭庙门根本不是我的意思,你不必怪罪于我。”

宜图微微诧异,事情原来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雇主拥有绝对的支配权,他们的关系却恰恰相反。

而方语汐口中的赵霆,应该就是赵海川的本名。

“赵海川和段子溪是不是属于同一个战队?”宜图抬眸。

“你怎么知道?”方语汐略显吃惊,“他们两个都是启骁战队的正式成员,其中段子航的等级更高,费用更贵。”

“而赵霆的作风,只不过是大多数战队成员都会做的罢了。”

方语汐告诉宜图,赌徒游戏里像启骁这样的战队,不胜其数。

为了将利益最大化,他们一开始并不会表现出敌意,并且会伪装的和普通玩家没有什么区别。

但等到游戏的最末尾,即是他们开始收割的时候。

少数是为了保全自己,譬如赵霆与段子航,而大多数则是为了排名和jr积分。

“对了,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方语汐神情有几分犹豫:

“段子航来找我拿雇佣金的时候,曾向我打听你的下落。”

宜图蹙眉:“打听我?你确定么。”

“我确定。”方语汐说道:“这没有什么不好肯定的,启骁战队正在招收外编成员,很多战队都这样。”

“一个战队的正式成员很少,但外编成员非常多,他们的存在即是为正式成员做好储备力量,也会为战队带来大量资源。”

方语汐自己并没有加入过任何战队,知道的也比较有限:

“总之,情况很复杂,你可以把战队看成一个和利益挂钩的组织。”

“如果段子航他们真心招收你,你不如同意。”方语汐建议道:

“加入战队的好处很多,最起码比你孤身一人的好。”

“更何况启骁战队是华夏区前五百名战队,实力很强。”

宜图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了,方语汐有点急了:

“你真不考虑?”

“你别瞧不上他们的外编成员,我到现在连入外编的资格都没有。”

宜图听罢摇摇头,“我并不是瞧不上这个战队,我是瞧不上他们战队的成员。”

他轻声道:“赵霆的做法让我恶心。”

方语汐震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既然你有你的想法,那我只能尊重你的决定。”

“你放心,我遇见你的事绝不会和任何人透露。”

宜图笑了,“十分感谢。”

“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方语汐:“你说。”

宜图斟酌着开口: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进入这场游戏?”

“我一直想不明白自己生日那天,怎么会收到这张游戏牌。”

宜图指腹摩挲着口袋里细腻触感的卡牌,表情晦暗。

方语汐听到后,神情变得复杂:

“这张牌只会出现在两种人的身上,一种是有着强烈活下去欲望的,一种是活着没有任何欲望的。”

“你属于哪一种?”

宜图当即愣住了。

“我属于第一种。”方语汐自言自语道:

“拿到这张牌的时候,我刚成年,我当时在想,是跳楼自杀好呢还是上吊自杀好呢。”

“自杀?”宜图错愕。

方语汐苦笑一声,“你都不知道我在没成为胡太太之前,过过怎样猪狗不如的生活。”

“我父亲的公司破产之后,欠下了太多的外债,实在是还不完哪。”

“我的人生才刚开始,便一脚踏进了地狱。”方语汐自嘲道:

“其实我挺感谢赌徒游戏的,说真的。”

蓦然知晓了方语汐的身世,宜图心里不震惊是假的。

他所知道的友利集团老总的妻子,虽然家境一般,但却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钢琴家,也算书香门第。

两人之所以结婚,也是胡金荣一见钟情追求了好久,胡夫人才答应在一起的。

这段佳话还被圈子里的人流传了好久,所以宜图也有所耳闻。

而现在方语汐却告诉了他另外一个真相,未免让人难以相信。

“我把在游戏里赚到的jr积分全都变换成了现金,拿去还债。”方语汐告诉宜图: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赌徒游戏救了我一命。”

“与其苟且偷生的活着,不如死了算了。”

“我只想当个普通人,活的有尊严、一点点体面就足够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