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22章 第 2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2章 第 22 章(1 / 2)

这是一间老旧的教室, 昏暗的灯罩上积灰已久,倒映不出学生们麻木无神的表情。

而失修多时的电风扇在这燥热的天气里,发出断了气的刺耳咯咯声, 热浪不断舔舐着□□在外的皮肤, 很是难受。

泛黄掉渣的墙壁, 破损一角的桌椅, 以及沾染上鲜血的黑板,他们好像是活在末日里的最后一批考生。

宜图微微眯起眼睛, 看见黑板之上悬挂着的黑色时钟,秒钟在转动。

上午,9:50.

他坐在教室的第一排,面前的课桌上累起厚厚的课本,全是高三的课程。

坐的如此靠前, 这对玩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毕竟站在讲台前的老师,看上去并不像正常人。

秃顶了的老头耷拉着眼皮像是睡着了般,如果不是他手里的教棍几次差点挥舞到宜图的脸上, 或许真的有几分可信度。

中年老师每每讲到激动之处, 都会有口水喷出,尽管宜图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他只是看着那喷溅到自己书本上的口水, 黏腻的将书页粘在了一起。

宜图试着拽了一下, 隐约看见根根被拉扯出来的透明丝线。

就像是蜘蛛吐丝那样。

他微微皱眉,嫌弃的连忙将书本推到了一边。

左手边却传来男人的一声轻笑, 好似在笑话他的幼稚行为般。

宜图愣了一下, 下意识转过头去。

那真是一张顶好看的脸,剑眉如锋, 眼眸似寒星, 薄唇微抿, 不苟言笑。

而他回视宜图的瞬间,目光变的冷峻且幽深,丝毫不收敛的锋芒令其心脏一颤。

“你笑什么。”

宜图连忙挪开眼,尽管底气不足,但依旧蹙眉低声质问道。

他的右手边坐的可是个女生,除了这个男人,还能是谁在笑。

虽然这好看的家伙,装的倒挺像一回事似的。

男人微微挑眉,勾起了唇角,有意捉弄他:

“我笑一声,你都要管么。”

宜图脸上闪过一丝愠色,晓得自己理亏也懒得再搭理他。

刚进这一座牌场,宜图甚至都没来得及查看游戏面板。

他用意识将茱蒂丝唤了出来,下一刻虚拟面板在眼前展开。

【梅花4牌场——避风港:

牌场编号:449032

牌场游戏难度:低

玩家参与人数:16

已进入玩家人数:16

本次牌场存在时间:5天(已开启倒计时)

本次牌场奖励积分:48000/16(目前玩家存活16人)

本次牌场玩家排名:暂无(将于2小时后刷新)

本次牌场强制完成任务:找到阿离写给裴泽的情书(0/1)

本次牌场可获得道具:(/)

本次牌场逃生门牌状态:未刷新(完成牌场百分之八十剧情,更改刷新状态)

侍从评估玩家存活率:44%

(友情提示:本牌场花色为梅花,规则与游戏状态将长期处于随机刷新中,请玩家注意,努力存活!)】

找到阿离写给裴泽的情书?这样的强制任务倒是和村祭那座牌场完全不同。

这一次宜图有点感觉无从下手,并且强制任务看起来好像和系统给的提示,牌提名毫无关系。

不知道16名玩家是否是加载在同一个教室内,还是被分散开来,宜图并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身边的那位,应该也是玩家之一没错了。

宜图看向窗外,脏兮兮的玻璃被蒙上了一层灰,但这依旧不妨碍他看见外面的世界。

灰暗的天空正在向下飘着黑色的雪花,在一个明显是夏天的季节。

黑色类似雪花般的飘絮物落在了生出铁锈的栏杆上,很快就堆积起厚厚的一层。

显而易见的,这一座牌场要比村祭那场崩坏很多。

宜图不知道是否是牌场等级提升了的缘故,无论是出现的地点还是周围的环境,都在无声的告诉他。

好危险,四处透着一股黑色的不祥气息。

此时教室的前后门都紧紧的闭合,宜图看见门把手周围有敲打过的痕迹,应该是这里的学生试图逃出去的杰作。

他观察的正认真,左手边却传来阵阵撕纸的声音。

宜图下意识转过头看去,男人一双修长骨瓷般的手将眼前的数学书本一页页撕下。

动作不慌不忙,带着几分悠然自得的雅致,像是在玩闹一样。

宜图忍不住皱眉,抬头看了一眼没什么反应的秃顶老师,低声问道:

“你做什么?”

男人好似早就料到他会看向自己,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他也不急忙解释,慵懒道:

“撕书,看不出来么?”

宜图眉头蹙的更深了,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撕书?”

这一句问话正问到了点子上,男人顿了一下,突然凑近。

宜图闻到一丝那人身上冷冽的淡香,只听男人压低了声音,一本正经的说道:

“因为我是差生。”

宜图听罢没忍住,抬头瞪了男人一眼。

这家伙分明是在胡扯,故意拿他寻开心来的。

男人看见宜图生气的脸,顿时笑了:

“你生什么气?我又没骂你。”

“我是真的差生不骗你,快看看你的书本,说不定你是好学生呢。”

男人意有所指,宜图瞬间明白过来。

他将自己的数学书翻到第一页,那上面歪七八扭的写着学生的名字,时凌。

宜图这才意识到,他们玩家本身存在于牌场里,也是游戏的一部分。

不仅仅是他穿着纹有学校徽章的白色短袖衬衫,就连男人也是一身这样的装扮。

时凌是他在游戏里取代的学生身份,而关于时凌在牌场里正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宜图一概不知。

他将桌子上的所有课本全都翻了一遍,包括塞满垃圾零食的桌肚,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书比脸干净。

宜图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书,男人饶有兴趣的目光还落在他的身上。

他尴尬一笑,眼神飘忽:“咳,我好像也是....差生。”

男人顿时轻笑出声,他越笑宜图越郁闷。

按照常理来说,差生是不应该坐在第一排的,难道时凌是隐藏的学霸,不需要做笔记?

还没容宜图多想,一根细长的教棍抽在了宜图的课桌上,“啪”的一声响。

他吓了一跳,抬头正对上男老师细小却凶狠的眼睛。

“上课不准说话!”

宜图心里一紧,这时右侧窗外一道黑影突兀的闪过,在他尚未反应过来的瞬间,坠落而下。

砰。

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沉闷的可怕,骨肉碎烂的动静仿佛就在耳边。

有人跳楼自杀了。

宜图盯着空空如也的窗外,灰色的雪飘的很慢很慢,他好半天才缓过神。

此时挂在墙上的黑色钟表,显示时间是10:05,游戏开始的第十五分钟。

然而这样的动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老师回到讲台前继续讲解着自己的数学题。

他不是没有看见,只是视若无睹。

而坐在他右侧的女同学,依旧面无表情的盯着黑板,眼神麻木呆滞,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偏动一下脑袋,俨然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宜图很想看看自己身后还有没有其他玩家,但他偏偏坐在第一排,回头实在是太明显,恐怕会被老师NPC盯上。

这一座牌场实在是太奇怪了。

宜图忍不住向左瞥了一眼,只能看见那人冷峻的侧脸。

男人正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摆弄着泛黄的书本。

他一旦不笑,整个看上去像是寒到了骨子里的冰,读不出任何的情绪。

宜图斟酌着到底要不要开口:“你.....”看见没有。

“看见了。”

他话还说完,男人清冷的声音便淡淡的响起:

“刚刚摔下去的,是一具无头女尸。”

宜图微愣,恰巧对上了男人幽深的眼眸。

黑影坠楼的速度那么快,这人是怎么看的这么清楚的。

“无头.......”不就是死人么?

宜图刚说了两个字,教棍“啪”的一声再次敲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上课不准说话!不准说话!”

男老师的背突兀的高高拱起,整个人像只动物般趴在宜图的课桌上,几乎脸贴着脸。

以至于宜图能将男老师脸上狰狞骇人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黑色如同短针般的毛渣,开始从男老师的皮肤底下渗出,紧接着宜图看见了他张开嘴巴里的口器。

“不听话的学生会受到惩罚!”

昆虫般的口器尖锐而可怕,它在男老师的嘴里不断抖动伸缩,好似下一秒要戳进宜图的脖子里。

但男老师并没有这样做,他慢慢的将身体挪动开,走回了讲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