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23章 第 2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3章 第 23 章(1 / 2)

距离玩家被点名与下课, 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差。

如果玩家撑到下课能不能更改死亡条件,宜图还没想清楚,教室里的学生们已经开始活动起来了。

“这牌场有点意思啊。”一道年轻的男声从宜图的背后响起, “杀了一个不够, 还要带走一个。”

这时一只爪子轻轻的戳了戳他的背, 宜图偏过头瞥见了坐在他身后的同学。

那家伙呲着一口晃眼的大白牙, 自报家门:“王小磊,兄弟怎么称呼?”

“时凌。”

宜图没有报自己的本名, 事实上要不是游戏面板正常,他都差点忘记了人皮衣这件道具的存在。

在进入游戏之前他就已经调好了人皮衣的设定,将自己的五官改变的更加温和不起眼。

最起码旁人看到的第一眼,记不住就行。

但他并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了错,江寒屿居然还是认出了他。

“宝宝。”这时一道温柔的男音在后面响起。

王小磊立马转头应了一声, “这里!”

“怎么不来找我?”

走过来的男人个子偏高,长相儒雅斯文,他揉了一把王小磊的头发, 问道。

“你这不是来了么?”王小磊笑嘻嘻的拽下他的大手, 转过脸互相介绍道:

“我男朋友,这是时凌。”

宜图看着两人之间亲昵的举动, 不确定的问道:“你们是...配偶?”

“是啊。”王小磊小鸡啄米式点头, 眼珠子瞄了瞄坐在左侧的男人,凑过来小声问道:

“那个, 你和这个大帅哥认识啊?”

两人上课时的小互动, 他全看在眼里,奈何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有点可惜。

宜图愣了一下, 下意识看了一眼男人。

江寒屿敏锐的察觉, 微微偏过了脑袋。

他的目光冷淡中又带着一丝好奇,丝毫不掩饰的沉沉落在了宜图身上。

有些烫人。

他呼吸一窒,这该死又尴尬无比的气氛。

“不认识。”

“撒谎。”

两人的声音一前一后在王小磊的面前响起,他有片刻的懵逼。

什么情况?

宜图顿时面露一丝窘迫,否认被江寒屿果断的戳穿,他回头瞪了一眼正在坏笑的男人。

这时,液体漏下的声音伴随着女学生的尖叫声同时响起。

“韩维!你做什么!”

宜图偏头看去,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将悬挂在天花板上的人形蚕蛹捅破了。

黄色粘稠液体瞬间泼在了女生的课桌上沾的到处都是,腥臭味扑鼻。

而掉在她脚边的,还有尚未腐蚀掉、张着嘴巴的半个人脑袋,惊悚非常。

女生吓哭了,身体无力的捶打着那名男生。

“马上就要上课了,呜呜呜....老师会罚我的,你个混蛋!”

那名叫韩维的男生顿时手脚无措,白皙的脸通红且尴尬。

“咳咳,我、我帮你弄干净,别哭了别哭了。”

说完他就逃命一般的窜进了工具间,他从来不知道NPC哭起来也这么让人头大。

“真死了。”王小磊喃喃道。

那名身份是数学课代表的玩家,被蜘蛛丝悬挂在天花板上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但现在人都化没了。

而被蜘蛛老师带走的那名班长,也是了无音讯。

韩维从工具间拿出拖把和抹布,简单的将女学生的座位收拾了一下,但脏掉的课本就没有办法挽救了。

教室里弥漫着一股死尸的臭味,却不能通风,实在是有点遭罪。

穿着校服的学生一共有42个,除了学生NPC都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其他站起来四处打量的,都是玩家。

“你们都知道自己的名字了?”

穿着高中白色校服、双手揣兜的大叔不安的问道。

这里就属他年纪最大,穿上小孩子的衣服,显得装嫩又滑稽。

“刚知道。”韩维挠了挠头,那名女生好巧不巧喊出了他的名字。

“对啊!”大叔眼睛一亮,“这也是一个办法。”

“我试过了,没用。”有人回道,“主动问不出来的,只能被动让他们说出来。”

宜图看去,那人微微抬起下巴时,露出他纹在喉结上的青色纹身,也是字母。

这让他想起了自己、以及男人身上差不多的标记。

宜图下意识的朝江寒屿的脖子上看去,那里的红色图案和字母都没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男人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目光的落点,不用等宜图去询问怎么做到的,他便凑过来低声说了一句。

“还在。”

那玩意,只是被遮住了而已,暂时的。

宜图有点失望,他以为那东西可以去掉。

并没有察觉到男人隐晦滚烫的目光,来回在他的身上缓慢的打量。

他的配偶标记,会在哪里呢?

“昊哥,你找到自己的名字了么?”

王小磊这才想起来问,并告诉了男友自己的名字。

他摇摇头:“没有,我的座位上太干净了。”

有的学生就是不喜欢在课本上写名字,甚至有的只做个自己能认出来的标记就行了。

他们本就不是游戏里的人,怎么能认得出来。

但他运气不错,既不是数学课代表也不是班长。

和他一样不知道名字的玩家占了大多数,但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王小磊的男友很镇定,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慌张。

他摸摸王小磊的脑袋,安慰道:

“没关系,只是暂时的,等玩家排名一刷新就能知道了。”

玩家排名会公示他们的游戏名,其他几个不知道名字的玩家还没想到这茬,瞬间放下心来。

宜图看了儒雅男人一眼,王晓磊的配偶有些不一般。

这间教室一旦关上前后两个门和左右窗户,他们所处的地方,完全就是一个独立的封闭密室。

没有办法出去查看那具跳楼的尸体,只能在教室里试着找到提示。

而教室里最明显最大的东西,就是前后墙上各悬挂了一块黑板。

讲台前面的那块是用来讲课的,但学生们座位后的那块,则是一块画报黑板。

此时教室里除了NPC学生,大多数的玩家都聚集在那块画报黑板前。

即使被凝固的血块所玷污,但依旧能看出黑板上写了很多学生的名字。

宜图走上前去,试着辨认模糊了的粉笔字内容,上面写了不少学生的喜好缺点:

李启文爱睡觉,郑袖袖爱敷面膜,刘子异吃猪食,王沛奇总迟到....

这些粉笔字风格不一,有的板正有的潦草,应该都是不同的学生写上去的。

而他们写在上面最多最密集的的一句话则是,叶离喜欢裴泽。

好像这是一件多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被写在黑板上重复无数遍。

无声的讥讽和嘲笑在这块黑板上□□裸的呈现,有人知道了这个秘密,并故意写在黑板上示众出来。

校园欺凌么?

“哎,时凌!”王小磊突然回头喊道:“这上面有你的名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