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24章 第 2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4章 第 24 章(1 / 2)

最终, 宜图还是被迫收下了江寒屿的作业本。

男人也并不要求他完成作业,只是像上交工资卡那样把本子交到了宜图的手上,他便满意了。

宜图完全摸不透男人的想法, 更别说他的态度了。

教室里太过安静, 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刚刚死掉的干尸还趴在讲台上, 呈现出一幅过度扭曲惊悚的模样。

而宜图和江寒屿说话时的那点动静, 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此时窗外的天空灰暗的很压抑,黑色的雪花飘个没完没了, 一番末日废旧的场景。

出不去的他们,像是被世界遗弃在这里的将死之人。

而教室外的走廊之上,时不时经过一名名身穿教师职装、面部没有五官的老师。

这些老师有男有女,手里或是捧着课本,或是什么都没带, 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没有脸。

宜图猝不及防的看见他们扭过头来那空白的脸部,头皮微微发麻。

这一座牌场太古怪了, 学生都还是正常的学生, 但老师就不是了。

有了彻底变成蜘蛛的那一个先例,窗外的无脸人到也不觉得稀奇了。

直到宜图看见又一个无脸男从走廊上路过, 只是这一次, 它停了下来。

它就静静的站在前门的窗户边,空白的脸几乎贴在了玻璃上, 双手尝试推开锁死的窗户, 并非常用力的拍了拍。

坐在靠窗户那一侧的学生,吓的叫出了声。

“卧槽卧槽!它想干什么!”王小磊的惊呼在身后响起。

发现推不开之后, 无脸男放弃了推窗。

紧接着他那惨白无任何血色的手, 大力的握上了教室门把。

宜图心里一紧, 虽然教室门从里面打不开,但是那名班长玩家回来的时候,门可是从外面打开的。

“班长班长!你之前是怎么进来的?”

有人和宜图想到了一起,连忙冲那名短发女生喊道。

计涵的声音也夹杂着紧张:“我没有推门,门是自己开的!”

“操!”

“完了完了,它不会要进来了吧?”

就在玩家们的心全部悬起来的瞬间,门外传来了门把反复按动的声音,门并没有应声打开。

而无脸男还不死心的拍打着教室门,一幅急迫想要进来的模样。

“它进不来,吓死我了妈的。”坐在门口不远的大叔拍了拍胸口。

“我也是,这东西也太骇人了。”

知道教室门打不开后,大家放心了不少。

而无脸男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来开门的人,它只能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宜图这才意识到,教室困住他们的同时,也阻止了那些东西的进入,也算一种变相的保护了。

想到这,他轻轻敲了一下右侧女生的桌子。

女学生抬起一张散了雀斑的脸,疑惑的看向他。

“刚刚窗外的那个老师,你认识么?”宜图问道。

女生摇摇头,开口的声音很胆怯:

“我不认识,他不是教我们班的老师。”

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宜图也就没有再多问。

而无脸男的出现,仅仅是一个恐吓的开端。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时,门外看不见任何人的身影,像是大白天闹鬼了一样。

如果门外的东西身高不是很矮,那么就是它故意蹲在了地上,以此来引诱教室里的学生给它开门。

宜图这般想着,敲门声没了,随后窗户上凭空出现一双苍白的血手。

它疯狂的拍打着玻璃,留下一连串黏腻的血迹,蹭的窗户狼狈不堪。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这个牌场是真的让人害怕。”王小磊坐在座位上忍不住抖了一下身子。

他回头四处张望,直到看到男友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投来安慰的目光,心里这才抓到了一些踏实感。

而这时,坐在靠窗户一侧,实在抵不住好奇心的玩家站了起来,朝外望去。

不知他看到了什么,脸上闪过震惊与不安。

“他说了什么?”宜图转头问王小磊。

那名玩家坐下后,立刻掏出不知从哪摸出来的眼镜布,开始擦拭起来。

有人问起,他头也不抬的擦着那款老旧的黑框眼镜,嘴唇微微动了几下。

宜图坐的比较远,根本听不见那人说了什么,只是看见他拿着眼镜框的手有点抖。

“不知道,我也听不见。”王小磊摇摇头,随后小声嘟囔了一句:

“那个人哪来的眼镜布啊,牌场里还能带这玩意?”

宜图刚想开口,突然一道低沉冷淡的男声在他的左侧响起。

“他说,他只看见了一双手。”

宜图下意识回头,只见江寒屿一只手握着红色的剪刀,一只手捏着薄纸,桌上全是他剪坏掉的课本。

“这算不算破坏公物?”

其实他想问的是,这人到底是有多么闲不住,所以才到处破坏东西。

男人闻言抬起头,茶色的眼眸里深藏摸不透的情绪。

“你说他只看见了一双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