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25章 第 2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5章 第 25 章(1 / 2)

11:50, 下课铃响过之后,教室的前后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条缝。

他们终于可以出去了。

宜图在课间看过贴在墙上的课程表,尽管只有1号这一天的课程安排信息。

第三节课结束之后, 便是学生自由活动的午餐时间, 一直到下午的一点半, 才是英语课的上课时间。

教室内的学生NPC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只剩下14名扮演学生的玩家,毕竟之前死掉了两个。

尽管大部分的玩家没有想好下一步做什么, 但也不会出现像宜图第一座牌场那样,集体抱团的现象。

赌徒游戏的所有老玩家心里都很清楚,除了自己的同伴,其余的都是明面上的竞争对手。

最起码在没有意外之前,情况不会改变。

宜图敢肯定他们之中, 有人已经拿到了游戏部分的关键线索,但是没有人会傻兮兮的分享出来。

在教室里又转了一圈,宜图没找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只有那块写满名字的黑板越看越古怪。

这时, 身边的人肚子轻响了一声。

宜图回头看向江寒屿,那人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就好看的像幅明媚的画作。

可谁能想到美男子也会肚子饿呢。

是你吧?肯定是你吧?

宜图忍不住坏笑, 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一声巨响咕噜咕噜, 足够荡气回肠。

声音大到离他不远处的王小磊都听见了, 那呆毛刚想要说话,及时被他那温柔的男友拉住了手。

以免宜图尴尬到, 想找个地缝钻一钻, 或者找块板砖也行。

他的肚子也饿了。

“走吧, 去食堂吃饭。”江寒屿低笑,说罢便踏出了教室。

宜图本来还在犹豫,但胃部灼烧的痛觉逐渐强烈,这股饥饿感来的有些古怪。

但他们此时都在这座牌场内,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本就属于游戏的一部分。

那么上了大半天课的学生,当然会感觉到饥肠辘辘。

而肚子饿的学生们,一定会去食堂吃饭。

只要想通这一点,那么很快就能知道,这座牌场给玩家的下一个指示地点,或者说强迫他们必须去的地方,就是学校的食堂。

饥饿感来的猛烈,即使宜图现在还能忍上一会儿,但再过半小时就受不了牌场故意加强、那种胃穿裂的感觉。

与其浪费时间抵抗,不如顺从,毕竟到最后他们都会去学校的食堂用餐。

宜图和江寒屿走后,教室里还有不少玩家迟迟没有行动。

“他们这是打算做什么?”

牧城很快注意到那两个率先离开的人,皱眉向一旁的人问道。

站在他旁边的男人没应,只是固执的盯着眼前的黑板,试图找到自己的名字。

牧城想也没想一脚踹了上去,男人顿时被踹倒在地,脸上少见的没有表情。

“他们去了食堂。”

尽管狼狈,男人却像没事人一样爬了起来,平静的回道。

然后他摘下眼镜拿出黄色眼镜布,站在那里擦拭起来,举动透露出一丝疯狂。

牧城眉头皱的更深了,眼前这人不太对劲。

但他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牌场里的疯子很多,但那又如何,谁还不是呢。

男人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还在飘黑雪的天空,下巴上的青色纹身显露了出来。

“牧哥,我们也去食堂吧。”站在他身边的希桃可怜巴巴的说道:

“哥,我肚子好饿。”

牧城低头看向她,女生白皙乖巧的面容显得纯良而无害。

此时希桃的小手正按在空空如也的胃上,那里不断传来灼烧的痛感。

牧城心里一软,声音带上一丝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

“好,咱们去食堂。”

得到回应的希桃高兴的眼睛一亮,连忙抓住男人的手,急忙忙的下楼,一幅饿坏了的样子。

宜图和江寒屿出来的时候,走廊和楼道里全是暗红色血液爬动滴落的痕迹。

爬动的血迹十之八|九是断手留下的,但是那一点一点呈滴落状的血块,宜图并不知道是哪来的。

他们所在的教室在四楼,两人很快下到了一楼。

此时本该躺在雪地上的尸体,不见了。

只徒留满地斑驳骇人的血迹,活像是尸体挣扎着、扭曲着在地上蜿蜒攀爬过一般。

而他们根本无法追寻尸体消失的方向,黑色的雪早已悄无声息的将血迹掩盖。

如果跳楼的人真的是叶离,没有了脑袋的她会控制自己的尸体爬到哪里去?

宜图越想越觉得浑身发毛,这时他的眼前突然弹出一道虚拟游戏面板。

原来两小时一过,玩家游戏排名已经刷新了。

【玩家游戏排名已公示:

第一名:游易、时凌

第三名:曲白、王小磊

第五名:牧城

第六名:计涵

.....

第十四名:罗齐】

宜图看见他和江寒屿的游戏名字并列时,才想起来男人是他的配偶,两人的排名算作一个。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