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28章 第 2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8章 第 28 章(1 / 2)

宜图不知道学校里的课表是随机显现的, 还是有意安排好的。

毕竟是代表幸运与意外的梅花牌场,在定死的规则之下,是无法直接避免的偶然性。

只是他没想到, 这恰巧的偶然性,这么快就到了他的头上。

时凌是一个爱作弊的学生, 一旦进入考场,势必会触发死亡条件。

这座牌场的第二天,并不好过。

那场数学考试结束后,下午还有一节语文课, 恐怕到时会有新的老师出现。

就是不知道是人还是鬼了。

16:50,下课铃响过之后,教室的门锁自动弹了出来。

NPC学生们收拾好自己的课本, 陆陆续续的从教室离开,并不过多逗留。

很快教室里只剩下十二个牌场玩家, 各自有各自的打算。

宜图看了一眼窗外,五点不到,天空就暗沉的可怕, 黑压压的云层笼罩的人喘不过气来。

原本是吃晚饭的点,但晚上的食堂并不开门。

猪师傅说过, 他们一天只有一餐, 不能贪多。

宜图和江寒屿顶着看不见的翅膀,小雪稀稀疏疏的往下落,两人在地上留下一连串的脚印。

这所学校除了教学楼、食堂还有宿舍楼之外, 还有一座图书馆和一个小型剧院。

而在小型剧院的后面, 则是一个400米的操场, 体育馆也建在了附近。

最让宜图意外的则是, 这所学校居然还修建了一座棒球场。

要知道棒球这项运动在中国并不流行, 但在国外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棒球场却是他们必建的项目。

很显然,这所学校是在朝着国际化靠拢,简单来说,这是一所贵族学校。

尽管在黑雪的掩盖下,各式建筑都透着一股荒凉与颓废。

但这所学校的设施与建筑,绝对是本市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才能上的私立学校。

叶离母女明明那么贫穷,又是怎么混进学校的?

尤其是小姑娘的腿还被狗咬伤,恐怕是瘸了。

学校的图书馆建的很大,但大门却是紧闭的状态。

没有钥匙,他们是进不去的。

而那座小型剧院就有意思多了,它不像图书馆那样需要钥匙打开,但却需要进入的门票。

剧院的门口设有一台自动检测门票的闸机,扫描之后,他们才能进入剧院。

宜图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会儿,门口还立有一块公告牌。

上面写着校园情景剧《雪夜》,演出时间上午9:00-11:00,下午2:00-4:00,仅限一号、二号和三号三天。

也就是说,从他们玩家进入游戏开始的这一天,演出总共存在三天。

超出演出时间,即使玩家们找到门票,也是废票一张。

宜图觉得很有意思,这座牌场藏起来的谜团可太多了。

无论是这所剧院的门票,还是图书馆的钥匙,他们都没有任何的线索。

包括游戏强制要求达成的最最重要的一条,叶离写给暗恋对象裴泽的情书。

天色完全暗下去后,宜图和江寒屿来到了学生宿舍楼。

这所学校的宿舍楼一共有三栋,其中较矮的一栋是教师宿舍。

而现在唯一亮着灯的这一栋宿舍楼,就是今晚玩家落脚的地方。

他们到的并不算太晚,有几个玩家也是刚刚才到。

宜图抬头看了一眼,计涵和郑袖袖看上去像是临时搭了一个伴,两人的身后紧接着又进来一男一女,正是牧城和他的小白兔希桃。

几人碰头后,谁也不搭理谁,面色冷淡的像是陌生人。

除了小白兔希桃,她冲宜图和江寒屿友好的笑了笑,眼神中透着几分客气和羞涩。

前者微微点头,后者则冷漠的连个眼神都不曾给予,但她也不生气,只是目光在男人的身上停顿了几秒。

郑袖袖撇了撇嘴,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宜图没看到这些,他站在宿管室的窗口,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阿姨坐在里面。

而在她身后的墙上,挂满了一排排宿舍的钥匙。

他正斟酌着开口,谁知那宿管阿姨只是平淡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从墙上取下一把钥匙递了过来。

她看向众人,有些不耐烦的开口:

“宿舍九点准时锁门过时不候,九点半上床熄灯,不准做除睡觉外,多余的小动作。”

“你们全都过来拿钥匙。”

宜图接过钥匙后就让开了位置,他手里的钥匙贴了胶布条,上面标注了他们的宿舍门牌号。

他的宿舍是304,应该在三楼。

等到江寒屿也接过钥匙,宜图凑上前一看。

好巧不巧,两人怎么正好一间房。

“缘分啊。”宜图尴尬一笑。

江寒屿皮笑肉不笑,“怎么,不想和我呆一间?”

“哪能啊。”宜图哼哼,像是牙疼。

实则是浑身都不舒服,和男人呆在一起总感觉怪怪的。

等所有人都拿完钥匙上楼时,他们才知道这栋宿舍楼是男女混住。

三楼及以下全是男生宿舍,四楼及以上都是女生宿舍,总共五层。

而男女交接的那一层楼梯口,设有禁止通行的铁门,时间一到就会被宿管锁上。

计涵和郑袖袖没有抽到一间宿舍,但小白兔希桃却和郑袖袖在一间。

于是上楼的这一会儿,宜图听到郑袖袖在和计涵商量换宿舍的事。

“班长,我和你换个宿舍行么?我想一个人一间,两个人住变扭。”

计涵明显愣了一下,尽管说话很客气但还是拒绝了:

“要是在外面我就和你换了....可这在牌场里我怕出事,你要不忍忍?”

两人的说话声也没有避开其他人,毕竟楼梯间就这么点大,藏也藏不住声。

何止是宜图听的一清二楚,和她同宿舍的希桃也听的明明白白。

“姐姐,我睡觉很安静的,不吵人,放心吧。”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解释道。

“少来,别一上来给我乱认亲戚。”

计涵不同意,郑袖袖也没办法,不耐烦的大步上了四楼。

希桃整个人有片刻的错愕,随后脸上浮现几分尴尬与委屈。

都是女生,她自然能感受到郑袖袖对她来的莫名其妙的敌意。

计涵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上一句:

“那个希桃,你别介意,她就是这样的脾气,并不是故意针对你的。”

希桃咬了咬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牧城的手安慰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宜图也不知道他趴在小白兔耳边说了什么,希桃终于不难受了,乖乖的上了四楼。

“还看?”

江寒屿向前走了几步,身后的人却迟迟不跟上来。

他忍不住皱眉回头催促,宜图这才慢悠悠的跟上这位不好伺候的爷。

两人的宿舍在三楼走廊的最边上,拐个弯就到了。

宜图看着牧城朝走廊上去了,有点好奇他和谁一间宿舍。

但江寒屿已经进了304,他只能过一会儿再去串门。

男生宿舍是四人间,干净利落的上床下桌,每间宿舍都带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条件相当不错。

宜图挺满意的,最起码这破地方他还能洗个澡。

尽管他没碰什么东西,但一天不洗他就浑身不自在。

宿舍的门后贴有打扫卫生的值日表,八成是学校要求学生必须写好贴上的。

宜图看了看,才知道这间宿舍剩下的两个学生是谁。

正是白天死在教室和食堂的潘华和刘子异,他们分别对应的床号是二号和四号。

而他是一号床,江寒屿是四号床,逆时针排序后,两人的床居然并排在对面。

宜图走到自己对应的桌子前坐下,打开抽屉翻了翻,全都是无用的漫画与杂志书。

令他感到惊奇的是,这其中还夹杂着几部大尺度的黄漫。

这游戏有必要这么真实还原当代高中生的生活么?

他轻啧了一声,不想抬头看向男人那边的情况,忍不住笑出了声。

此时江寒屿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只捏着一张光碟,而光碟上面贴着一张大胸女的贴纸。

这居然是一张黄碟。

到底是他笑的太过了,男人冷冷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宜图这才稍微收敛,轻咳了一声还是忍不住调侃道:

“好兄弟就该这样。”

“我买黄漫,你藏黄碟,一黄俱黄。”

静态不够,动态来凑。

他刚说完,江寒屿手中的那张黄碟就被当场捏碎,成了两半。

这下宜图真不笑了,他将抽屉合上,又在书桌的架子上发现了不少小抄。

巴掌大的字条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小字。

这些小抄全都被放置在专门的小盒子里,看来只有在考试之前打小抄,时凌才会获得短暂的安全感。

离开他的位置后,宜图拉开了刘子异的抽屉。

有点意外又毫不意外的是,刘子异的抽屉里全部都是零食。

从麻辣鸭脖到威化饼干,充饥的不充饥的,应有尽有。

刘子异是一名贪食的学生,他的宿舍里摆满零食合情合理。

那名抽到刘子异身份的玩家如果能忍受饥饿一直熬到晚上,那么他就不会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