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29章 第 2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章 第 29 章(1 / 2)

窄小的浴室雾气弥漫, 宜图站在淋浴头之下,浑身赤|裸的暴露在另一个人的眼中。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在男人闯入的瞬间,只来得及微微转过身去。

淋浴潺潺不断的热水冲散了宜图头顶上的泡沫, 白而细腻的沫子顺着姣好优美的肌理, 滑入隐蔽之处。

江寒屿的视线直勾勾的落在了宜图的身上, 不带一丝遮掩的,甚至有几分滚烫。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宜图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男人那种直白到仿佛被侵犯领地的强烈目光, 弄的他浑身过电般难受。

“看够了么。”

他抬手关掉了淋浴, 雾气散去之后,白皙欣长的身体更加清晰的出现在了眼前。

宜图并不怕被别人看, 毕竟大家都是男人,该有的也都有。

更何况,他的身材也没有差到需要遮遮掩掩的地步。

只是像江寒屿这般肆无忌惮的打量, 他还真是头一回见。

正当宜图想要扯下架子上的浴巾披上时, 男人突然凑了上来。

他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 江寒屿已经圈住了宜图想要拿浴巾的手。

“你干什么?”

宜图心里发毛,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原来在这里。”

男人的声音尽管低沉,但却带着几分奇怪的愉悦。

什么?宜图皱眉,刚想要挣脱,突然浑身猛的一颤。

男人炙热的指尖触碰而上, 指腹一片湿腻而柔软。

“我的印记。”

他的手指一触即松,轻的像羽毛般滑过宜图右胸口最隐晦的那一处, 以至于他的那一片皮肤都在微微发麻。

宜图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赤|裸的身体却贴上了冰凉的墙面。

他的手本能的捂住了右胸口那处, 他都快忘掉的标记。

宜图对上男人幽深的眼眸, 宛如坠入黑色的漩涡。

“很丑对么。”

江寒屿薄唇微微勾起,说出这句话的神情令人琢磨不透。

但宜图还是能知道男人是在说那处标记。

“不丑....你走开。”

宜图伸手轻轻推了一下他,原来这狗玩意只是想看一下印记在哪。

早说啊,何必现在搞的如此诡异的体位。

然而他这一推并没有推动,宜图抬头看他,微微蹙眉。

男人这下笑的越发愉悦了,他抬起宜图那只拿了浴巾的手,然后自己又压上了几分。

宜图:“?”别逼老子说脏话(微笑.jpg)

男人微微低头,两人微妙的身高差,在宜图平视的情况下,恰好能看见江寒屿白皙修长的脖颈。

鼓起的青色经脉清晰可见,但它却在中间断了一截。

宜图心里一动,他瞬间明白了男人的意思。

浴巾擦过之后,那枚鲜红的标记显现在眼前。

一颗红心Q。

“好看么。”江寒屿笑。

宜图盯着那枚印记看了几秒,眼里闪过一丝异样。

“不,也不好看。”

“你现在给我出去。”这一次宜图的语气异常的坚定。

.....

男人再看见宜图的时候,他已经穿好了睡衣,浑身上下没有露一点。

江寒屿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说实话他这配偶虽然长相一般,但身材确实令人赏心悦目。

宜图并不知道这人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他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桌上还放着洗漱之前就准备好的数学作业本。

这是班长计涵从蜘蛛老师办公室里拿回来的,并且在发给他们的时候,特意强调第二天早上要收作业。

尽管明天没有数学课,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按照要求完成它。

宜图打开作业本,里面有两道高中学过的数学题,一道关于圆的,一道关于三角形的。

题目并不难,只是做起来有些麻烦。

更何况他的手边没有铅笔,画图不方便。

想到这,宜图突然回过头看向江寒屿的桌子。

男人的作业本也静静的放在了桌面上,此时他去洗澡了,宜图顿时有了想法。

他走到江寒屿的桌前,拿过作业本打开一看。

也是两道高中数学题,其中一道宜图在上课的时候帮他写过了。

还有一道他只写了一半,但当他翻过这一页纸,后面有一行用红笔写的话。

【数学老师最喜欢吃什么?】

而在这一句话的下面,男人用黑色的水笔极其潦草敷衍的写下了答案。

不知道。

宜图看完之后忍不住笑了,他敢肯定这三个字是江寒屿刚刚写下没多久的。

水笔的墨还很新鲜,只是随便在纸上画了几个圈圈。

也得亏宜图能看出来这三个字是哪三个。

这家伙不会....画完这几个圈就往他浴室里闯了吧?

笔就随便一丢,横七扭八的在桌子上躺的很安详。

宜图想着想着,感觉那画面就在眼前活灵活现。

忍不住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这时,他身后传来那人清淡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宜图一回头,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洗好了,赤|裸着上身,穿着大短裤就出来了。

“咳,我帮你把数学题写完。”宜图挥了挥手中的作业本,“之前才做到一半。”

“那你笑什么。”

江寒屿瞥了他一眼,走到衣柜前将浴巾搭起。

“不知道。”

江寒屿擦头的手顿了一下,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句“不知道”真的是笑的答案。

而宜图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认真专注的解起了题目。

等到宜图做完作业,时间已经快接近九点了。

还有半个小时就是宿舍熄灯的时间,他和江寒屿在下面等了一会儿,并没有那么急着上床。

随着楼下“哐”的一声,宿舍大楼落锁了。

宜图看向窗口,宿舍走廊外的灯已经率先熄灭了,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时候,没有人还敢在外面晃悠。

寂静之外,是更深的寂静。

宿舍灯突然熄灭之后,整个世界彻底遁入了黑暗。

宜图和江寒屿都上了床,前者的床尾对着门,而后者的床头对着门。

两人的床位是错开的,以至于宜图总是忍不住盯着窗户看。

就像在村祭那座牌场里一样,这样带窗口的房间,总是会发生些什么。

但这一次环境要比孟家村的小破楼好上许多,毕竟现在他们的宿舍门是一张铁门,更安全。

虽然是这样想,宜图还是有点难以入眠。

而他右侧的江寒屿,自从躺下之后就没了动静。

听不见男人翻身的声音,也没有那人轻微的呼吸声。

要不是被窝确实鼓起来了一块,宜图差点以为这间宿舍只有他一个人了。

宜图尝试入眠,刚想翻身的时候,窗口处微微亮起了一点光。

那一束光是从走廊的远处打过来的,还没到跟前。

宜图大致知道是宿管在日常巡查,以免有不听话的学生不睡觉。

当年他上高中的时候,班上的男生宿舍经常偷偷摸摸躲着宿管打牌玩游戏,然后被抓全校批评。

而这一座牌场的设定,几乎和普通的高校无异,最起码规则都是通用的。

果然,等到光线变强变亮,宜图微微眯眼,看见那名矮胖的宿管打着手电筒走过。

她的五官较为扁平并不好看,尤其是在过强的灯光照射下,显得越发的惨白麻木。

宿管的身影只在窗前出现几秒,便消失不见。

宜图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黑暗重新包裹了他的躯体,很快困意便涌了上来。

思绪逐渐混沌之际,他迷迷糊糊的翻了一个身,床不够大,然而他睡习惯了自家一米八的大床,脚不小心踹到了床边的护栏上。

宜图下意识的将脚缩了回去,眼皮上却亮起了一点光。

他思绪随着这一点光瞬间回笼,本能的睁开了眼睛。

而这一睁,却猝不及防的和窗外站着的人影对上了视线。

那人高且瘦长的一条,手电筒的光照的宿舍间一片宣白,宜图的大脑有几秒的迟钝。

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另外一名宿管阿姨。

她就停在宜图宿舍的窗前,静静的看着睁着眼睛没有睡觉的学生。

一张长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没有任何表情,眼珠直勾勾的盯着宜图。

对视三秒之后,宜图翻了一个身错开了目光,随后立即闭上眼睛,不再动弹。

这东西恰巧抓到他醒来的这一刻,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宜图心里有几分忐忑,学生不睡觉也算违规的一种么?

他正胡乱想着,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宜图心里一紧,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放松。

宿管是有他们每间宿舍的钥匙的,即使他们的门锁上也没有任何用。

才想到这一点的他,第一次觉得孟家村的木板门更靠谱些。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很快在他床位的正下方停住。

她不会要爬上来吧?

越是这个时候,宜图的思维越发的清晰,紧张的感觉被冷静所压下,他在思考叫醒江寒屿的可能性。

然而他等了半天,爬□□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更何况像高校这样的上床下桌,无论多么轻的人爬上来,都会有晃动的幅度。

她没上来。

意识到这一点后,宜图忍不住想要睁眼看看人到底走没走。

但他还没有睁眼,一道阴冷如蛇般的呼吸喷洒在了他的脸上。

那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宜图整个人都没反应过来,宿管没上床为什么会有呼吸声。

那种阴冷逼人的气息,一直都在。

她在盯着宜图看,只要宜图露出一点点破绽,等待他的都只有死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到宜图都快熬不住的时候,突然男人那边“砰”的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