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29章 第 2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章 第 29 章(2 / 2)

江寒屿也不小心翻身踹到了护栏,声音大到床位一震。

有了他这么一脚,那东西迟疑了一下,还是离开了宜图的脸上,阴森的气息没了,宜图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睁开了眼睛。

而眼前的这一幕看的他心脏当即一颤。

高瘦的宿管还是站在床下,但她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变的非常长。

那样的长度足够她把自己的脑袋放在学生的床头,死死的盯着他们看。

而现在,那东西就是这样,一根长长的脖子绕在空中,支撑着那并不算大的脑袋落在了江寒屿的床头。

宜图看的心惊胆战,突然那东西好似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猛的回头。

然而寂静的宿舍里,再也没有除了她之外第二个睁着眼睛的人了。

她盯着江寒屿看了许久,男人安静的睡容比平日里看上去柔和许多,呼吸声也格外的轻。

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没有发现破绽的她,有些不甘心的缩回了脑袋。

随后关门关窗的声音响起,宿管走了。

过了一会儿,宜图才睁开眼睛。

没有任何光线的宿舍里静悄悄的,他坐起身来朝右侧看了看。

宜图本以为江寒屿醒了,其实那人根本没醒。

墨蓝色的被子盖在身上,弯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宜图小声的喊了喊他的名字,无人回应。

是真的睡着了。

原来夜晚规避危险的最好方式,就是睡过去。

颇为戏剧,宜图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这才重新躺了下去。

想到第二天还有一场根本不能参加的考试,宜图就有些头疼。

思绪纷飞中疲惫与困意袭来,陷入梦乡的宿舍格外的静默。

这一觉宜图睡的并不算踏实,宿舍外时不时传来一些声音。

声音并不大,甚至模糊听不清,但很快就戛然而止了,像是受到惊吓一般。

随后又有光线从外照了过来,却一晃而过。

宜图一直处于半醒未醒的状态,朦胧中他感觉到有什么人一直在他床下徘徊。

那种拖拉着拖鞋的声音不断响起,尽管很微小,但宜图觉得非常吵。

就在他快要被吵醒的时候,那声音又突然消失了。

紧接着就是有人下床的响动,宜图迷迷糊糊觉得那人是江寒屿,虽然男人的动作很轻。

随后卫生间的门被人打开了,宜图这下彻底醒了过来。

他下意识朝右侧看去,本该睡在床上的江寒屿人已经不见了,被子也被掀开丢在了一旁。

宜图有片刻的愣神,随后坐起身喊了一声男人的名字。

江寒屿没听见。

无奈之下宜图只能先下床找人,正好他也有些想上厕所。

但当他爬下床之后,才发现他的拖鞋不见了。

宜图赤脚站在地上,整个人有点懵。

他的鞋呢?

四周找了一圈,也没有被踢进床底,而拖鞋却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还好地上不凉,宜图赤着脚穿着睡衣试着朝卫生间走去。

宿舍里的卫生间和淋浴间是分开的,卫生间在门的右侧,而淋浴间在门的左侧。

宜图走过去才看到,宿舍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了一条缝。

他正觉得奇怪,以为是江寒屿出去了。

然而宜图还没来得及去拉门,男人便快他一步从右侧的卫生间里出来了。

江寒屿还是没有穿上衣,赤|裸的胸膛暴露在眼前,一片冷白色。

他茶色的眼眸里一点亮光,眉宇间还带着几分没睡好的烦躁。

宜图可不管他睡没睡好,“你穿我鞋干嘛?”

此时男人的脚上,穿的正是宜图那双绿色小恐龙拖鞋。

他的鞋码还比江寒屿的小,这穿着能舒服么?

宜图想不通,并且很郁闷。

江寒屿静默的看了他几秒,随后一声冷笑,长手突然伸到了跟前。

宜图吓了一跳,以为这人有起床气,谁知道男人直接将宿舍门拉开了。

宜图下意识朝外看去,当他看清走廊上的东西时,整个人有片刻的错愕。

此时宿舍外的走廊上,布满了一条又一条斑驳拖拽形成的血迹。

而形成这些血迹的凶手,正穿着不知从哪里偷来的拖鞋,踌躇的徘徊于走廊上。

穿着各式各样拖鞋的残肢断脚,哒哒声由远即近,又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宜图大致数了数,走廊上最起码有四五双拖鞋,也就是说这样从小腿根处断开的残脚,最起码有十只。

而他在这几双拖鞋中,辨认出了江寒屿的那双。

那是一双幼稚的小黄鸭拖鞋,过大的鞋码穿在小脚上,拖动的尤其费劲。

宜图终于知道,他在睡的迷迷糊糊中,耳边一直响起的踢哒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了。

“它们是从哪进来的?”宜图一脸诧异。

宿舍门可是关的好好的,这些断脚怎么走进来的。

“你以为出现的只有脚么?”

宜图一愣,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宿舍门,门把那里果然多了一只残缺的断手。

沾满血的手依旧能看出手指的纤细,小小的一只紧紧的握住宿舍的门把。

手能开门,脚就能走进宿舍。

“什么情况。”

宜图忍不住皱眉,事实上不仅仅是他们宿舍的门把上盯着一只,而是所有宿舍的门把上都有一只断手。

但并不是所有宿舍都能被断手打开,有的宿舍门从里面被反锁了。

可宜图他们的宿舍事先被宿管打开过,事后他也没再重新锁上。

而这样做的结果....好像只是失去了一双拖鞋?

宜图忍不住看向江寒屿,尽量露出一个温和的笑:

“我的拖鞋....是不是有点挤脚啊?”

他抬了抬有点凉意的脚丫子,如果可以,他还是想穿拖鞋。

江寒屿笑了:“怎么会,刚刚好,一点都不挤。”

宜图:“......”行,你说合适就合适。

两人说话的功夫,已经有残肢靠了过来,蠢蠢欲动的想要走进去。

江寒屿看到后,神情闪过一丝厌恶,随后拿起一旁的扫把,直接将那玩意击飞了出去。

宜图:“.....”

打掉之后男人又关上了宿舍门,一套动作下来,可以说是一气呵成。

“脏死了。”

扔掉扫把,江寒屿转身回到了床上。

而宜图看了看眼前厕所的地砖,又看了看自己赤\\裸的脚丫子,最后还是决定回去扒拉一双拖鞋出来穿。

虽然刘子异和潘华人不在了,但两人留在宿舍的用品可是一件都没少。

宜图趁黑在刘子异的位置上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扒拉出一双黑色的拖鞋来。

穿上脚有点小,但比光着脚强上太多了。

等他上完厕所出来看了一眼窗外,走廊上的那些东西还在哒哒的乱跑。

大概是时间太晚了,已经过了宿管们巡查的时间,毕竟按照设定,他们也是需要休息的。

宜图上床之前,并没有忘记锁好宿舍门。

他可不想第二天早上起来,又一双拖鞋被偷走了。

那些残肢断手断脚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而且那么多双看上去像是克隆复制一般。

宜图目测了一下,那些脚和脚、手与手长的都一模一样。

与其说是复制,不如说都是同一个人的。

毕竟白天跳楼自杀的叶离,尸体却消失在了雪地里。

而现在再看见这些能脱离主体、自由活动的残肢,它们分明就是叶离身体的某一部分。

只不过这么多数量的手与脚,能拼凑出来的叶离何止三四个。

有东西在复制,或者说在生产死去的叶离。

但不知什么原因,它却只能生产出残肢断臂,而这些肢体扭曲拼凑,大概率上是没有拼凑成功的。

并且这种复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没有完全复制成功。

宜图记得叶离的右腿被狗咬伤过,她是一个腿脚并不利落的瘸子。

而这里所有的残肢断脚,都没有咬伤的痕迹。

它们全是叶离身体部分的失败品,所以才会像是被遗弃了一般,无人管理的到处乱逛。

而且宜图总有种奇怪的错觉,他总觉得生产了这些东西的人,自己没有办法停止这种行为。

这才导致残肢数量如此之多,教学楼里也有断手,但宿舍楼里更多。

是那位肚子挺的很大的女人生的么?

宜图越想脑袋越迷糊,没一会儿就带着问题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早上,宜图和江寒屿洗漱好后,便出了宿舍门。

他们出来的点正好是八点,不早也不晚,距离第一节课还有半个小时。

其他玩家也差不多是这个点收拾好出来,宜图看他们的面容都略显疲惫,晚上受折磨的并不止他一个。

他们下楼的时候,胖一些的宿管阿姨正在用拖把卖力的清理着地面。

过了一晚后,地面上留下的血迹早已凝固斑驳,面积又大,一时半会很难清理干净。

宜图看着蜿蜒如蛇般的痕迹,一直伸到了走廊的尽头。

他想了一下,停下了脚步。

“阿姨,这些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胖子宿管听到声音后,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她抬起头朝外看去,喃喃道:“雪啊,雪下了三天三夜了,还在下还在下.....”

宜图愣了一下,他咬字很清楚,问的是血而不是雪。

但宿管阿姨却答非所问,给出了一个这样的答案。

等他们到了教室后,又有两名学生姗姗来迟。

前者宜图没有多大印象,应该是牌场里的NPC学生。

而后者却是一名游戏玩家,宜图记不住他的脸,毕竟大家都是有意将自己的容貌变的更普通。

但他记得这人的脖子上,那一串宛如狗牙般的白瓷骨链。

王沛奇的神情看上去并不大好看,因为他几乎是踩着点到的教室。

而那块画报黑板上关于这一角色的死亡条件就是,迟到。

等他坐下后,教室里只有三个空位没有人,都是昨日白天死掉的玩家。

宜图没想到昨天的一夜,居然是平安夜,倒不是无事发生,但没死人总归是件好事。

宜图这般想着,班长计涵开始收起他们的作业本。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