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30章 第 30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0章 第 30 章(1 / 2)

教室里的NPC学生身上都透着一股很浓的死气, 计涵收作业的时候经过他们,他们也只是面无表情的将作业递了过去。

而游戏玩家则恰恰相反,他们时不时的回头交流几句,试图换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计涵在收作业走动的过程中, 顺耳能听到几句。

“昨天夜里你宿舍有没有进什么东西?我拖鞋不见了。”

“没吧, 我们宿舍的门关的好好的, 牌场里你还敢不锁门?”

“肯定锁了啊!鬼知道是谁打开的,我睡的迷迷糊糊总感觉宿舍里有东西进进出出,难受死了。”

“桃子, 那女的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牧哥, 只是....她好像不太喜欢我,我和她呆在一个宿舍里像空气人一样。”

“没事, 再等等。她的名字在黑板上,不知道哪天人就没了呢。”

“牧哥你别吓我,我和她可是一个宿舍的呀!”

“昊哥你宿舍进鬼了么, 我今天早上起来差点吓死我!”

“没有, 怎么了?”

“我上床的时候拖鞋尖对着床, 然后早上起来,拖鞋上全是血,位置也变了!”

“唔,那真是奇怪,应该有东西进去了吧。”

“唉, 有点讨厌梅花牌场,要不是昊哥你在....”

王晓磊昨夜没睡好, 无精打采的叹了一口气, 突然想起什么戳了戳前桌的宜图。

“对了, 今天上午有考试啊, 那什么你不是爱作弊么,会不会是死亡条件啊?”

宜图将作业本顺手递给计涵,然后回过头语气轻松:“是啊。”

“那你慌不慌?”王晓磊眨眨眼。

计涵闻言接过本子,下意识瞥了宜图一眼。

“不好说。”宜图摇摇头。

没看到监考老师之前,他自己也不确定有几成的把握。

而坐在一旁的江寒屿则无聊的转着笔,淡淡的搭上一句。

“准备弃考?”

宜图一愣,这人直接猜到了他下一步要做的打算。

“嗯。”

黑板上给的死亡条件,他们玩家除了规避之外,别无他法。

只要他在考场的范围内,死亡条件必定会达成,除非他弃考。

只有弃考,他才能离开考场。

“弃考风险也很大啊,这不符合好学生的准则。”王晓磊小声嘟囔了一句。

宜图听罢没有回应,事实上这座牌场也没有给他第二条活路。

更何况江寒屿猜到了他的想法,恐怕别的玩家也有猜到的。

毕竟画报黑板上写着的那些死亡条件,每个人都能看见,即使不是自己的,也会留意并加以揣测。

正如王晓磊关注他一样,其他玩家也都在暗中观察,等待考试的到来。

尽管宜图暂时察觉不到王晓磊的恶意,但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不会有所利用图谋。

八点二十分的时候,教室的门从外打开,两名监考老师准时站在了门口。

当体型硕大的蜘蛛老师爬进教室时,宜图并没有多少意外。

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第二位进来的却是一名陌生又熟悉的新老师。

因为这名新老师,和他们第一天在走廊上看到的大多数老师一样,没有脸。

他穿着褶皱的教师正装,手里捧着一打试卷,动作缓慢的走进了教室。

不知道是不是宜图坐下来的缘故,他总觉得这名新老师的手脚非常的长,以至于站在讲台上,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感。

尤其是它的皮肤白的几乎病态,没有一丝血色。

无脸老师将试卷放在了讲台上,然后张开了黑洞洞的嘴巴。

嘶哑不成调的声音响起,没有人能听懂这名老师的意思。

但好在那名已经倒挂在天花板上的蜘蛛老师接着开口了:

“考试马上就要开始了,把你们相关的书籍资料全都收好,考试不允许作弊!不准离开教室!”

蜘蛛老师说清考试规则后,无脸老师已经将试卷分好了,准备关上教室的前门。

就在这时,有人抬了一下手站起身来,王晓磊心里一跳,目光落在了那人挺直的背脊上。

他这个前桌还真是说到做到,准备弃考。

这一波简直和怪物NPC正面硬刚的操作,轻则致伤,重则毙命。

“老师,我想去趟厕所。”

寂静的教室里,宜图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清晰。

投在他身上的目光何止是在座的学生们,无脸男微微转头,一道阴冷的气息落了下来。

它空白的脸部看不出任何的内容,以至于使人凭生无端的恐慌与惊悚感。

寂静的几秒之后,教室里响起细细索索的动静。

那头硕大的蜘蛛沿着黏腻的丝线,爬到了宜图的头顶。

“乖学生怎么会提出这样不合规矩的要求呢?考试不准离开教室!”

“除非弃考,你想弃考么,不听话的学生!”

蜘蛛老师每说一句话,尖锐的口器就跟着颤抖一下,宜图生怕这玩意一不小心就扎进了自己的脖子里,直接被吸到大动脉。

还好蜘蛛老师并没有这么做,只是绿豆大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宜图。

“你要弃考么?你想弃考?”

口器颤抖的幅度变大了,宜图十分怀疑只要自己敢给出肯定的答案,这东西必定会给他致命一击。

然而事实上,他并无选择。

当宜图点头的刹那,巨大的转变促使他来不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

虚拟的游戏控制面板被弹出,茱蒂丝也跟着浮现在眼前。

【您已受伤,储备卡池三阶侍徒牌--阿道灵之身已启动!】

突如其来的强烈眩晕感,使宜图快要看不清眼前的警告。

直到巨大的螯肢从他的腹部抽出时,那费力的拉扯感唤回了他几分的清醒度。

鲜血淋了满手,红的有些刺眼。

宜图听见周遭几声轻微的抽气声,这样的一击,看上去就很疼。

教室的门被无脸老师静默的打开了,宜图按住自己不断流血的腹部,走出教室的步伐算不上狼狈,甚至可以说相当稳健。

一直等到那人挺直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王晓磊才回过神来。

这人是怎么做到的,明明那么重的伤,却活像个没事人一样。

没想到弃考真的是唯一的活路,尽管它的风险看上去那么大。

不听话的弃考生离开后,这场考试终于可以开始了。

谁知道就在老师准备发卷子的时候,又有人站了起来。

蜘蛛老师气愤的口器乱颤,“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有不听话的学生要弃考么?”

“老师很生气,你们太不乖了,都太不乖了!”

王晓磊看着自己左前方站起来的男人,一脸错愕。

什么情况?夫唱夫随?!

江寒屿偏头,茶色的眼眸微微低垂,目光落在了那人浸满鲜血的座位上。

“是啊,老师。”漫不经心的话语懒懒响起,偏偏又嚣张至极。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冰冷疯狂:

“我也要弃考。”

宜图出了教室没走两步,眩晕感就袭了上来,失血过多导致的腿脚无力,他不得不靠着墙慢慢滑坐在地上。

大量的血染湿了他的校服,滴滴答答落在地砖上,模样看上去十分骇人。

然而事实上,他除了奇怪的眩晕之外,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眼前的虚拟游戏面板还在,茱蒂丝闭着眼睛虚浮于半空,一张卡牌悬在她的胸口处。

那是宜图在进入游戏之前,从商店里抽到的一张三阶侍徒牌--阿道灵之身。

【侍徒-阿道灵之身

等级:三阶(可晋阶)

持有者:宜图

诠释:阿道灵生于大地之母的怀抱,死于烈火灼灼的哀嚎。

而火灾中被他庇护的少年,从此失去了痛觉。

用途:当玩家受到致命攻击时,阿道灵之身被激活,持有者免疫全部痛觉,持续6小时。

冷却时间:7天(每小时将消耗玩家60JR积分,直至卡牌冷却完毕)】

蜘蛛的螯肢贯穿他的腹部时,阿道灵之身就已经被激活了,可以说宜图几乎没有怎么遭罪。

但因失血过多导致的四肢发软,他就没办法了。

而且更糟糕的是,他必须想办法止血,否则迟早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宜图坐在地上缓了一会儿劲,大脑却并没有停止思考。

学校一般都设有医务室,能处理学生最基本的生病受伤问题,最起码纱布和碘伏应该是有的。

宜图这般想着,刚想蓄力站起来,眼前的虚拟游戏面板却自动打开了竟票区。

当他看到牌场主的互动区里的聊天时,微微愣住。

【匿名玩家322:卧槽??他怎么做到的?

匿名玩家346: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刚刚没看清啊,太快了!

匿名玩家276:什么鬼?为什么他还好好的站在原地,一点伤都没有?

匿名玩家91:!!!大哥你们的关注点错了,他这是要干嘛??

匿名玩家421:屠NPC??卧槽!

匿名玩家312:好了,大蜘蛛没了(狗头.jpg)

匿名玩家80:啊这....很快啊,啪的一下子(震惊.jpg)

匿名玩家99:??这是重点?给老子投他!!不就是情侣么,爷冲了!!

匿名玩家333:啊啊啊,好变态好刺激!!

匿名玩家511:emmmm,不知道为啥,你们有没有感觉这人的作案手法很熟练啊.....

匿名玩家440:1111,这何止是熟练,马德简直像杀鸡一样简单(狗头.jpg)

匿名玩家399:绝世好男人,为cp出头么!!

匿名玩家344:呜呜呜,cp滴滴就是现在,好想要一个这样护短的cp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