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32章 第32章【 唯一正版请支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章 第32章【 唯一正版请支持……(1 / 2)

宜图顺着男人的视线,目光一并落在了那两个黑『色』垃圾袋上。

扎紧们的人太过仓促,以至垃圾袋的口子并没有完全系好。

宜图瞥见了那黑『色』之上暗沉的血迹,空气腥味混杂着消毒水味,一下子弥漫开来。

江寒屿微微凝神,脚尖刚想要有动作的时候,医生『药』室里出来了。

“你们在做什么。”

沉闷的腹语响起,高大的医生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江寒屿随手将幕帘拉上,脚尖不留痕迹的动了一下,碰到了那袋垃圾。

软腻,又坚硬。

他转过身面不改『色』的站到了宜图的前面,淡然的对上医生骇人的眼睛。

“们能做什么呢。”江寒屿目光落在『药』品上,“多少积分?”

“一万三千四。”

医生盯着他看了几秒,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的方,报出一个令宜图震惊的价格。

牌场里的『药』品很贵,一来是因为牌场里几乎不会出现贩卖『药』品的区域,来『药』品还是玩家们的刚需。

物以稀为贵,但男人根本不缺这点积分,他眼也不眨的就替宜图付下了这笔巨款。

两人出来后,『药』品是江寒屿拎着的,宜图走在前面的脚步还算稳当,是走几步就要停顿一下。

跟在后面的男人也不急,心里盘算着他到底什么时候倒。

然而注定令他失望的是,宜图不仅没倒,脑子还灵光的想要搞点情做。

伤口被纱布缠好之后,还是有血渗出,宜图就一手按着伤口,一手招呼男人过来。

“垃圾袋。”他简言意骇的向男人示意。

江寒屿瞬间白了他的意思,倒也不反对是微微挑眉:

“能撑的住?”

宜图点点头,反正他感受不到痛,现在血也止住了,眩晕好了很多。

他们走后,医生一定会处理掉那两袋垃圾。

宜图想跟上去看看,叶离母亲到底产下了什么东西。

一开始他们都以为叶离的母亲与那名医生有私情,但实上并非如。

女人的肚子越来越鼓,肚皮上的血管也快要撑裂了,不可能一直不生产。

而刚刚发生的那一幕,恐怕就是医生在处理产出的东西。

不过他们的视线都被医生的身体给挡住了,所以并没有看见具体的画面。

两人找了一处隐蔽的方了一会儿,很快医生便左右手提着黑『色』垃圾袋出来了。

他一直朝东面走,宜图记得东边有一个垃圾回收站,距离宿舍楼很近。

医生确实将垃圾扔在了那里,走时还颇有顾忌的四处打量了一番,没有发现人后,这才转身离开。

而在暗处了半天的宜图,则不急不慢的走了出来。

打开垃圾桶的盖子,垃圾袋已经摔开了口子。

白『色』的碎肉混杂着血水呈现在眼前,宜图忍不住皱眉。

这一次生产的并不是叶离的残肢断脚,而是的头颅。

一个袋子里装的是碎肉与敲碎的白骨,另一个袋子里却是一颗湿漉漉变了形的脑袋。

那颗脑袋面朝下,宜图看不见的脸,也不敢将这渗人的东西捞出来。

一阵心悸沉默之后,两人离开了垃圾回收站。

回宿舍的路上,江寒屿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就差一颗头了。

宜图愣了一下,瞬间白过来他的意思。

他们来到牌场的那天,叶离楼上跳下来的瞬间,是没有头的。

本以为那天跳楼的叶离就是真正的叶离,其实并不是。

那也是叶离的复制品之一,脚找到了手,手又找到了躯干,但是们没有找到脑袋。

没有脑袋的们失败了,是再次楼上跳下去,摔裂好多瓣,静默的在雪里爬走了。

当江寒屿点出这句关键之后,『迷』雾便被拨开了层层面纱。

根据牌提名,他们知道真正的叶离,已经安详的躺在了母亲的肚子里了。

而女人生产下来的,都不过是叶离的复制品,并且是残缺的位。

男人在医务室踢到的那一袋垃圾,恐怕就是叶离的躯干位。

不过因为整体太大,所以被镊子夹碎,或是在母胎里就是一堆烂肉碎骨,到出生之后,又重新组合在了一起。

就差一颗头了。

女人一日生不出正常的头颅,叶离就迟迟不能活过来。

即使知道这些,剧情却并没有被推进多少,百分之几的增加,根本不够播报。

而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找到强制任务里提到的,叶离写给裴泽的情书。

宜图凭空生出了几分担忧,他算了算日子,他们来到牌场的第五日,即是牌场最后的期限,也是....

叶离死后的,头七。

--

午吃完饭休息之后,玩家们很快迎来了下午的第一节课。

那是一节语课,原班学生的口知晓,他们的班主任就是语老师。

又一位学科老师的出现,众人的神情多多少少有些凝重。

因为他们知道,但凡是这个班的学科老师,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蜘蛛老师和英语狗老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实上也确实如,当语老师走进班级时,教室里回以熟悉的寂静。

这名语老师年轻白皙,身材纤细,说话也和风细雨。

但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了的头。

语老师端正清秀的脸颊,硬生生的裂了两半,黑红『色』的侧面盯满了细小的飞虫。

宜图坐在前面,看的一清楚。

无论之前出现过怎样骇人、不可思议的人物,到新的npc显现,还是同样的震惊与新奇。

他一点都不怀疑这座牌场是以叶离的角度,出现在众人的眼里的。

学生还是原来的学生,但老师们却一个个面目全非。

是因为叶离给予了他们主观臆想么?

如果说老师是导致叶离『自杀』的包庇者,那么分学生则是其的施暴者。

但老师变了,学生没变,属实有点奇怪。

宜图这般想着,语课开始了。

这一次的课堂并不是《雪夜》的内容,是正常的语教材。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这堂看似平平无奇、没有任何风险的语课上,居然有人睡着了。

李启费劲的眨巴眨巴眼睛,板正的汉字一个个都在眼前『乱』转,晕的他用手『揉』了又『揉』。

好困啊。

要到了下午,困意就如『潮』水般涌来,瞬间能把他溺死在其。

可他根本不敢睡,因为他的死亡条件就是和睡觉有关。

李启警告自己一遍又一遍,手里还捏着一把尖角的圆规,试图清醒。

但他到底怕疼,不敢真的扎下去,是捏在手掌心里,捂的全是热汗。

他的脑海里一会儿『迷』『迷』糊糊想着现实里的妻儿,一会儿又惊现刘子异变猪的惨状。

牌场故意加在他身上的困意,在无穷无尽的消磨他的意志。

李启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但他能咬着牙硬挺着。

他身上带的道具和技能牌并不弱,是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件是能帮到他的。

想着还要这样挺过三天,李启整个人有片刻的恍惚。

而语老师和风细雨的讲课声,又声声入耳。

他便在看不到危险与起伏的课堂上,睡着了。

当语老师催眠般的讲课声停下后,整间教室寂静的可怕。

本就有些疲惫与困意的宜图,瞬间清醒过来。

他偏过头去,发现他们的班主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一名学生的面前。

而那名学生,好像是玩家之一的李启。

“完了,这绝对死定了。”身后传来王晓磊的低呼。

就在宜图也以为这人要没了的时候,谁知道语老师是敲了敲桌子。

这般响动瞬间将李启惊醒,当他意识到自己刚刚睡着之后,整张脸都变的惨白。

然而想象的血腥一幕并没有发生,即使语老师裂开的脸颊就在眼前。

红黑的裂缝,有几飞虫落在了李启的身上,但他毫无察觉。

他浑身僵硬的和语老师对视,手里死死的捏着自己的身份牌,打算放手一搏。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语老师退开了一步:

“你上课睡着了,去教室外站着清醒清醒吧。”

李启呆坐在座位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随之而来的是意外的狂喜。

他触发了黑板上的死亡条件,但却什么也没有发生,要去走廊上站一会儿就可以了。

李启欣喜若狂的同时,又生出阵阵后怕。

这一次是语老师人好,可下一次呢?下一次要是遇到那头蜘蛛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