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34章 第34章【 唯一正版请支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4章 第34章【 唯一正版请支持……(1 / 2)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她,我不知道她不能看镜子。”

希桃几度更咽,双手捂脸,透明的眼泪便湿润了纤细的手指,格外的楚楚可怜。

“谁知道那东西会在她的脸上,我试着阻止,可、可她像疯了一样,一直在撕扯自己的脸....”

“我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脸皮,一层、一层的掉了下来。”

希桃抬手抹去了眼泪,小脸已经哭的通红一片。

而站在她面前的两位,到一直不曾出声,希桃莫名的有些恐慌。

宜图没有什想说的,虽然郑袖袖的死他们没有见到全过程,但必然和希桃脱不了关系。

无论希桃再怎么解释,有谁真的会信呢。

大家都是牌场里的老手,多多少少见识各类的小伎俩。

希桃这一出欲盖弥彰,着实没必要。

“把眼泪擦擦吧。”

宜图看她哭的梨花带雨,即费眼泪费眼睛的,顺手递去一张纸巾。

希桃愣了一下,抽噎着接过。

她以为苦情计多少是生了一点效,抬头挤出一抹柔弱的,然而很快便僵在了脸上。

“谢.....”

那两人早就在她低头擦眼泪的时候,走的没影了。

他们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班长计涵的宿舍。

计涵一个人坐在桌子前,神情愣愣不知道在想些什。

她抬头的瞬间,瞥见了窗外路过的两人,刚想要起身却又坐了回去。

宜图见她明显欲言止,心里微微一动。

回去的路上,他顺手打开了牌场主互动区。

宜图和江寒屿的视角关闭之后,玩家们并没有减少关注,不确实分散了不少注意力。

这其中,一定有玩家切了郑袖袖或是希桃的视角。

【匿名玩家320:这女的可真的能装,镜子明明是她放在郑袖袖的桌子上的!!

匿名玩家459:说句实话奥,这事只能怪郑袖袖自己,她猜不出来,倒让别人猜出来了,完事了还挺喜欢给自己树敌的,她不死谁死?

匿名玩家576:卧槽卧槽?到底发生了什!!有没有姐妹告诉我一下!我没切她俩的视角!!

匿名玩家900:加1加1!我的视角一直停在王晓磊那,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对的(狗头,jpg)

匿名玩家1010:害我也是,也就王晓磊能靠近那两人了(摊手)

匿名玩家1290:虽然但是!!!说重点啊!!!

匿名玩家177:咳咳,来了来了,事情就是希桃和计涵两人聊天,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郑袖袖身上,完事就被那厮猜出来了(噘嘴.jpg)

匿名玩家321:这也行?我没看出来这小白兔还怪聪明的???

匿名玩家497:嗯哼,她何止这点聪明啊,唉,也怪郑袖袖太笨了,直接中计,逃都逃不掉啊。】

宜图看了看互动区,已然知道了事情经过的大概。

当晚郑袖袖为白天希桃故意说出面膜的事,而左右刁难。

令人奇怪的是,希桃居然能忍下这口气,也不还嘴,甚至还可怜巴巴的向郑袖袖歉。

她仿佛被郑袖袖捏住了把柄,但奈何观看区的存在,她说的很隐晦。

希桃求郑袖袖不要生气,一直在委曲求全。

可郑袖袖并不领情,甚至还嘲讽了一句:

“你在我面前还装什装?难不成你也要对我使用你那张恶心的技能牌?”

“你肯定舍不得吧,要不我们来猜猜——”

“别说了!”希桃尖叫着打断了她的话,浑身都在发抖。

“你为什一定要为难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你要这样针对我?”

“同样都是牌场里的玩家,同样都是身不由己,你非要把我『逼』死行?!”

郑袖袖了,“你今年几岁啊,还能说出这样搞的话。”

“你知不知道牌场里的玩家,本身就是竞争关系?我为难你?我针对你?”

“当你的好哥哥替你说话的时候,你怎么不问问他,为什给我难堪?!”

郑袖袖气的摔了杯子,就砸在希桃的脚边,吓的她跳了起来,满脸的害怕。

“你听着,牧城要是敢拿刀子背后捅我,我不介意在死前拖你一起下水!”

这句话一出,希桃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你现在给我滚出去,看到你就烦。”

希桃呆愣着转身出了门,郑袖袖说的没错啊,她们本来就是竞争关系。

她为什现在才认清事实?只要郑袖袖还活着,在牌场多一天,她就多一天的提心吊胆。

为郑袖袖知道她的技能牌,那女人的技能牌就是随机复制其他人的技能牌,而她只不是恰巧被挑选中的倒霉蛋。

果郑袖袖将她的技能牌-强者的附庸品告诉了牧城,技能牌会立即失效。

而技能牌失效并不可怕,她最害怕的是牧城的报复。

她跟着牧城进出牌场不第三场,但她知道这人报复心理极强,并且十分看重排名。

牧城的身份牌花『色』是代表着杀戮的黑桃,他是那种会为了排名,而想办弄死玩家的人。

而希桃所以使用了这张技能牌,也是因为牧城当时想杀她。

她并没有选择,只要郑袖袖告诉了牧城真相,欺骗疯子的后果,只有一个死字。

希桃吸了一下鼻子,她只能去班长计涵的宿舍呆上一会儿,等门禁的时候再回去。

必须想办弄死郑袖袖,当脑海里浮现这一想法时,希桃的手心里渗出了冷汗。

而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太过流畅,在希桃想清楚的刹那,她已经在猜测郑袖袖的死亡条件了。

而很巧的是,她在计涵的桌子上看到了一面镜子。

她们宿舍当然也有镜子,女生爱美,不可能没有镜子。

只是她和郑袖袖都不怎么爱照,尤其是郑袖袖,几乎没有拿出来过。

当希桃看见计涵的镜子时,不知为何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班长,你贴面膜的时候,会不会对着镜子贴?”

计涵想也没想的回答:“那当然会对着镜子啊,不然贴歪了怎么办。”

希桃顿时笑了,“是啊,我怎么连这个都忘记了。”

为什他们一直找不到面膜呢?是因为面膜已经被主人贴在了脸上啊,只是粗心的主人忘记撕下了而已。

“班长,你的镜子能借我用一下?我的镜子不小心被我碰碎了。”

计涵正在洗衣服,双手湿漉漉的从水里伸出来,便让希桃自己拿。

希桃便拿走了镜子,甜甜谢就走了。

而再等到她彻底反应来的时候,郑袖袖已经死了。

希桃趁郑袖袖洗澡的功夫,将计涵的镜子摆在了她的桌上。

而正因为这面镜子是计涵的,郑袖袖没有见,并没有立即收起或是扔掉。

果是希桃的,郑袖袖会立刻扔掉,而她自己的,也只会收起来放好。

但是如果是陌生的镜子,郑袖袖会询问是谁的。

果然郑袖袖开口问希桃,而希桃老实回答了她以后,便一直用奇怪而害怕的眼神看着她。

这让郑袖袖觉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心里发『毛』。

“你干什?”

“袖袖,你的脸.....”

郑袖袖一愣,“我的脸怎么了?”

希桃演的很好,她被彻底的欺骗了。

当郑袖袖凑到镜子前,仔细端详自己的脸时,她突然发现,自己原本干净洁白的脸上,突然多了一层一层的白『色』覆盖物。

这些覆盖物厚厚的堆积在脸上,像是老树的树皮一样。

郑袖袖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脸,她不知道自己只是洗个澡的功夫,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她站起身看向希桃,希桃在看清她的脸时,吓了一跳。

郑袖袖这瞬间明白,她被这贱人算计了。

她刚想要开口说话,脸上却传来阵阵挠心的痒意。

郑袖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控制自己的双手,它们开始一层一层的撕扯着并不是面膜的面膜。

一层一层,像当初贴上去的那样,全部都撕下来。

直到最后一层白『色』的覆盖物消失,她的脸终于彻彻底底的干净了。

郑袖袖瞬间松了一口气,没事了,面膜撕掉了,她没有再敷着面膜了。

然而当她蓦然看见那张在镜中照应着的、血红『色』脸庞后,瞳孔猛的放大,心脏骤然停止了跳动。

原来黑板上的死亡陈述,真的只是一句简单的陈述。

既然敷着面膜,为什还要撕下来呢?

郑袖袖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希桃捏了捏发麻的指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而刚刚赶到的计涵,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你做了什?!”

--

宜图和江寒屿回到宿舍没多久,便到了宿舍楼落锁的时间。

宜图困的不行,使出最后一点力气爬上床,好在伤口没有崩开,他便安详的躺下了。

睡去前,他还没忘叮嘱江寒屿锁好房门。

虽然防不了宿管,但门外的脏东西最起码进不来。

304宿舍是这一层最早熄灯的一间,等304静下来之后,王晓磊所在的307还迟迟未熄灯。

王晓磊一早就上了床,而和他同一间宿舍的大叔罗齐与青年韩维,两人还在下面说着话。

他们的声音小,听不清在说些什,王晓磊也懒得知道,十八\\九和今晚郑袖袖的死有关。

牌场主互动区是对玩家开放的,牌场内的所有玩家都能看到互动留言,他们也知道了大概的经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