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第37章 第37章【 唯一正版请支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7章 第37章【 唯一正版请支持……(1 / 2)

希桃轻轻的到男人跟前一米左右的距离,便停下来。

她着那人与白天的冷漠完全不同的睡颜,温和而静谧。

谁又能想到在这安静的图书馆之外,是学生们惊恐的哭喊与尖叫,野兽的嘶吼与骨肉啃食的嘎吱嘎吱声,不断响起。

而男人却在这偏僻的角落里,睡得轻松惬意,毫无防备。

希桃有片刻的迟疑,这人真的是高级玩家么,为什么警惕如之低?

她已经快到跟前,可男人依旧毫无反应,仿佛睡的沉。

这倒让希桃顿时有些无从下手,她只能硬着头皮前试试。

“游、游易?”

女生干净轻软的声音,宛如小猫咪般呼唤。

男人没有醒,只是密长的睫『毛』微微颤颤。

希桃见状,便又加点音量,“游易,你怎么在这里睡着?”

她刚想前拍一拍男人宽厚的肩膀,但她还未来得及靠近,便见那人蹙起眉头。

江寒屿缓缓的睁开眼睛,茶『色』的眸子在光线不足的室内去漆黑一片,沉沉的读不出情绪。

当他的视线落在眼前白净乖巧的女生身时,希桃忍不住颤。

尽管她知道男人并没有实际做什么,但那股不容忽视的压迫感却让她难以呼吸。

希桃背在身的双手慢慢渗出冷汗,不仅仅是紧张的情绪在左右,还有面对未知强者的恐惧在拨着她的意志。

她捏紧手中的身份牌,眼前浮现出二阶使徒牌--强者的附庸品。

这张牌她只对牧城使用过一次,即使牧城那样疑深重的人,都会在牌的作用下,放松警惕。

这也得益希桃的外表只是一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越是狂妄自大的人,牌使用的效果会越好。

希桃并不解男人的秉,里有几分忐忑。

但她一想到这人几乎没有什么防范,紧张感顿时松不少。

越是警惕低的人,这张牌的效果会越好。

想到这,希桃轻咬嘴唇,斟酌着开口: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休息的,只是我刚刚在外面碰到韩维,他那东西选中,想要追捕我!”

“一时情急之下才跑到休息室.....我、我可以暂时呆在这里么?”

希桃说的这番话又急又快,神情略显恐惧与害怕,好似她真的韩维追到这里,慌解释一般。

而她面前的技能牌已然在空中微微发光,正处使用状态,距离使用成功还需要三到五秒的时间。

江寒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希桃,目光沉沉。

希桃脏狂跳不止,一次觉得这张牌的使用时间太长一点。

那人的眼神好似能穿过她的层层伪装,直接读取到她的真实内一般,这种打回原形的难堪感让她备受煎熬。

但即使这样,技能牌的释放状态依旧没有打断,秒数在倒计时。

希桃只能强忍着里的那股不适感,与男人对视。

【使徒牌释放中,无法取消状态,倒计时五、四、三、二——】

【二阶使徒牌释放失败!请持有者选择符合条件的目标释放!】

当她的面前猝不及防的弹出红『色』警告提示时,希桃眼里闪过一丝错愕。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不可能不符合使徒牌的使用条件啊!

这人已经强到可以屠杀npc的地步,怎么可能等级没有达到七级?

“你——”

希桃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一道黑『色』利刃般的东西朝着她的门面刺『射』而来。

希桃来不及躲闪,只能堪堪的偏过头,身体控制不住的朝倒去。

而红『色』的洞口早已在她身张开幽幽巨口,顷刻间将其吞没。

不过几秒的时间,寂静的教室里又只剩下男人一。

江寒屿缓缓的站起身,高挑优雅的身姿像是清晨悠然自得的子哥。

而原本希桃所在的位置只空余几根黑漆漆的羽『毛』,停滞片刻,便在原地泯灭的无影无踪。

“什么猫猫狗狗,都敢打我的主意。”

男人自顾自的说着话,寂寥的语气中却多几分不爽的郁闷。

安静的室内没有二人可以回应,他向窗外,那漫漫无止境的雪还在飘落。

黑『色』的雪地之,红『色』的血迹多的连大雪也来不及覆盖。

男人站在这里,脸不到任何一丝的情绪波,仿佛他根本不是这屠杀游戏中的一角,而只是身处事外的冷漠旁观者。

无趣极。

江寒屿的眼里闪过一丝厌『色』,他低头自己刚刚趴着睡觉的桌子,不是想再睡。

他与坐在王座之的大卫王冷淡的对视一眼,彼都从对方眼中到厌烦。

而眼前的游戏控制面板,干干净净没有一条多余的消息。

对话器没坏,配偶栏还实实在在写着宜图的名字,他却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像是抛弃般。

怎么回事,那么弱、又受伤的人能活到现在?

下一刻,江寒屿推开休息室的门。

---

事实,宜图也没想到自己的点会这么的背。

巨蜥选中的导盲犬已经换三四波,然而不知是巧合还是意外,每一次选中的学生都在宜图的周围。

这都使宜图怀疑,自己的预感是不是出问题。

伤口早在逃跑中裂开,红『色』的血渗透纱布,染红白『色』的校服。

宜图不得不找隐蔽的角落停下来,因为疼痛,他的额头全是细密的冷汗。

这样的大逃杀游戏,实在是太折磨人。

宜图坐在实验楼的楼道里,开始考虑不换地方的可能。

鬼知道下一次选中的导盲犬,会不会又是他周围区域里的一。

不过这样一来,也有唯一一好处。

那是如果宜图选为导盲犬的话,倒是非常好找到npc学生的位置。

他把这一路遇到的npc学生离开的方向,都记得清清楚楚,是为以防万一,自己选为导盲犬。

宜图一边思考着,一边双手死死的按在出血的伤口。

还是停一段时间吧,他实在不。

然而他的运气实在是不太好,无论与不,都能遇到人。

他在楼道休息还没有两分钟,便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在靠近。

即使那特意放轻作,但在这寂静的楼道里还是能听到一些响。

宜图想也没想立即站起来,他不知道来的是导盲犬还是学生,要是前者,那完。

他下楼的速度快,但身那人还是到他。

“时凌?”一道冷淡的女声在身响起。

宜图下意识回头一,来人一头简练的短发,正是班长计涵。

“别,我不是导盲犬。”

计涵察觉到他放在自己腿的目光,开口解释道。

宜图收回目光:“这次选中的人,你知道是谁么。”

计涵摇摇头,“应该是npc,如果是玩家的话,静不会这么小。”

宜图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两人没什么好叙旧的,更何况地点时间都不对。

他刚想和计涵告别,计涵却着他渗出血的腹部,不知在打量着什么。

宜图的警惕瞬间提起,现在他还受伤,即使计涵并不壮实,他也不一定能打得过。

更何况计涵一定还有技能牌在身,她要是想对自己手,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在宜图浑身都绷紧的时刻,计涵犹豫着开口道:

“时凌,你是系统分配给游易的配偶吧?”

宜图没想到她会问这件事,愣愣。

“你问这做什么?”

计涵一下,“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你的伤口裂成这样,明明行不便,但游易却不在你的身边。”

“游戏规则使然,我们不能呆在一处。”宜图皱眉,不明白她的意思。

“话虽如,但你们两人一直都未选中,他也没管过你的安危不是么。”计涵说。

宜图着她的眼眸平静如水,丝毫没有激起情绪。

“计涵,即使我没有他也能活下来。”

“我不知道你问这是什么意思,但我以为的配偶关系一直是势均力敌,而不是一方只能攀附另一方弱小的活着。”

“他不来,是我不需要他来,你懂么。”

听到这番话的计涵,明显愣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