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1 / 2)

六月中旬。

霍令仪一行终于抵达燕京。

她站在船头,风扬起底下月白色的裙摆,上头用金线织成的几朵金莲在这日头的照射下呈现几分鲜活模样。

杜若在身后轻轻劝着:“主子,船头风大”

她看着霍令仪单薄的身影,不知为何心下总觉得有几分异样,自打郡主上回在驿站醒来后,便有几分不同寻常明明人还是那个人,模样也还是那副模样,可这性子较起往昔却又显得有些不同。

比起以往,郡主的性子更加冷静,也更加沉着。

私下她与红玉也曾提起过,红玉倒是并未觉得有什么,临来却是说了一句“郡主心里怕是也不好受,世子年幼,王妃又是那样的性子府里的那几位可都还虎视眈眈瞧着。郡主若不再坚强些,只怕要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

杜若想到这,心下却是又沉沉叹了一口气

她把胳膊上挂着的披风重新替人系上,跟着是与人一道往前看去。

霍令仪的脊背挺得很直,她修长的指根轻轻抚过披风上绣着的牡丹花,眼却依旧往前看去天子脚下,一如往日般热闹,它不会因为少了什么人而有几分不同,这天啊还是那个天,这地啊也还是那个地。

“等进了城,便去梧桐巷把李神医请到府中”霍令仪收回指尖负于身后,她微微仰着头,长睫恰好挡住了眼中的思绪,跟着是一句:“他若不肯来,便说我在边陲寻了几个酿酒方子。”

杜若闻言却是一怔,不过她什么都未说,只低着头轻轻应了“是”。

霍令仪见此也就未再说什么,她仍旧看着那码头上的光景,眼瞧着那股子热闹越来越清晰,负于身后的手也就跟着越发收紧了几分。

希望她只是未雨绸缪了。

等船停

陆机才又出现,他依旧是一身程子衣的打扮,待见到霍令仪,他也未说什么,只是与她拱手一礼。

霍令仪便也什么都未说。

船上这几日,她一直拘于船舱之中,偶尔出来也不过是在这船头透透风。就如陆机所说,这船上的人的确不多,除了那位船夫和厨娘,就连陆机也不常出现更不必说那人了。只是霍令仪却知道,这船上的每一处地方只怕都隐着人。

那人位高权重,即便此次回来未曾透露什么风声,可又怎么可能只单单携一个陆机?

她朝陆机的方向屈身一礼,跟着是朝东厢的位置又打了个大礼

是为感谢。

既然他不愿表露身份,她自然也不会上赶着去见他霍令仪等打完礼便转身朝甲板走去,红玉和杜若忙跟着她一道往外走去。等下了船上了码头,她才朝身后的船只看去,船上已无一人,就连先前的陆机也早已不见。

红玉顺着她的眼看去,见到此景便轻声嘟囔道:“也不知这家主人是个什么来头,真是奇怪”

霍令仪却未再说话,她收回眼朝外头走去,口中是跟着淡淡一句:“走吧。”

东厢房。

陆机推门进去,待瞧见屏风后头的那道身影便又垂了眸,口中是跟着恭声一句:“主子,人已走了。”

他这话说完也未听人答,便稍稍掀了眼帘往前看去,船舱中的光线并不算明亮,却还是能透过这层白纱隐约瞧见个大概。屏风后头的那个身影端坐在塌上,他一手支着头瞧着模样像是在假寐,另一只手却握着那串紫光檀佛珠,正有一下没一下得轻轻拨动着。

陆机见此便又垂下了眼眸。

船舱无人说话便显得有些静谧,却是又过了许久,李怀瑾才开了口:“她可说了什么?”

“无”

陆机这话说完察觉到那人拨动佛珠的声音一滞,忙又跟了一句:“只是在走得时候,朝您这处打了个大礼很是恭敬。”

李怀瑾听到这话才轻轻“嗯”了一声,手中的佛珠也跟着重新拨动了起来:“倒还算乖巧,比起她那个父亲,聪明不少”他的声调依旧是清寂的,语句却带着一股子难得的闲适之意。

只是再闲适的话从他的口中出来还是变了个模样,不过也足够让陆机惊讶了。

待这话说完,李怀瑾便收起佛珠站起身,一身青袍长衫即便久坐也未见一丝褶皱:“走吧,去清平寺。”

“那李家”

“先不回。”

乌衣巷。

信王府正门。

霍令仪一路打马而来,等至正门才翻身下马。

门前的小厮乍然见到一人一马刚想问话,待见到她的身影却是一怔,跟着是忙跑了几步朝她打了一礼,口中是恭声一句:“郡主,您,您回来了。”

霍令仪淡淡应了一声,跟着便径直朝里头走去。

自打母亲和弟弟接连去世后,她就再未登过门,倒是未曾想到如今再入此门,却已是隔了一世光景只是霍令仪此时却无心情去看这府中光景。她得去看看她的母亲和弟弟,看看他们如今可一切都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