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章(1 / 2)

外间人流攒动

请安的请安,打帘的打帘,端得是一副忙碌喧闹景象。

屋中的人听到这个声音皆站了起来,霍令仪却似是未曾听到一般,仍旧半蹲在拔步床前她一双桃花美目微微低垂,长而又弯的乌睫恰好掩住了眼中的思绪,面上的神色看起来并未有什么变化,唯有那收紧的指根可以窥见她此时紊乱的心神。

即便时隔一世

霍令仪还是清晰得认出了这个声音是何人的

林老夫人,她的嫡亲祖母。

木头窗棂外的日头打进屋中,霍令仪仍旧低垂着眉目,她的身子一半隐于屋中的暗色之中,一半却暴露在那六月的日头之下听着外头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她的下颌开始收紧,就连唇线也跟着紧抿了几分。

“晏晏?”

许氏瞧见身侧的霍令仪还未曾起身,便又轻轻唤了她一声待瞧见霍令仪抬了头,许氏便朝她伸出了手,一双细弯的柳叶眉拢紧了几分,面上也跟着露出了一副担忧的情绪:“怎么了,可是累着了?”

霍令仪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只手,却未曾说话

许氏的手悬在半空之中,在这日头的照射下越发显得白皙而羸弱,她的手就如同她的性子一般,一样的柔软一样的温和霍令仪心下轻轻一叹。她敛尽了心下所有的思绪,跟着是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母妃的手心上。

待触及到那一份久别的温暖后

霍令仪稍稍蜷了几分指根,恰好把母妃的手包在了自己的手中这一世,她会好好的守护好母妃和弟弟,不会让他们再像前世那样以悲剧收场。

许氏自然也察觉到了,她侧头朝霍令仪看去

待瞧见霍令仪面上的笑容,许氏面上的担忧也跟着散去了不少,就连那一份笑容也多了几分安定。

那锦缎布帘早已被人打起。

一个年约五十余岁的老妇人由人搀扶着走了进来,她一身宝蓝色绣五蝠的锦缎华服,就连头上也簪着珠宝华翠,许是年轻的时候日子过得并不算安稳,即便如今浸于这富贵安和之中,面容却还是呈现出了几分老态。

她的步子走得很快,待瞧见床上躺着的那个小儿时,便又哭喊了起来:“我可怜的乖孙儿,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啊。”

林氏立于一侧屈膝朝人打了个礼,而后便走过去伸手扶住了林老夫人,口中是跟着一句劝慰:“母亲您别担心,令君打小就是个有福缘的孩子,不会有事的。”她一面说着话,一面却是朝霍令仪的方向看去,心下是有几分奇怪。

这若按着往日,小蹄子早就过来扶人了,今儿个却是怎么回事?

林老夫人一听林氏这话心下才松了口气

她握着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任由林氏扶着,眼却朝许氏的方向看去,待瞧见她这幅素容装扮,也不见她迎上前来,心下便越发生了几分不喜。她刚要斥责过去,却瞧见了许氏身边站着的霍令仪。

林老夫人先是一怔,没过一会,脸上的那副怒容便尽数散去

她看着霍令仪,朝她伸了手,连带着声音也跟着柔和了几分:“晏晏,你何时回来的?”

霍令仪听到这个声音,握着许氏的手便又收紧了几分

她平了心下这紊乱的思绪,待又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抬眼朝林老夫人看去,看着她面上未曾掩实的担忧,霍令仪心下止不住却是又叹了口气。

她朝人走了几步,终究还是伸手握住了林老夫人递过来的手。

待与人请过安

霍令仪口中是跟着说道:“祖母,我已遣人去请李神医过来了,您不必担心。”

“李神医?”

林老夫人自是知晓此人的。

李神医在燕京城的名声极响,可能请得动他的人却没几个这若是真能请他过来,倒是的确不必担心。

林氏立在林老夫人的另一侧,闻言却是轻笑着说了一句:“母亲,还是咱们的大姐儿有本事这前脚才进府,后脚便能把这李神医请进府中。”这话虽是寻常话,可听在旁人的耳中却多了几分别扭。

林老夫人闻言果真折了眉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