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9章(1 / 2)

霍令仪这一声恍如平地乍起的惊雷,击碎了那一池平静的春水。厢房里的人却是足足过了有一会的功夫才回过神来,她们皆抬眼看去便见那个手持锦缎布帘的人着一身黛紫色妆花织金纱竖领偏襟女袍,底下是一条牙白色仙鹤衔芝襕纱裙。

紫色贵重,若是寻常这个年纪的女儿家大抵是撑不起来的

可穿在霍令仪的身上却半分没有遮掩她的颜色,反倒是越发衬得她端贵庄重了几分。

屋中众人总算是回过神来,她们掩下面上的惊愕与心中的难堪齐齐与她屈膝一礼,口中是跟着一句:“给扶风郡主请安,郡主金安。”今日聚宴的大多是士族名门的贵女,自然也有不乏出自公侯府中的,可面对霍令仪这个上了皇家宝册金印的郡主却还是低了一分。

霍令仪闻言什么话也没说,她收回了握着布帘的手,而后是款步往里走去,待至郑福盈前她才伸手扶了一把,口中是跟着淡淡一句:“都起来吧。”

众人忙又谢了一声,才跟着起来。

霍令仪抬了手,杜若忙奉上一个锦盒,她把锦盒递给了郑福盈,是道:“路上拥堵,我来晚了今次是你的好日子,我祝你福寿安康,事事顺意。”

郑福盈忙笑着接过锦盒,闻言便柔声说了话:“你来就是,何必多费这起子心?”

她这话说完便把锦盒交到了身旁小侍的手中,而后便扶她入了座,待想起先前屋中几话,郑福盈的面上便又起了几分踌躇:“她们先前说得不过是玩笑话,令仪,你别放在心上。”

霍令仪闻言却只是轻轻笑了笑,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抽回了手。

身旁小侍奉上一盏楼中好茶,霍令仪便这样捧在手中,她伸手揭开了茶盖,那股子茶香伴随着热气也就跟着四溢出来:“先前我听有人说我不敢见人,我倒是奇怪,我有什么不敢见人的,嗯?”

她的声音很是平常,仿佛一丝波澜也未曾惊起,可先前说话的那等人却还是被这话惹得面色一红

这位扶风郡主往日就不是个好相处的,只是以前喜怒大多还形于色,可今儿个这无情无绪的一句话反倒是更加骇人几分。

霍令仪没听见声也未说什么,只是半垂了眉眼握着茶盏饮下一口热茶,氤氲热气盖了满面,她一双眉眼也跟着舒展开来茶是好茶,入口为涩,化开便为甘。

她素来尝惯了好物,今次却也免不得叹一声“好”。

等这一口好茶入喉,她才抬了头朝先前最早说话的那人看去:“朱幼慈,你倒是说说,我是为何才不敢来,嗯?”

为何?

你如今寡母幼弟的,府中中馈还握在一个侧妃身上,虽说天子恩厚未曾收回封荫厚赏,可这燕京城谁不知道往日赫赫有名的信王府,只怕是要泯于这燕京城中了,保不住日后也就跟如今那个英国公府一样。

这话谁都明白,可谁也不敢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