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5章(1 / 2)

锦瑟斋。

霍令仪和许氏坐在临窗的榻前,这阵子霍令君的身体越渐好了,自然也就不必时常在屋中拘着了只是许氏心中难免还有些担忧,因此不拘是在自己的院子里还是去外头,都得让人仔细看管着,没得又出了上回那样的事。

这会临榻的木头窗棂皆开着,恰好能瞧见院子里的光景

许氏眼看着在外玩闹的霍令君,眉眼温和,面上也跟着化开一道柔和的笑意:“我原本还担心历了那回事,令君会害怕,如今这样看着倒是挺好。”

霍令仪闻言也朝外头看去一眼,待瞧见那副鲜活样子,她的眉眼也泛开了一抹笑,口中也跟着说道:“令君到底是姓霍,即便年岁还小,可这血缘里牵扯的心性却是不会变得”待这话说完,她便把先前择完脉络的橘瓣递到了人跟前的盘子上。

“是啊”

许氏的声音很轻,一双眉眼却越发温和了几分。她看着院中霍令君的身影倒像是在透过他看着那个已不在这个世间的男人等再过几年,令君和他只怕是越发相像了。许氏想到这,心下也不知是怎样的感觉,即便时日已过去那么久,可每每午夜梦回的时候,她仿佛都能看到那人站在床边看着她。

可每每等她伸出手去,那个垂眸轻笑的男人便又消失在了这虚无之中。

几番缱绻与缠绵令得许氏的心头还是忍不住漾开一道轻叹,可她终归还是什么都没说她只是收回了眼朝霍令仪看去,身边的霍令仪仍旧弯着一段脖颈,一双修长的指根仍在摘弄着橘瓣上的脉络。

许氏看着她这幅模样,又看了看眼前这一盘橘瓣,倒也消了那股子愁绪意,轻轻笑了起来:“好了,已够吃了,这橘子虽甜可用多了难免也上火”

她这话说完见人放下手中最后一枚橘瓣,便又取过一旁放置的帕子握着霍令仪的手细细擦拭起来。等擦拭完,许氏思及先前容安斋发生的那些事,却是又停了一瞬才开了口:“林氏这回的确有了大过错,只是她到底与你祖母感情厚非。”

她一面说着话,一面是细细打量着霍令仪的面色:“如今你祖母既把这事揽了过去,可见是不想把这事闹大若是她处事不得你的心意,你也千万要忍着些,切莫和你祖母去吵去闹。”

许氏是知晓霍令仪的性子,何况此次犯事的又是林氏她还真怕晏晏会不管不顾闹上前去。

母亲虽然疼晏晏,可若真被晚辈这样抹了脸,难免也有些难堪为了一个林氏,折损她祖孙两人的情分委实没有这个必要。

她后话说得极慢,还带着几分未加掩饰的担忧。

霍令仪只听了一消便明白了,她轻轻笑了下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手却挽着许氏的胳膊连带着整个身子也跟着靠了过去,跟着才开了口,声音温和,眉眼含笑:“母亲放心,祖母是长辈,我又怎么会与她去闹?”

“那就好”

许氏听得这一句总归是松了口气。

她握着霍令仪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先前折起的眉心也跟着松了开来只是话却还带着几分犹疑:“虽说咱们信王府比起其他勋贵算不上富裕,可她居于这内宅后院,平素所需皆可从公中拿我实在不懂,她究竟是为何要去做这样的事?”

“不过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罢了”

霍令仪说这话的时候,微垂的眉眼还是忍不住沾了几分冷色林家本就不算富裕,当初林氏进府的时候虽说是抬足了嫁妆,可那其中虚虚实实的到底有多少珍贵东西,明眼人却是一眼就能看个通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