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7章(1 / 2)

霍令仪的步子走得很慢却也很稳,只是在思及旧日里父王的教导,她的心中终究还是忍不住生出几分愧疚父王自幼把她当做男儿养,他希望她能行得正坐得端。

前世,她就像父王所教导的一般。

可她最终又得到了什么呢?若是连自己的身边人都不能护住,即便她再是行正坐端又有什么用?以后的道路上她还会面对许多事,也许有一天她这双手也会真正地沾上旁人的鲜血,可她不敢惧更不敢退。

这四方天地人心太过复杂,阴谋诡谲更是层出不穷,若她退了惧了,她又岂能护得住母妃和弟弟?

霍令仪想到这脊背便又挺直了几分,在那日头的照射下,明明是暑气最热的时候,可她的背影却仿佛透着无边的寂寥。

昆仑斋。

玉竹正在帘外侍候,眼瞧着霍令仪远远走来,她忙迎了过来,恭恭敬敬朝人打了一礼,口中是跟着一句:“您来了。”自打上回连翘的事后,玉竹便知晓这位郡主不是个好惹的。可不,这才多少日子,竟是把林侧妃折腾成这幅样子。

府中但凡有眼见得都知晓,这府里的天是真得要变了。

她想到这态度便又多了几分恭谨,就连声音也越发谦顺了许多:“外边日头大,郡主且随奴进来吧。”

霍令仪闻言便笑了笑,她让杜若侯在外头,而后是由玉竹扶着她往里走去途中便听她轻声说道:“老夫人把侧妃的中馈大权给收回来了。”这事虽还未曾往外头说去,可霍令仪的心中却早已有了几分猜测。

不过玉竹的好意,她却是心领了因此霍令仪的步子虽然未停,口中却是言道一句“多谢”。

玉竹听到这话也松了口气,她轻轻笑了笑也未再说什么,只是一路引人进去。

等步入最后一道帘子

霍令仪便看到林老夫人歪坐靠塌上,许是昨儿个未曾睡好的缘故,她的眼下是一片乌青,面容更是疲倦不已。等听到屋中的声音林老夫人才睁开眼朝霍令仪看来,她朝人招了招手,声音略显喑哑:“晏晏来了。”

霍令仪忙朝人快走几步,等走到人前,她看着眼前人面上的苍老与疲态,心下止不住还是叹了口气。

她朝人屈膝一礼,口中是唤她一句:“祖母。”

林老夫人看着她面上的担忧倒是也露出了几分笑,她由人扶着坐起身,而后是握着霍令仪的手细细看了一回,口中是问道:“晏晏可曾怪过祖母?”

霍令仪骤然听到这一句还未曾有什么反应,便又听她继续说道:“林氏此次所犯即便被赶出府去也不为过,可我却因为她是我的侄女而对她百般维护晏晏心里是不是也怪祖母处事不公?”

“我的确不喜欢她,可也从未想过要把她赶出府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