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8章(1 / 1)

加入书签

九如巷,李家。

此时正是日头高升之际,李家的如松斋也已坐了满满一堂人。最上方坐着一个约莫五十余岁的老妇人,她穿着一件紫藤灰绣仙鹤衔芝的圆领袍,头发盘成一个髻额前还戴着一个宝蓝色的抹额,身上虽无多少饰物看起来却自带几分华贵。

这位老妇人正是定国公府的老国公夫人

因着姓程,旁人便又尊称她一声“程老夫人”。

程老夫人的手中握着一串黑檀佛珠,一张如银盘般的脸上也挂着笑,凭得又显露出几分亲和。虽然因为年岁的缘故她的面容还是呈现出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可还是能从其中窥见出几分她年轻时的美貌。

此时她便笑看着底下的这些小辈孩子。

李家子嗣比起别的家族虽算不得多,只是因着三代同堂的缘故倒也有几分热闹。程老夫人又惯来喜欢小辈,自然也从来不拘着他们说什么,按着她的话来说“家里就是该热热闹闹的,若是这个也不准说,那个也不准做,瞧起来也怪是无聊的。”

因此李家的这份热闹比起别的士族门第便又多了几分鲜活亲近。打先儿李家两位爷已经请过安去上朝了,这会屋中便只余几个女眷和小辈陪着程老夫人逗趣,说起话来自然也就不必再遮掩什么。

等底下热闹了一回,程老夫人便笑握着佛珠问李安清:“我听说你今儿个单请了信王府的那位扶风郡主来做客?你往日不是最不喜欢与这燕京城中的世家小姐来往,这回倒是怎么了?”

李安清原先坐在椅子上吃着杏果,闻言便握着帕子拭了回手,一张娇俏的小脸也顺势朝程老夫人看去,红唇一张一合,说出来的话带着几分娇娇味道:“祖母您是不知道霍家那位姐姐是如何的厉害”

她这话说完也不见停,继续笑着夸赞起霍令仪:“往日未曾见过的时候,我也只当她是个不好相处的娇贵性子,如今才知晓这人好不好还是得相处过才知道。”

李家二爷李怀彦早年在外任职,其一家妻女自然也都陪着在外。

直到去岁的时候,李怀彦被天子擢升为任鸿胪寺卿,他们一家人才得以回到燕京。

起初的时候程老夫人也替李安清置办过不少宴会,为得就是想让她结交几个手帕交,没得日后在家中待着无聊可李安清性子向来直爽,最不耐和一群贵女待在一处讨论脂粉讨论衣裳,不仅没处几个手帕交,反倒是把能得罪的都得罪了一遍。

好在她身份贵重,旁人即便心中再不喜她明面上却也不会多说什么。

只是这一来二去,原先想陪她一道玩闹的人终归还是少了,李安清更是乏于这起子无趣的宴会,不再赴宴。

如今回到这燕京城已一年有余,李安清却是连一个手帕交也没有,且不说平素主动邀人来家里了,就连口中也从来不曾谈论过一人因此今儿个她这番未加掩饰得夸赞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程老夫人面上也带着几分疑惑,信王府的那个小丫头她也是知道的,的确是个出色的丫头,只是脾气难免倨傲了些倒是未曾想到竟入了她这位宝贝孙女的眼。

许是觉得有趣,程老夫人把佛珠朝腕上一套,跟着开口问道:“倒是难得见你夸人,你倒说说她如何厉害了?”

李安清见他们都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便笑着清了清嗓子,跟着是把上回飞光楼的事说了一遭:“祖母,您不知道,霍姐姐那话一出,整个屋子里都没人再敢说话了原先想着要压上一回的贵女们都羞愧得垂了脸请了罪。”

“我在这燕京城见了这么多人,还从未有人像她这样比起那些口腹蜜剑的人可好多了。”

李安清前话虽停,可余音却还在

众人念着她先前所说的“我父王薨逝为得是护住边城几万子民的平安,我固然伤心,可我霍家儿女绝不是那等把自己囚于府中不敢见人的庸庸之辈!”这话即便是在口中轻抹慢捻,都能察觉出那一份掷地有声的气势。

程老夫人放下手中的茶盏,看着李安清的面上仍旧挂着笑:“倒也怪不得你对她如此夸赞了”这样的话出自一个闺阁女子的口中本就不多见,何况她一介弱女在经历父亲刚刚去世的悲痛,却还能在人前如此说道更是难得。

“的确是个好姑娘”

说话的是一位长相明艳大气的妇人。

她穿着一身大红圆领袍,与时下内宅妇人的不同,她的模样却要稍显英气气妇人正是李安清的母亲,李家的二夫人郑宜和。她也是出生武将世家,如今父亲任朝中的兵部尚书,年轻的时候也时常打马扬长街,只是成婚之后有了孩子这才拘了些。

郑宜和一面说着话,一面是朝李安清看去:“怪不得你自打那日从飞光楼回来便对这位扶风郡主时时夸赞,就连我也忍不住想见一见这位郡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她这话说完便又轻轻哀叹了一声:“可惜我没个儿子,若不然就该把这位好姑娘先早早定了下来。”

“你有所不知”程老夫人一面笑着捧茶喝了一口,一面是看着郑宜和说道:“这霍家和柳家虽然并未定亲,可私下早已有要做姻亲的打算,若不然这样的好姑娘只怕早就被人踏破了门槛了。”

她这话说完,郑宜和还未曾接话,倒是李安清笑盈盈得接过了话:“祖母若真有意思倒不如去争取一番,柳家这不是还没下聘吗,谁说霍姐姐就一定要嫁给他了?”她说完便趁着旁人没个注意朝身边男子那处低声附了一句话:“哥哥,你说是不是?”

李安和原先正在念着霍令仪说的话,骤然听到耳畔传来这一句,他那副耳垂顿时就红了一番,好在他坐得最是靠边,旁人也未曾注意到。

等平了心下思绪,李安和才抬了一张如山明水秀般的清隽面容,他一双温润的眸子带着几分无奈,虽然未曾说话,只是眼中意思却已分明不可胡乱说道,姑娘家的婚事,哪里能这样被他们拿来说道?

只是他想是这样想,可这颗心却还是免不得有些意动。

是啊,她还未曾定亲呢

谁说她就一定就要嫁给柳予安了?

李安和想到这便垂了一双眉眼,月白色宽袖下的手也跟着稍稍蜷起了几分。

李安清看着自家堂哥这幅模样,一双眉眼便又忍不住泛开了些许笑,她是真的喜欢霍姐姐。她长这么大瞧见过的人也有不少,却是头一回有这样对胃口的人,若是堂哥能娶到霍姐姐,日后待在一个府中低头不见抬头见自然是再方便不过了她想到这止不住便又想开口怂恿人几分。

自己这位堂哥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君子了些。

为人君子是好事,可若是要娶媳妇可不能只这样尤其还是霍姐姐那样的性子,身边围绕着这么多出色的人物,堂哥的性子虽好,只怕也难免有些落俗了。她这面还在想着如何替霍姐姐和堂哥引线,便听到身旁母亲没好气得开了口:“你这个丫头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郑宜和一面是没好气得伸出手点了点李安清的额头,口中是跟着一句:“好不容易才交到这么一个合眼缘的,可没得胡说八道把人给吓跑了。”

“阿娘,疼呢”

李安清一时未曾注意到,便被人戳了几下。她忙捧着额头避开了人的手,一面是朝座上的程老夫人娇声告起了状:“祖母,阿娘欺负我。”

程老夫人闻言却也只是笑看着她,闻言便道:“是该打,你纵然与她关系再好,有些事却还是得避讳着”女儿家的婚事她们私下说说已是不该,哪里还能这般讨论?

屋中因着李安清一番闹趣,自然是热闹非凡。

没过一会,一个身穿松花色比甲的丫鬟却打了帘子走了进来,她朝程老夫人打了一礼,口中是跟着恭声一句:“老夫人,三爷归家了。”

这一句话刚落,屋中便静了一瞬三爷,李怀瑾,归家了?

自打三年前老定国公去世,李怀瑾便离开燕京去了故土为父守孝,这三年程老夫人不知写了多少书信也未能把人盼回来因此骤然听到这个名字,她却是先怔了一回。

等怔楞过后,程老夫人便激动地站起了身,口中忙跟着一句:“快,快让他进来。”

身旁侍立的丫鬟见她起来忙伸手搀扶了一把,屋中其余人自然也都跟着一道站起了身。

没一会功夫,帘子便又被人打了起来,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走了进来,外间的日头此时正好打在他的身上凭得又渡了一层光,一时之间竟让人有些看不清切他的面容。

等到那帘子落下,众人才得以窥见他的面容。

李怀瑾天生一双丹凤眼,眼内勾外翘偏又细长,虽然面容看起来温润,薄唇却因为时常紧抿的缘故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他的步子迈得很大,可衣裳却没有一丝乱,等到程老夫人跟前,他便直直跪了下来给人磕了头:“不孝儿给母亲请安。”

“快,快起来!”程老夫人眼看着李怀瑾这幅模样,一双眼眶便又红了几分,她忙要伸手去扶,只是李怀瑾却还是按着规矩朝人磕了三个头才站起身,跟着他便又朝姚淑卿、郑宜和两人拱手一礼,口中是道:“大嫂、二嫂。”

等到这屋中礼数都尽全了

程老夫人才握着李怀瑾的手坐下,她是细细看了回人,口中跟着一句:“瘦了。”

其实她还有一话却未曾说出口,不仅瘦了,瞧着也变了许多。上回离开的时候,李怀瑾也不过二十二岁,彼时他才入内阁不久最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如今三年时光转瞬而过,眼前人看起来也变了许多。

若真要说变了什么?

大概便是这一副性子更加内敛了,看起来也更加让人觉得高深莫测了三年前的李怀瑾虽然沉默寡言,可程老夫人大抵还能猜透几分他的想法。可如今,即便眼前人是温和笑着的,程老夫人却也猜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要做什么。

她想到这心下便又忍不住哀叹了一声。

李怀瑾闻言却只是轻轻笑了笑:“许是母亲许久未见,才会觉得我瘦了,淮安多鱼鲜,儿倒觉得还胖了些”他这话说完便又笑跟着一句:“先前来时听母亲这处笑语晏晏,倒不知是有什么趣事?”

程老夫人听他所问,便又把先前李安清说起霍令仪的事又说上了一回等说完她才又笑着跟了一句:“这个小丫头人小鬼大,还让我去向霍家提亲可惜了,霍家这个丫头若不是早就被柳家定下了,我心中倒还真有几分意思。”

她说到这便又朝李怀瑾看去,心下不免又有几分愁绪

相较长孙的婚事,她更关心的还是李怀瑾其他人这个年纪早就娶妻生子了,偏偏他还是孑然一身。

李怀瑾自然也察觉到了程老夫人面上的异样,他心中清明也未说什么,只是握着佛珠笑了笑。不过念及那个小丫头,即便是李怀瑾也不免生出几分惊诧,他倒是未曾想到一个内宅中的小姑娘竟然还有几分这样的见地。

只是想着她能单身匹马的往边城去,只这份胆量就不是寻常女子可比。

李怀瑾想到这便又觉得没什么可以惊诧的了。

九如巷的小道上正有一辆马车朝李家而去。

马车通身皆用乌木而制,看起来很是精贵,外悬的木牌上还刻着一个“霍”字,正是霍令仪的马车。

马车内,霍令仪手握一本账册正在翻阅着,打前几日林氏已把早些亏空的银钱尽数补上了,林老夫人遣人去一一盘点了又找人重新做了账本,此时霍令仪便是在查阅这其中可还有什么遗漏或是不对的地方。

杜若跪坐在一侧,她的手中握着一柄团扇正在轻轻晃打着,眼看着账本上的内容,口中是一句:“若不是合欢禀了此事,只怕谁也不会知道咱们这位侧妃娘娘竟有这样大的胆子。不过三年竟已从公中取走了数万两,这若是把中馈一直托付在她的手中,即便日后世子坐上那个位置,只怕留给他的也所剩无几。”

她说及此还是忍不住拧了眉心:“这回,真是便宜她了。”

这样的妇人真该赶出去一了百了才是。

霍令仪闻言也只是轻轻笑了笑,她未曾抬头仍旧翻阅着手中的账册,口中却是说道:“没什么便宜不便宜的,林氏家底本就不厚,为了还上这几万两,她把自己那几个铺子也盘得差不多了”

她说到这,等看完最后一笔才合了账本抬了眼杜若顺势把先前凉在一侧的茶水奉了过来。

霍令仪接了过来饮用了一口,等喉间润了,她才又跟着一句:“经历了这一番得失,只怕这林氏日后的日子还难捱着呢。”这世间之物,哪个不需用钱?日后这霍令德的嫁妆,霍令章的前程可都和这银两扯着关系呢。

即便林氏还留在府中那又如何?

这信王府的天啊早在她回来的那一日就已经变了。

林氏日后的日子只会比如今还要难过,她会让林氏知道什么叫做仰人鼻息,也会让她分清这王府之中究竟是谁说了算。母亲性子柔和不愿去争,可她却没那么好说话,前世林氏是如何对她们的,今生她会一点点把不该属于林氏的荣耀一点一点取回来。

杜若闻言倒也细细想了一回,是啊,经历了这样一番大起大落、从有到无,这林侧妃以后的日子的确难熬。她想到这便也未再说什么,只是伸手打了半边车帘朝外头看了一眼,跟着回头说道:“郡主,快到了。”

霍令仪正闭目养神,闻言握着茶盏的手却是一顿。她想着之后也许会遇见的那些人,心下还是忍不住漾出一声长叹不过她终归还是什么都未说,只是把手中的茶盏重新落在了茶案上。

马车没一会功夫便平稳停下了。

杜若扶着她走下马车,门前早已有丫鬟等候,瞧见她们忙迎了过来来人是李安清的大丫鬟,上回在飞光楼中她也是在的。这会便笑着先和霍令仪先打了个礼,口中跟着恭声一句:“您来了,小姐已遣人来问了好几遍,若不是夫人拦着只怕这会便要亲自来接您了。”

霍令仪闻言虽未说什么,眉眼倒也泛开了一抹笑,这也的确像是李安清会做的事。

丫鬟笑着在前引路,霍令仪便由杜若扶着继续往前走去,只是临来迈上阶梯的时候,她还是朝那块高高悬挂的门匾看去一眼“定国公府”谁又会知道,前世她最后的归宿竟然会是这儿呢?

其实也还没有过去多久

可或许是因为隔了一世的缘故,霍令仪的心中却有几分恍然的感觉,倒像是做了一场黄梁大梦似得。

杜若察觉到她止步便轻声唤了她一声:“郡主,怎么了?”

“没事”霍令仪回过神,她连下了心思重新迈开步子往前走去,口中是一句:“走吧。”

李家的院落打理得很是好看,大抵是因为书香门第的缘故,比起别的士族便又多了几分雅致每处院落的名字都很是好听,白墙青瓦的壁上还题有不少字画。一路穿花拂柳,待迈入月门穿过小道还有假山园林,一旁池中荷花开得正好,底下还有锦鲤摆尾游动,端得是一副鲜活景象。

丫鬟一路走着,一面是提醒她小心脚下,时不时也会说上几句趣话,大抵是说起这园中有哪处好玩的地方,一副尽心尽责的模样。

霍令仪一概听完却也只是笑笑,若说这李家哪处好玩,哪处有趣,其实她又怎会不知?当初她嫁给李怀瑾名声虽不好听,可李家众人待她却是极好的,程老夫人更是拿她当心肝儿待着

当年这府中哪处好玩,哪处有趣?程老夫人皆与她说过,余后更是让李怀瑾带着她一一赏玩过。

其实前世她的性子还是过于冷清了些,平白受了他们这么多好却从未想过要付出些什么那个时候,她这颗心啊被不公和怨恨掩埋得太深,以至于就连身边人的好也从未看到,或许看到了,只是不愿去多想。

若是今生有机会的话,她也愿意待这些旧人好一些。

丫鬟还在柔声说着,只是不知说到了哪话一停,跟着声也变了调,却是带着几分格外的恭敬:“奴给三爷请安。”

三爷?

李怀瑾?

霍令仪听到这个名字,放在杜若胳膊上的手还是一僵,她循声往前看去便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他穿着一身青色长袍,身上并无半点饰物,唯有那一串紫光檀的佛珠仍旧握在手中不曾离身。

相隔一世

她终于还是见到了他。

李怀瑾就这样站在不远处,站在这天地之间,身后是苍翠园林、湛蓝天空而他面容沉寂、薄唇紧抿,依旧是旧时岁月里的模样。在霍令仪的记忆里,仿佛从未见李怀瑾笑过,这个男人即便看起来再是温和,却从来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好说话的。

唯有一次

那是一个冬日的夜里,又黑又冷,她穿着一身婚服站在李怀瑾的身前,羸弱而又卑微。那不是她头一回见到李怀瑾,却是头一次以那样的身份站在他的跟前,卑微得恍如尘埃一般。

霍令仪想,那一定是她一生之中最不愿记起的日子,她一生骄傲,却在最期待的新婚夜里成了全城的笑柄。

那个时候她在想什么?或许什么都没想,因为恨早已淹没了她的心。

青梅竹马长大的柳予安在新婚之夜为了前程不管不顾把她抛弃,他甚至不管她的死活,只是让人把她带到了李怀瑾的跟前。

那个时候的她什么都没有,她的亲人都死了,就连信王府也落到了霍令章的头上即便她还有着郡主的身份,可又有什么用?

郡主这个身份在上位者高兴的时候或许会带给她带来荣耀,可若是上位者不高兴,那么这个所谓郡主的头衔也不过是空有虚名罢了。

何况朝堂之中的博弈,一个女人的身份地位根本算不了什么。

那个时候,她想过杀了柳予安,想过和他同归于尽,这个畜生竟然敢如此对她,可她的功夫哪里敌得过有亲卫保护的柳予安?她也想过逃跑,只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又能跑到哪里去?

她甚至连死都不能。

柳予安和她说“若是你不去,那么太子不会放过英国公府”霍令仪虽然不喜欢她那个舅舅,可许家终归是母亲的娘家。何况不管舅舅如何,舅母还有表哥表姐却是好的,难不成要因为她的缘故置他们于不利之地?

所以霍令仪屈服了,她站在李怀瑾的跟前,强撑着全身的力气抬头看他她想过许多话,可临来张口却还是一句:“首辅大人若真的不愿,只把我扔在此处便是。”她始终还是骄傲的,说不出求人的话。

何况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的柔弱有时或许有用,只是在涉及自己权势地位的时候,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柳予安不就是如此吗?

霍令仪记得,那夜站在她身前的李怀瑾一直低垂着一双眉目默声不语,她以为李怀瑾会转身离去,这天下、这世上,想嫁给李怀瑾的人数不胜数,他又怎么会要一个已成过婚的女人?

可他却未曾离开,反倒朝她伸出手对她说:“走吧。”

走吧

那是李怀瑾和她说过的第一句话。

他的声音是清冷的,可他的掌心却是温热的李怀瑾就这样领着她穿过这黑沉的夜色,穿过这寂寥的冬日,一路同行,未曾松开握着她的手。

霍令仪看着李怀瑾的时候,李怀瑾也在看她。

七月的风是温热的,拂过霍令仪的裙角露出了那十二幅石榴裙上用金线绣着的几只穿花蝴蝶,衣裙翩跹,就连那蝴蝶仿佛也成了活物一般,在这半空之中飞扬着。即便是李怀瑾这样冷情冷心的人在看到霍令仪的时候也忍不住神色微动,大抵这世间许多盛名其实难副,可霍令仪这“燕京第一美人”的称号却没有丝毫偏差。

她担得上。

这天下的美人有许多种,捧花轻嗅是素雅的美,金钗华裙是富贵的美,画舫歌女一曲靡靡之音是妖娆的美。

可霍令仪的美却不是其中的任何一种。

她的容色是明艳的,一双桃花多情目,两弯远山青黛眉即便只是这样一幅干干净净的素容,却也比得过那皇城多宝楼中的任何一支牡丹。可她的性子却是清冷的,是凛冽不可侵犯的,她不似内宅后院中的其他女子柔和。眼前这个小丫头仿佛把自己裹了一层又一层,不肯让人去窥见她的内心。

这样明艳的容色配着这样一幅凛冽的性子,才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霍令仪。

真是有趣啊。

李怀瑾的心中难得生了几分趣味,他往日也是见过霍令仪的,皇城宫闺的夜宴之上,她就站在霍安北的身边,那个时候她年岁虽小却已难掩容色只是那会她的性子还不似如今这般,他瞧过自然也就抛于脑后了。

只是不知究竟是何缘故才能让当初那样一个小丫头变成如此这幅模样?单单只是因为霍安北的死?

李怀瑾却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两人就这样对望着,一时之间竟然谁也未曾说话,直到远处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霍姐姐”却是李安清过来了。

霍令仪听到这个声响终于回过了神,她往另一处看去便见李安清正朝她快步走来李安清走得很快,没一会就走到了霍令仪的跟前,她也是直到走近才瞧见自家那位三叔也在。

李安清原先面上的笑尽数收敛,就连步子也忍不住迈小了几分,她恭恭敬敬朝李怀瑾打了一礼,声音也格外乖巧:“三叔。”

家中这几个长辈,李安清谁也不怕,就连如今任国公爷、素来寡言的大伯她都不怕,却独独怕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三叔。

她这个三叔虽说看起来温尔雅,可李安清却从来不敢对他放肆。

其实不止是她,这府中上下还真没有人敢对李怀瑾放肆,或许是因为他那一份不怒自威的气势,又或是他身上本身就带着的贵气,让人连直视都不敢,更遑论放肆了?

李怀瑾闻声也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他收回了放在霍令仪身上的眼神,却是什么都未说径直朝小道走去。

直到李怀瑾离开,李安清才松了一口气,她重新握住霍令仪的手,口中是一句:“霍姐姐,没吓到你吧我三叔就是这个性子,你别介意。”

她还真怕霍令仪介意,日后连她家的门都不肯登了。

霍令仪闻言却是忍不住有些失笑,她倒是没觉得什么,或许是因为有过那一年的相处,她倒是没觉得李怀瑾有多么可怕。不过霍令仪看着李怀瑾离去的方向,她还是不明白前世李怀瑾究竟为何会带她走?

若说贪图她的容色

可那一年,他却从未动过她一分一毫。

既如此,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值得李怀瑾废了他那身清名来娶她呢?这些话,其实前世她就想问李怀瑾了,只是每每思及此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到得后头,这人便死了,她也就再也问不到答案了。

李安清未听到霍令仪的回答,又见她一副失神模样便又轻轻唤了她一声:“霍姐姐?”

“嗯?”

霍令仪回过神,她看着李安清面上的担忧,倒也知晓她在想什么她什么都未说,只是握着李安清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口中是跟着一句:“没事,我们走吧。”

李安清听得这话,又见霍令仪的面上果然没有旁的情绪才松了一口气她生性乐观为人又素来直爽,这会便笑挽着霍令仪的胳膊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李安清所住的地方名唤月出楼,不同别府闺绣所住的屋子,她住得却是两层楼高的绣楼,位置也极好,若在二楼往下看去的时候,大抵能把这李家的景致皆收于眼中。

这处原是李家那位早逝姑太太李清欢的故居,自打李安清去岁归府,程老夫人便又着人替她重新拾掇了一回。

李安清对这绣楼格外满意,这会便领着霍令仪逛着,一面是笑着与她说道:“打小我就想住这儿了,只是那会母亲嫌我年岁小不肯让我单住,后头我们一家又去了外头去岁回来的时候,祖母说是要把这绣楼给我的时候,当真是把我高兴坏了。”

这也难怪李安清会如此高兴。

这绣楼虽久未住人,可不管是外处还是里头都保护得极好,外头的红木梁上皆刻有壁画,里头的家具大抵已经了一段尘封的岁月却半分都不显旧,反倒是因为这年岁的缘故越发呈现出几分奢华之态。

李家行事素来低调,即便是内宅屋中也鲜少有铺张浪费的。

可这位姑太太的屋子却算得上是样样精致,件件华贵,可见这位姑太太早年还在的时候就格外受宠霍令仪对李清欢的了解其实并不算多,她进府也不过一年,平时也鲜少会有去打听旁人事情的爱好,倒是从红玉口中听过一回,却是说这位姑太太死得时候才十七岁。

那个时候,霍令仪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还是存了几分叹息。

十七岁

多好的年纪啊,竟然就这样香消玉损了。

未曾留下一子半女,就连婚嫁也不曾,竟就这样去了。

李安清先前还在与霍令仪说起这屋子里的趣件,这其中有不少都是李清欢的旧物,自然也有些是李安清从外边带来的稀罕物件只是迟迟未听到人说话,只当人是厌烦了,便止了话头小声问道:“霍姐姐,可是我说得太多,你听烦了?”

她这话说完又有几分不好意思,连带着小脸也红了几分:“你莫介意我阿娘就时常说我,若是起个头就没完没了,你若是觉得烦了我们便去楼下用茶。”

“你说得很好”

霍令仪握着李安清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口中也跟着一句:“这些东西我的确未曾见过,倒是头回开了眼界。”她这话却并没有半点虚词,李家二爷李怀彦如今任鸿胪寺卿掌四夷朝贡,瞧见的好东西自然不少,李安清这屋子里的物件的确算得上是稀罕。

李安清听她这话才松了口气,她可是头回交友,还真怕霍令仪觉得她烦了。

她似是想到什么也不准人跟着挽着霍令仪的胳膊走上了二楼,临来却又让她稍候,自己便从一个箱笼之中取出了一副画卷捧到了霍令仪的跟前那画卷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了,保护得却极好。

霍令仪看李安清这幅神神秘秘的模样,还当她是要给自己看什么稀世名画,心中自然有几分好奇她可是记得,李安清与她一样最不喜这些书画之物。

她也未曾说什么,只是随着李安清的动作朝那画上看去,一面是听李安清小声说着:“这画是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我从一个花瓶中寻见的,问了身边的嬷嬷才知晓这画上的人就是我那位早逝的姑太太”

“说来也奇怪,我在家中极少听见长辈说起姑太太,往日更是连一副画像也未曾瞧见。”

“上回嬷嬷还让我把这画烧掉,我觉着可惜便私下留下来了”李安清的声调虽然轻,却还是带着几分可惜:“李家这几代总共也就出了我和姑太太两个姑娘,怎得姑太太长得这么好看,我却是半点也没承到?”

霍令仪看她这幅作态不免失笑出声,她顺着李安清的话朝眼前这副画看去画上的女子约莫也不过十五、六岁,正是女子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年岁。

这的确是一位美人,生动而又鲜活的美人。

不同霍令仪的美

画中的女子是娇俏的美,眉目秋波,樱口红唇,她只这样站着看着你就让人忍不住想把这世间的好东西捧到她的眼前。

霍令仪的眼一点又一点磨过那幅画,耳听着李安清在耳边说道,她时不时也应上一声,却在看到画上女子腰间所系的香囊时止了声即便年岁久远,可这幅画大抵出自天下大家之中,无论是衣服上的纹路,还是扇上的花样皆清晰可见。

这只香囊

霍令仪轻拧了眉心,她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

只是还不等她再细细看上一回,底下便传来丫鬟的轻禀,却是李家这位二夫人请她们过去李安清生怕人上来自然不敢耽搁,忙把手中的画一收又细细放到了老位置,便拉着霍令仪下去了。

等到霍令仪回去的时候也是日暮四斜的时候了,李安清亲自送她出的府,只是还未至门口倒是又遇见了一个人却是李家这一辈的大公子李安和。

李安和看起来似是有些局促就连双耳也泛着红,却还是走了过来朝她们打了一礼。

李安清看着他,脸上的笑便又浓了几分,她仍旧挽着霍令仪的胳膊一面是笑着与她介绍起人。

霍令仪闻言也只是笑了笑,她朝李安和点了点头未说什么

天色已迟,九如巷和乌衣巷的距离虽算不上远却也不近,霍令仪不等李安清再说什么便告了辞。

李安清虽然觉得可惜,只是天色已晚她也不好阻拦,只相约过几日再叙便放人走了。

霍令仪由杜若扶着她往外走去,等上了马车,杜若把车帘落下才开口说道:“这位李大公子瞧起来和外界所说的倒是不同。”

外界常言这位李大公子风光霁月有神仙之姿,可先前瞧着却像是个愣头青似得。

还有一话,她却未曾说

虽然不过那会功夫,可那位李大公子朝郡主看过来的眼神却有些不寻常,倒像是喜欢郡主似得。

“这世间传言的确有许多虚虚实实的地方,不过这位李大公子却是个不错的”当年她以那样的身份嫁给李怀瑾自然免不得受些冷言冷语,有一回在外头的时候,还是这位李大公子过来帮了她。

平素温润的清贵公子,那回却是句句诛心,直把那姑娘惹哭了才停。

只是后来,他看向她的时候哪里还有先前那副凛然义气?脸红耳臊得,连句“婶婶”也喊不全。

霍令仪想到这便又轻轻笑了一回。

“主子,人已走了。”

陆机朝眼前人拱手一礼,待这话落,口中是又跟着一句:“走的时候,大公子也去送了,属下看着大公子那副样子倒像是对信王府那位小主子有意。”

李怀瑾仍旧立在廊下,外头是日暮晚霞的天,而他就这样负手看着,却是过了许久才开口说了句无边无际的话:“柳家的确不是一个好的归处。”

“那”

“先看看吧。”

作者有话要说:肥章奉上,明天的更新还是在凌晨零点哦,仍旧会有红包雨我们的男女主终于真正意义上见面了,真的是非常不容易了!虽然还是没有说过一句话,不过我相信说话牵手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啦,哈哈哈

PS:这里提及的李清欢是李家太爷已经故去的老定国公的胞妹,和程老夫人同辈,所以用得是姑太太的称号应该是木有错吧,对于这些称呼永远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懵,这个人物虽然已经仙逝了,但是戏份还是很重的,大家可以合理猜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