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8章(2 / 2)

她终于还是见到了他。

李怀瑾就这样站在不远处,站在这天地之间,身后是苍翠园林、湛蓝天空而他面容沉寂、薄唇紧抿,依旧是旧时岁月里的模样。在霍令仪的记忆里,仿佛从未见李怀瑾笑过,这个男人即便看起来再是温和,却从来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好说话的。

唯有一次

那是一个冬日的夜里,又黑又冷,她穿着一身婚服站在李怀瑾的身前,羸弱而又卑微。那不是她头一回见到李怀瑾,却是头一次以那样的身份站在他的跟前,卑微得恍如尘埃一般。

霍令仪想,那一定是她一生之中最不愿记起的日子,她一生骄傲,却在最期待的新婚夜里成了全城的笑柄。

那个时候她在想什么?或许什么都没想,因为恨早已淹没了她的心。

青梅竹马长大的柳予安在新婚之夜为了前程不管不顾把她抛弃,他甚至不管她的死活,只是让人把她带到了李怀瑾的跟前。

那个时候的她什么都没有,她的亲人都死了,就连信王府也落到了霍令章的头上即便她还有着郡主的身份,可又有什么用?

郡主这个身份在上位者高兴的时候或许会带给她带来荣耀,可若是上位者不高兴,那么这个所谓郡主的头衔也不过是空有虚名罢了。

何况朝堂之中的博弈,一个女人的身份地位根本算不了什么。

那个时候,她想过杀了柳予安,想过和他同归于尽,这个畜生竟然敢如此对她,可她的功夫哪里敌得过有亲卫保护的柳予安?她也想过逃跑,只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又能跑到哪里去?

她甚至连死都不能。

柳予安和她说“若是你不去,那么太子不会放过英国公府”霍令仪虽然不喜欢她那个舅舅,可许家终归是母亲的娘家。何况不管舅舅如何,舅母还有表哥表姐却是好的,难不成要因为她的缘故置他们于不利之地?

所以霍令仪屈服了,她站在李怀瑾的跟前,强撑着全身的力气抬头看他她想过许多话,可临来张口却还是一句:“首辅大人若真的不愿,只把我扔在此处便是。”她始终还是骄傲的,说不出求人的话。

何况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的柔弱有时或许有用,只是在涉及自己权势地位的时候,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柳予安不就是如此吗?

霍令仪记得,那夜站在她身前的李怀瑾一直低垂着一双眉目默声不语,她以为李怀瑾会转身离去,这天下、这世上,想嫁给李怀瑾的人数不胜数,他又怎么会要一个已成过婚的女人?

可他却未曾离开,反倒朝她伸出手对她说:“走吧。”

走吧

那是李怀瑾和她说过的第一句话。

他的声音是清冷的,可他的掌心却是温热的李怀瑾就这样领着她穿过这黑沉的夜色,穿过这寂寥的冬日,一路同行,未曾松开握着她的手。

霍令仪看着李怀瑾的时候,李怀瑾也在看她。

七月的风是温热的,拂过霍令仪的裙角露出了那十二幅石榴裙上用金线绣着的几只穿花蝴蝶,衣裙翩跹,就连那蝴蝶仿佛也成了活物一般,在这半空之中飞扬着。即便是李怀瑾这样冷情冷心的人在看到霍令仪的时候也忍不住神色微动,大抵这世间许多盛名其实难副,可霍令仪这“燕京第一美人”的称号却没有丝毫偏差。

她担得上。

这天下的美人有许多种,捧花轻嗅是素雅的美,金钗华裙是富贵的美,画舫歌女一曲靡靡之音是妖娆的美。

可霍令仪的美却不是其中的任何一种。

她的容色是明艳的,一双桃花多情目,两弯远山青黛眉即便只是这样一幅干干净净的素容,却也比得过那皇城多宝楼中的任何一支牡丹。可她的性子却是清冷的,是凛冽不可侵犯的,她不似内宅后院中的其他女子柔和。眼前这个小丫头仿佛把自己裹了一层又一层,不肯让人去窥见她的内心。

这样明艳的容色配着这样一幅凛冽的性子,才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霍令仪。

真是有趣啊。

李怀瑾的心中难得生了几分趣味,他往日也是见过霍令仪的,皇城宫闺的夜宴之上,她就站在霍安北的身边,那个时候她年岁虽小却已难掩容色只是那会她的性子还不似如今这般,他瞧过自然也就抛于脑后了。

只是不知究竟是何缘故才能让当初那样一个小丫头变成如此这幅模样?单单只是因为霍安北的死?

李怀瑾却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两人就这样对望着,一时之间竟然谁也未曾说话,直到远处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霍姐姐”却是李安清过来了。

霍令仪听到这个声响终于回过了神,她往另一处看去便见李安清正朝她快步走来李安清走得很快,没一会就走到了霍令仪的跟前,她也是直到走近才瞧见自家那位三叔也在。

李安清原先面上的笑尽数收敛,就连步子也忍不住迈小了几分,她恭恭敬敬朝李怀瑾打了一礼,声音也格外乖巧:“三叔。”

家中这几个长辈,李安清谁也不怕,就连如今任国公爷、素来寡言的大伯她都不怕,却独独怕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三叔。

她这个三叔虽说看起来温尔雅,可李安清却从来不敢对他放肆。

其实不止是她,这府中上下还真没有人敢对李怀瑾放肆,或许是因为他那一份不怒自威的气势,又或是他身上本身就带着的贵气,让人连直视都不敢,更遑论放肆了?

李怀瑾闻声也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他收回了放在霍令仪身上的眼神,却是什么都未说径直朝小道走去。

直到李怀瑾离开,李安清才松了一口气,她重新握住霍令仪的手,口中是一句:“霍姐姐,没吓到你吧我三叔就是这个性子,你别介意。”

她还真怕霍令仪介意,日后连她家的门都不肯登了。

霍令仪闻言却是忍不住有些失笑,她倒是没觉得什么,或许是因为有过那一年的相处,她倒是没觉得李怀瑾有多么可怕。不过霍令仪看着李怀瑾离去的方向,她还是不明白前世李怀瑾究竟为何会带她走?

若说贪图她的容色

可那一年,他却从未动过她一分一毫。

既如此,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值得李怀瑾废了他那身清名来娶她呢?这些话,其实前世她就想问李怀瑾了,只是每每思及此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到得后头,这人便死了,她也就再也问不到答案了。

李安清未听到霍令仪的回答,又见她一副失神模样便又轻轻唤了她一声:“霍姐姐?”

“嗯?”

霍令仪回过神,她看着李安清面上的担忧,倒也知晓她在想什么她什么都未说,只是握着李安清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口中是跟着一句:“没事,我们走吧。”

李安清听得这话,又见霍令仪的面上果然没有旁的情绪才松了一口气她生性乐观为人又素来直爽,这会便笑挽着霍令仪的胳膊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李安清所住的地方名唤月出楼,不同别府闺绣所住的屋子,她住得却是两层楼高的绣楼,位置也极好,若在二楼往下看去的时候,大抵能把这李家的景致皆收于眼中。

这处原是李家那位早逝姑太太李清欢的故居,自打李安清去岁归府,程老夫人便又着人替她重新拾掇了一回。

李安清对这绣楼格外满意,这会便领着霍令仪逛着,一面是笑着与她说道:“打小我就想住这儿了,只是那会母亲嫌我年岁小不肯让我单住,后头我们一家又去了外头去岁回来的时候,祖母说是要把这绣楼给我的时候,当真是把我高兴坏了。”

这也难怪李安清会如此高兴。

这绣楼虽久未住人,可不管是外处还是里头都保护得极好,外头的红木梁上皆刻有壁画,里头的家具大抵已经了一段尘封的岁月却半分都不显旧,反倒是因为这年岁的缘故越发呈现出几分奢华之态。

李家行事素来低调,即便是内宅屋中也鲜少有铺张浪费的。

可这位姑太太的屋子却算得上是样样精致,件件华贵,可见这位姑太太早年还在的时候就格外受宠霍令仪对李清欢的了解其实并不算多,她进府也不过一年,平时也鲜少会有去打听旁人事情的爱好,倒是从红玉口中听过一回,却是说这位姑太太死得时候才十七岁。

那个时候,霍令仪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还是存了几分叹息。

十七岁

多好的年纪啊,竟然就这样香消玉损了。

未曾留下一子半女,就连婚嫁也不曾,竟就这样去了。

李安清先前还在与霍令仪说起这屋子里的趣件,这其中有不少都是李清欢的旧物,自然也有些是李安清从外边带来的稀罕物件只是迟迟未听到人说话,只当人是厌烦了,便止了话头小声问道:“霍姐姐,可是我说得太多,你听烦了?”

她这话说完又有几分不好意思,连带着小脸也红了几分:“你莫介意我阿娘就时常说我,若是起个头就没完没了,你若是觉得烦了我们便去楼下用茶。”

“你说得很好”

霍令仪握着李安清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口中也跟着一句:“这些东西我的确未曾见过,倒是头回开了眼界。”她这话却并没有半点虚词,李家二爷李怀彦如今任鸿胪寺卿掌四夷朝贡,瞧见的好东西自然不少,李安清这屋子里的物件的确算得上是稀罕。

李安清听她这话才松了口气,她可是头回交友,还真怕霍令仪觉得她烦了。

她似是想到什么也不准人跟着挽着霍令仪的胳膊走上了二楼,临来却又让她稍候,自己便从一个箱笼之中取出了一副画卷捧到了霍令仪的跟前那画卷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了,保护得却极好。

霍令仪看李安清这幅神神秘秘的模样,还当她是要给自己看什么稀世名画,心中自然有几分好奇她可是记得,李安清与她一样最不喜这些书画之物。

她也未曾说什么,只是随着李安清的动作朝那画上看去,一面是听李安清小声说着:“这画是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我从一个花瓶中寻见的,问了身边的嬷嬷才知晓这画上的人就是我那位早逝的姑太太”

“说来也奇怪,我在家中极少听见长辈说起姑太太,往日更是连一副画像也未曾瞧见。”

“上回嬷嬷还让我把这画烧掉,我觉着可惜便私下留下来了”李安清的声调虽然轻,却还是带着几分可惜:“李家这几代总共也就出了我和姑太太两个姑娘,怎得姑太太长得这么好看,我却是半点也没承到?”

霍令仪看她这幅作态不免失笑出声,她顺着李安清的话朝眼前这副画看去画上的女子约莫也不过十五、六岁,正是女子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年岁。

这的确是一位美人,生动而又鲜活的美人。

不同霍令仪的美

画中的女子是娇俏的美,眉目秋波,樱口红唇,她只这样站着看着你就让人忍不住想把这世间的好东西捧到她的眼前。

霍令仪的眼一点又一点磨过那幅画,耳听着李安清在耳边说道,她时不时也应上一声,却在看到画上女子腰间所系的香囊时止了声即便年岁久远,可这幅画大抵出自天下大家之中,无论是衣服上的纹路,还是扇上的花样皆清晰可见。

这只香囊

霍令仪轻拧了眉心,她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

只是还不等她再细细看上一回,底下便传来丫鬟的轻禀,却是李家这位二夫人请她们过去李安清生怕人上来自然不敢耽搁,忙把手中的画一收又细细放到了老位置,便拉着霍令仪下去了。

等到霍令仪回去的时候也是日暮四斜的时候了,李安清亲自送她出的府,只是还未至门口倒是又遇见了一个人却是李家这一辈的大公子李安和。

李安和看起来似是有些局促就连双耳也泛着红,却还是走了过来朝她们打了一礼。

李安清看着他,脸上的笑便又浓了几分,她仍旧挽着霍令仪的胳膊一面是笑着与她介绍起人。

霍令仪闻言也只是笑了笑,她朝李安和点了点头未说什么

天色已迟,九如巷和乌衣巷的距离虽算不上远却也不近,霍令仪不等李安清再说什么便告了辞。

李安清虽然觉得可惜,只是天色已晚她也不好阻拦,只相约过几日再叙便放人走了。

霍令仪由杜若扶着她往外走去,等上了马车,杜若把车帘落下才开口说道:“这位李大公子瞧起来和外界所说的倒是不同。”

外界常言这位李大公子风光霁月有神仙之姿,可先前瞧着却像是个愣头青似得。

还有一话,她却未曾说

虽然不过那会功夫,可那位李大公子朝郡主看过来的眼神却有些不寻常,倒像是喜欢郡主似得。

“这世间传言的确有许多虚虚实实的地方,不过这位李大公子却是个不错的”当年她以那样的身份嫁给李怀瑾自然免不得受些冷言冷语,有一回在外头的时候,还是这位李大公子过来帮了她。

平素温润的清贵公子,那回却是句句诛心,直把那姑娘惹哭了才停。

只是后来,他看向她的时候哪里还有先前那副凛然义气?脸红耳臊得,连句“婶婶”也喊不全。

霍令仪想到这便又轻轻笑了一回。

“主子,人已走了。”

陆机朝眼前人拱手一礼,待这话落,口中是又跟着一句:“走的时候,大公子也去送了,属下看着大公子那副样子倒像是对信王府那位小主子有意。”

李怀瑾仍旧立在廊下,外头是日暮晚霞的天,而他就这样负手看着,却是过了许久才开口说了句无边无际的话:“柳家的确不是一个好的归处。”

“那”

“先看看吧。”

作者有话要说:肥章奉上,明天的更新还是在凌晨零点哦,仍旧会有红包雨我们的男女主终于真正意义上见面了,真的是非常不容易了!虽然还是没有说过一句话,不过我相信说话牵手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啦,哈哈哈

PS:这里提及的李清欢是李家太爷已经故去的老定国公的胞妹,和程老夫人同辈,所以用得是姑太太的称号应该是木有错吧,对于这些称呼永远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懵,这个人物虽然已经仙逝了,但是戏份还是很重的,大家可以合理猜测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