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9章(1 / 1)

加入书签

英国公府许家位于青莲巷,此处早年间也算得上是勋贵名门的聚集之处,只是岁月翩跹,燕京城又另辟了几处福地,大多得天子宠信的士族勋贵也都搬到了别的地方这青莲巷反倒是越发没落了起来。

如今但凡是家底殷实的皆能在此处买上一座宅子

这些人之中又以商户居多,连带着这好好的一处地看起来犹如三教九流般混杂,委实显得有些不堪入目。

马车还在小道上行驶,路道虽平整,可那外头的纷扰声却是未加遮掩得传入了马车之中许氏看着低垂着眉眼看着册子的霍令仪心下止不住便又生了一抹担忧,这些年,晏晏不肯来这处便有这个缘故。

许氏心下也有些难堪,早年之间,这青莲巷还是燕京城中最为繁华的巷子。

你但凡出门,遇见的不是公府的便是侯府的,各家各户皆是身份尊贵之辈,即便是那些小厮、丫鬟也都是各个有礼有节,哪里是如今这般模样?

许氏想到这,心下止不住便又漾出一声叹息这些年,哥哥、嫂嫂不被燕京城的贵人所喜,其中自然有哥哥那纨绔的名声在外,却也有一部原因是因为这青莲如今巷鱼龙混杂。士农工商,贵人圈中最不喜商户,他们是觉得许家在这处住得久了也沾了那商人的习性。

霍令仪自然也察觉到了许氏低落的情绪,她抬眼朝许氏看去,见她面容带愁、眉心微蹙霍令仪的心下便已有了几分明白,她把手中的账册一合置于一处,亲昵得挽了许氏的胳膊柔声说道:“母妃在想什么?”

许氏听她发问也已回过了神,这会便笑着伸手覆在了霍令仪的发上,口中是跟着一句:“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以前一些事”她一面忆着那往昔的事,一面是柔着声继续说道:“你祖父还在那会,这青莲巷还很是热闹。那会也不像现在,各家各户比邻而居关系很是亲厚,平素门庭也不必关想去哪儿便直接通报一声便是,觥筹交错的还有几分前人先贤风范。”

她说这些的时候,面上一直都是带着笑的

只是在说及如今的时候,许氏的声音免不得还是低落了几分:“这才过了多久,这世上的许多事都不一样了。”

霍令仪听出许氏话中愁绪便握着她的手说道:“这世上一瞬一个变化,的确难测,不过”她把话儿稍停了一瞬,跟着才又一句:“不过这亲人之间的血缘牵绊却是不会变的,以往是我不懂事才在心中把人立了高低之分,其实舅舅一家一直都是很好的,我还记得小的时候舅舅还背着我放过风筝、骑过马。”

幼时的事她已有些记不太清了,只是如今细细想着却也能记起几桩

记忆中她那个舅舅还不似如今这般,那个时候的他也是意气风发的,尽管如今经了岁月他的名声是越发不好可是说到底,他终归也还是她的舅舅,是这个世上她为数不多的亲人了。

许氏这还是头一回听霍令仪说起这些,一时竟也有些回不过神她低垂着一双略显怔楞的眉眼还未曾说话便又听霍令仪继续说道:“以后您若想来便来吧,我若有空也会陪着您过来的他们是您的亲人,您不必在乎旁人的目光。”

这句话落,许氏终于还是忍不住泛红了眼眶,她环着霍令仪的肩,心下犹如惊涛拍浪一般迟迟未有个消散。

这么多年,除了年头、节里她鲜少会过来她从来不在乎外人的目光,可家人的想法她却不得不考虑。她知晓哥哥的名声不好听,也知晓晏晏心中的不喜,因此即便心中再怎么想再怎么念,她还是舍了。

哪里想到,如今她竟能从晏晏的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

许氏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刚张了口倒是眼泪先落了下来这一番模样却是把霍令仪吓了一跳,母妃性子虽柔和却鲜少哭,除了父王归天的那一日,这么多年,她还真的从未见母妃哭过。

霍令仪思及此忙坐直了身子,她取过帕子替人小心翼翼擦拭着,口中是又另跟着一句:“可是我说错了什么,惹母妃伤心了?”

“不是”

许氏握着霍令仪的手背轻轻拍了一拍,示意无碍:“母妃只是高兴,我的晏晏长大了。”她话是这样说,只是眼泪却还是没个尽头。

随行的程嬷嬷瞧着这幅画面忍不住也泛红了眼眶,她也是打许家出来的,待许家自然有深厚的感情这些年王妃心中的苦,旁人不知,她岂会不知?一面是自己的娘家,一面是自己的儿女,舍了哪儿都痛心。

好在,如今郡主是真的长大了,知道疼人了。

程嬷嬷想到这便又忍不住破涕为笑,她一面是握着帕子拭了泪,一面是帮着霍令仪劝说起许氏:“王妃且莫哭了,马上就到了,若是大夫人瞧见怕是又该心疼了”

许氏闻言总归是止住了泪,她重新净了回面,知秋忙又替人补了回妆,等一应拾掇好,英国公府便也到了。

故去的英国公早年也是武将,平素行来走往为着方便那门庭也未曾建多少阶梯,马车便径直通由右侧门往里驶去,等到了一进院落的影壁之处才停几个丫鬟先下了马车,跟着许氏和霍令仪也由人扶着走下了马车。

许家早先就得了信,这会影壁那处也早已侯了人。

两人甫一走下便听到那处传来一道女声,声音清越还带着几分诗香书气浸染出来的温和:“阿娴、晏晏,可把你们盼来了。”

霍令仪循声望去便见不远处站着一位妇人,她着一身牙白色四合如意圆领袍,底下是一条松花色仙鹤衔芝马面裙,身上并无多少饰物,通身气质却极其温和,脸上时常带着一抹笑,令人见之便生了几分亲切。

这位正是英国公府的掌家夫人,她的舅母沈攸宁。

而沈攸宁的身边也站着一个十六余岁的姑娘,她一身柳黄色绣蕙兰的竖领长袍,底下微微显露出来的裙角绣着同式样的兰花,脸若银盘,眉目温和许是见她看去,面上的笑便又浓了几分,口中是唤她:“晏晏。”

这位却是英国公府的嫡小姐,她的表姐许瑾初。

许氏眼瞧着她们,先前还平复的心情此时便又起了几分波澜,她握着霍令仪的手走了过去,离得越近,那股子思绪也就越发不能平复她的唇畔一开一合,却是掩不住的激动,等过了许久她才开了口:“嫂嫂,谨初。”

沈氏瞧着许氏这幅模样,心下不免也有些感慨。上回见时还是信王的消息传到燕京的时候,只是那会许氏正是大悲大痛之际,府中来往的人也实在太多她们两人之间也未曾说上什么话。

她手握着许氏的手还不及说话,便见霍令仪也朝她们福身一礼,口中跟着一句:“舅母,表姐。”

声音温和,礼数周全,却是让沈攸宁和许瑾初都怔楞了一回。这么多年两家平素也鲜少走动,即便是年里年节,大多也只是许氏一个人来上一回,就算霍令仪也跟着一道来了也不过是清清冷冷打上一礼,何曾有过这样温和的时候?

即便是素来端庄的沈攸宁,这一时之间也有些未曾回过神来。

不过沈氏终归历事颇多,即便心中有惊有疑,可也不过是那会子功夫的事她笑着弯下腰肢握了霍令仪的手,面上仍旧带着温和的笑,就连声音也未有一丝变化:“都是一家人,何需这样大的礼?”

她这话说完便又细细看了回霍令仪,是又一句:“晏晏如今越长是越发好看了。”

岂止是好看?即便身为女子都忍不住被这幅容颜恍神,更遑论是这世间的男子了只是,沈氏的心中免不得还有几分忧愁,往日信王还在的时候,这样一幅容颜无疑是上天的恩赐。可如今的信王府,寡母幼儿,还有那林氏虎视眈眈,这样一幅容颜真的能够让她平安无事吗?

“母亲”

倒是许瑾初察觉到沈氏的异样,轻轻喊了她一声。

沈氏闻言回过神来,她笑着松开霍令仪的手,是道:“瞧我,当真是糊涂了,这外间日头大快些进去吧”

她这话说完便笑引着几人往花厅走去。

花厅之中早就备了凉茶鲜果,又置了风车放在那冰块边上,小侍的扇儿一打,那风车便跟着一动,冷气扩散得也就更大些许氏和沈氏旧时便是闺中密友,后头又成了姑嫂,个中情分自是不同。

今次除去为了江先生的事,许氏自己也有不少体己话要和沈氏说,只是屋中还有几个小辈坐着,有些话自然也不好开口。

霍令仪自然也察觉到了,她笑着放下了手中的凉茶,却是与许瑾初说道:“我与表姐也许久未见了,不若表姐领我去四处转转?我记得这个时候,后院的荷花应该开得正好。”这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往日即便许瑾初想领着她去,只怕她也不愿意更不必说霍令仪亲自提出来了。

只是霍令仪既然已开口说了,许瑾初自然也是笑着应好。

她本就是个温和大度的性子,心中也是拿霍令仪当妹妹看待的即便往日有过几桩不愉快的事,可这血缘之间的牵绊又岂是几桩小事便闹腾没了的?何况,如今眼瞧着霍令仪也开始摒弃了原先的想法,她的心中自然是高兴的。

等两人结伴出去。

沈氏才与许氏开了口:“眼瞧着晏晏倒是与往日有些不同了。”

许氏闻言面上倒是挂上了今日头一回的笑容,她把先前在马车上的事与人说了一遭,余后看着霍令仪离去的方向却又免不得生了几分哀愁:“我这心中也不知是如何想的,觉得她如今这样是再好不过的了。可只要想着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经了她父王的那桩事,便又忍不住生出几分痛心。”

“她往日是多么鲜活的性子啊,如今却变得如此沉默寡言我瞧着是又开心又难受。”

沈氏闻言也忍不住生了几分哀叹,她把手中的茶盏一落,跟着是握了许氏的手柔声说道:“你也莫想太多,我看晏晏如今这样倒是好的”往日的性子太过张扬,落在旁人的眼中总归免不得生出几分无端的事来。

她想到这却是又问了一句:“晏晏的婚事”

许氏闻她所言便握着帕子拭干了脸上的泪,面上倒是又沾了几分柔和的笑:“柳家那个孩子却是个好的,早些还到了我跟前说他愿意等晏晏,只是”只是总觉得晏晏如今待信芳不如以前了,以往隔三差五的都要在她耳边说上他一回好。

如今,倒是从未听她提及。

不仅没有提及,就连上回她说起信芳的时候,晏晏瞧着倒还有些不耐和厌恶。

厌恶?

晏晏怎么会厌恶信芳呢?

沈氏迟迟未听她说,便问道:“只是什么?”

“没什么”

许氏回过神来,她轻轻笑了笑,而后是摇了摇头敛了心下那起子想法,或许是她多虑了吧。

沈氏闻言便也未再说什么,临来张口也只是一句:“那位柳家世子瞧着倒是不错的”

等到许氏和霍令仪告辞却已是日暮时分。

这还是这么多年,许氏在娘家待得最久的时候了四人一路朝影壁走去,一路是说着话,还未走到便见不远处走来一个男人。

男人约莫四十余岁,穿着一身时下燕京城最富贵的锦缎,一手握扇,一手提着鸟笼,走起路来大摇大摆的整一副纨绔模样。

“那老张家的蟋蟀王可真不是吹得,不过再厉害也比不过我的小霸王”

男人正是现任英国公,许浩倡。

许浩倡一面说着话一面是又逗着笼中的鸟,口中是又跟着一句:“等改日我再寻思寻思他那处有什么宝贝,一道赢过来。”

他这话说完也未曾听到侍从答声刚要拧头看去,便见不远处正有一行人走来,等瞧见其中的许氏和霍令仪更是一怔,这一怔步子也就停了下来。

许氏看着他这幅模样,先前还带着笑的脸此时免不得还是露了几分难堪,这难堪之余便又是几分痛心自己往日那样英勇的哥哥怎得如今就成了这幅模样?她想着往日嫂嫂和哥哥的婚事还是她极力撮合的,只是哥哥如今这幅模样让她如何面对嫂嫂?

她想到这眼眶止不住便又是一红:“哥哥,你,你怎么”

许氏幼时得宠,父兄对她皆是又疼又爱,如今虽嫁为人妇这么多年,可在面对自己这位哥哥的时候总归还是带了几分幼时的模样。

许浩倡原先瞧见她们的时候便想逃了,这两个一个是他的妹妹,每每瞧见他都是红着眼眶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一个是他的外甥女,不是横眉冷眼,就是别过头懒得理会他无论是谁,他看着头都大。

可他今儿个委实还是逃得慢了些,这慢了,自然也就逃不掉了

许浩倡轻轻咳了一声,他把手中的鸟笼给了身边的侍从,跟着才迈步走了过去只是眼看着许氏这幅模样,他着实也不知该说什么,到底不是小时候了,小时候只要拿颗糖果哄一哄就好,如今却是没什么办法了。

倒是霍令仪看着他这幅模样,难得帮他说了话:“母亲也莫怪舅舅,舅舅生性喜热闹,何况这些左右也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罢了。”

她这话说完便朝许浩倡端端正正得行上一礼,口中是又跟着一句:“舅舅。”

许浩倡看着半蹲在跟前的小丫头,却是实打实得吓了一跳,这个小辣椒何时变得如此好说话了?竟然还会帮他说话?当真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他是过了好一会才把那喉间想脱口而出的那句话伺咽了回去:“你起,起来吧。”

霍令仪闻言才起了身,她重新扶着许氏,眼却朝许浩倡那处看去眼前的男人依旧是记忆中那副纨绔样子,十年如一日,没有丝毫的变化。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就连她也从未想到前世她在经历那样的事后,却是眼前这个风流纨绔的舅舅找到她和她说:“小丫头,离开燕京吧,不要为了任何人,就为了你自己,离开燕京去你想去的地方。”

那是头一回有人和她说“不要为了任何人,就为了你自己离开这儿,去你想去的地方”

那个时候她大概是动过心的。

可最终她却还是拒绝了,这天下之大,可她又能去哪里?她的亲人都已经不在了,虽然她还活着,可也不过只是一具驱壳罢了。

何况柳予安的话犹如在耳,若她真的离开了,那许家该怎么办?空有一身勋贵之名的许家,若是不被上位者所喜,覆灭不过是一朝一夕。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霍令仪看着眼前的许浩倡心中是感谢的,而因为这一份感谢,她也愿意改变对他的看法。

等到霍令仪和许氏离开,许浩倡看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还是有些未曾回过神,呐呐而道:“这个小丫头是不是吃错药了?”

沈氏听他这话伸手拧了一把,她一双眉眼仍带着笑,口中却是嗔道:“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外甥女的?”不过她的心中的确也有几分疑惑,今日的霍令仪实在太过不同,好在这一份不同的结果是好的。

“哎呦,疼”

许浩倡忙转过身子看着妻子,一面是小声赔笑道,一面是从怀中取出一根金簪小心翼翼地给人戴上,口中是跟着一句:“这是我和人家作赌赢来的钱,宝祥楼中新出的款式,整个燕京也才这一枝。”

沈氏看着他这幅模样,心也就柔了几分,她手抚在金簪上,问道:“好看吗?”

“好看。”

没几日功夫就入了八月,秋老虎的天依旧热得难耐,屋中每日用的冰仍旧是不可少的霍令仪躺在贵妃榻上,一手支着头一面是朝那扇屏风看去,一旁的红玉低垂着眉眼握着柄团扇轻轻打着,等到那股子凉风袭了身,她才看着那道身影缓缓开了口:“怎得?柳管事成哑巴了不成?”

“我问你这帐是怎么回事,嗯?”

霍令仪的语调微微上扬,透着一股子漫不经心,却没有人敢真的去轻视几分。

“这帐,这帐”

或许是要下雨的缘故,屋子里闷热的很。

屏风外头的柳管事一面拭着额头上的汗,一面是颤着声继续说道:“侧妃近来身子不爽利,所以,所以这个月就多拿了些补品。”

“哎”

霍令仪的喉间漾出一声长叹。

她的指根稍稍蜷起敲在一旁的茶案上,一声又一声不急不缓,可在这闷热的天气里让人听着总觉得心口生出几分闷意。

她便这样一面敲着案面一面说道:“你也是家中的老人了,府中的份例该怎么安排,你是知还是不知?”等这话说完,霍令仪是稍稍停顿了一瞬才又跟着冷声一句:“你若是不知道,日后这位置怕是也不好坐了。”

柳管事原本听着那声就难耐得很,如今又听得这一句忙跪了下来,连着给人磕了好几个头,口中更是迭声说道:“小的知道,小的知道。郡主,小的知错了。”

“知道就好”

霍令仪重新换了个舒服的坐姿,跟着才又一句:“我知道你们都是林氏提拔出来的,有忠心是好事,可也该用在对的地方朝堂上讲究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其实咱们这府里不也一样?我啊,不处置你们不是觉得手上无人可用,是觉得你们终归是咱们霍家的老人了,不少都还是看着我长大的,这才给你们留了几分情面。”

她说到这把扣在案面上的手一收,声线便又冷上了几分:“可你们若是觉得我年少可欺,明里暗里做些不知规矩的事,那我也只能收了这份情面了。”

柳管事听着里头传来的声,心下止不住又是一跳,这位郡主年纪虽小,可这份气势却是比林侧妃还要强上几分原本他的确是念着这位郡主年少可欺,自然还有一方面是觉得一个还没出阁的姑娘哪里比得上掌了十余年中馈的侧妃?所以他想也没想就做出了这些事。

可如今看来,眼前这位郡主哪里是个可以欺负的?他想到这头上的冷汗便又冒出了些。

这以后有些事还真是做不得了。

柳管事想到这便又定了几分心,他又给人磕了几个头忙说了几句投诚表衷心的话,跟着才问道:“那这回?”

“这个月超出了多少便从下个月的份例上扣,若是林侧妃当真虚弱到非得整日吃用这些大补之药,日后便只能请她自己掏腰包了”霍令仪这话说完是轻轻打了个呵欠,跟着才又一句:“这话你亲自去回,没得旁人传不清楚让咱们这位侧妃娘娘漏听了什么,日后可又该怪到你的头上了。”

柳管事听得这话只觉得有苦难言,这还真是阎王打架,小鬼遭殃

可他什么也说不出,也什么都不敢说,就如郡主先前所言,一朝天子一朝臣,他要是还想在这王府待下去就不能做那墙头草。

他轻轻应了“是”,等人发了话才往外头退去。

等人退下,有人收了那扇屏风,红玉便收了扇伸手扶着霍令仪站起了身,她手扶着霍令仪的胳膊,口中是跟着柔声说道:“只怕那位又该发脾气了。”这几日,容安斋那位可没少发脾气。

霍令仪闻言却不过淡淡一句:“由她去吧”

不过是几句嘴皮子的功夫,败坏得也不是她的兴致。

“几时了?”

“刚过申时”

霍令仪轻轻“嗯”了一声,她还未曾说话,倒是杜若打了帘子走了进来她是先朝霍令仪打了一礼,跟着才又说道:“郡主,宫里遣人传了话,让您明儿个和王妃进宫。”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