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4章(1 / 2)

霍令仪回到信王府的时候,已是太阳偏西之际

马车一路至影壁才停,那处候着的婆子瞧见马车停下忙捧了个兀子走了过来。等霍令仪由杜若扶着安安稳稳走下马车,婆子一面是朝她恭恭敬敬打了个礼,一面是恭声说道:“郡主,今儿个二少爷归家了。”

她这话虽然说得轻,却也足够让霍令仪听个真切。

自打林氏被卸了主事的大权后,阖府上下的风向自然也跟着转了一番这婆子也是个聪明人,知晓霍令仪和林氏不对付便把这事儿先与人说了一遭。

霍令仪闻言倒是的确停下了步子,她知晓秋试在即,霍令章必定会早些归家,却未曾想到他这回竟然回来得如此早怕是因为林氏的事吧。前世的时候,林氏一直都顺风顺水,霍令章自然也不必急巴巴赶回来。

如今林氏出了那么一桩大事,她这位好弟弟自然在外头也待不住了。

霍令仪心中清明便继续迈步往前走去,口中倒是跟着一句:“赏。”

杜若轻轻应了一声“是”,她停下步子,而后是从荷包里取了几粒银角子放到婆子的手上,一面是柔声说着话:“你这回差事办得不错,日后耳聪眼明得多注意着些郡主恩宽,若得了她的眼,你这福缘还厚着呢。”

那婆子瞧着那几粒银角子,眼都跟着热了一回,郡主可真够大方的,这可抵得过她几个月的银钱了。

她一面握紧了那几粒银角子,一面是忙“哎”了几声,口中也是迭声说着“谢郡主,谢姑娘”的话等到人走后,她才把手中这几粒银角子翻来覆去瞧了一回,跟着便小心翼翼得放进荷包里,待放到里头还尤为不放心,时不时要掂一掂那份量。

等离开影壁,进了第二道月门。杜若跟着霍令仪的脚步继续往前走去,口中是轻声问道:“郡主,您是先回屋子,还是”

“去一趟昆仑斋吧”霍令仪的声音依旧没什么情绪,闻言她也只是微微抬着一双眼朝那昆仑斋的方向看去,此时日头偏西,整座信王府被这红日罩盖着,远远瞧着倒有几分看不真切。

她也许久未曾瞧见过她这位好二弟了。

等到昆仑斋的时候,日头已尽数落了,伴着那天边仅剩的几道光亮,院子里、长廊下也都由人点起了灯。婆子、丫鬟见她过来忙恭恭敬敬行了礼,门前侍候的丫鬟也跟着打了帘子迎人进去。

玉竹便在那第二道帘外候着,眼瞧着霍令仪过来忙迎了过来。她是先朝霍令仪打了礼,而后是低垂着一双眉眼替她解着身上的披风,口中跟着轻声一句:“这会林侧妃也在里头。”

自打出了那回事,祖母就再未见过林氏。

今儿个倒好,霍令章才回来,这林氏倒也跟着入了这扇门

霍令仪的面上没什么变化,眼中的神色却还是低沉了几分,等玉竹抱了披风立在一旁,她看着那道锦缎布帘却是过了有一阵的功夫才点了点头玉竹见此便也未再说什么,她伸手打了帘子朝里头禀了一声。

帘子打起

那里头的声音自然也清晰得传到了外间,只是因着这一声禀报,原先的那些逗趣笑闹声却是停了下来,而后是林老夫人伴着笑意的扬长一声:“晏晏回来了?快进来。”

霍令仪闻言才迈了步子往里头走去,她透过那扇座屏往里头瞧去,一室之内,灯火通明,隐约可见这扇屏风之后,林老夫人坐于软塌之上,林氏与霍令德坐在右侧的位置上,而左侧最上的那个位置坐着得却是一个约莫十三年纪的少年郎。

屋中无人说话

唯有她腰间悬挂的玉环香囊在走动之间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等转过座屏,屋中的景象也就清晰得入了霍令仪的眼中,她一双桃花目朝那坐在左侧位置上的少年郎看去,他穿着一身官绿色长袍,在这灯火之下,眉眼面容较起平日显得越发温和了几分。

霍家无论男女皆生得一副好相貌,只是虽然同出一脉,可这相貌却还是有几分不同的。

霍令仪长得最像已故的霍安北,虽是女儿身凭得却要比旁人多几分英气。

而霍令章与霍令德却不似霍安北,反倒与林氏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得一样的温和清雅、一样的端庄得体,或许就是因为这一副不带侵略与攻击的面容,令人瞧着自然也要多生几分好感。

霍令章早在霍令仪进来的时候便已起身,如今见她转过座屏便朝她行了一个家礼,口中亦跟着恭谨一句:“长姐”

霍令仪闻言却未曾出声,她仍旧低垂着一双眉眼看着眼前这个微微俯身的少年郎。眼前人一如旧日,却又有几分不同,比起前世记忆中的霍令章,眼前的这位少年郎大抵因着年岁还稍显几分稚嫩。

可不管眼前的霍令章是如何的稚嫩

霍令仪却还是不敢对此人有半分松懈,前世霍令章能在短短一年之内成为太子近臣,可见此人不拘是为人还是行事都不可小觑若不然他一介庶子,哪有资格掌管这偌大的信王府?

霍令章未曾听到她说话,便也未曾起身,仍旧是那副温润的好模样。

林氏私下倒是拉扯了霍令德一把,她的确也不喜欢霍令仪,可如今是在老夫人跟前,该扮得样子却还是得扮得。霍令德自然知道母亲是什么意思,可她眼瞧着霍令仪那副居高临下的模样,心下免不得又来气

对自己是这样,对哥哥也是这样,她霍令仪凭什么如此傲慢?

可不管她心中是怎么想的,此时却还是不得不起身,她朝霍令仪恭恭敬敬打上一个家礼,只是说话的语调因着心中有气却还是忍不住透着一股子生硬。

霍令仪在霍令德说话的时候,就已回过了神。她收回了落在霍令章身上的眼,闻言也只是随意摆了摆手,语调寻常:“都起来吧”等这话一落,她便继续朝林老夫人走去,到人跟前便也跟着打了一礼,唤人一声:“祖母。”

“快起来”

林老夫人因着先前被逗趣,这会面上还带着股子笑意,闻言是笑着朝霍令仪招了招手,让人坐到了自己身边。

霍令仪自然也不曾避讳,她坐在了林老夫人的身边,等接过李嬷嬷递来的茶饮下一口才笑问道:“先前就听到里头热闹,却不知说了什么竟惹得祖母如此开怀?”

“令章说了许多外头的趣事,待在这四方院落不知道,原来这世间百态当真是有趣得很”林老夫人这话说完便又笑着捧了茶盏,与霍令章说道:“你把先前说得那些,与你长姐也说上一遭。”

“是”

霍令章便又笑着与霍令仪说起先前说过的那些趣事,他的语调不急不缓、声音也极为温和,那些外头的俚语俗事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倒也不觉得俗气,反倒是透着几分雅致令人听着也很是舒服。

霍令仪闻言倒也难得赏面露了个笑。

余后霍令章便又说起了许多沿途的风情人物,还说了一番自己的见解

林老夫人心中满意,霍家子嗣本就不多,家中能多出些有出息的孩子她自然是高兴的。她也不吝夸赞,眉目含笑,连带着声音也越发温和了几分:“乡试在即,你近些日子便在家中好生准备。这是你头回参加乡试,万不可太过紧张也不必太过看重得失,只当自己是去历一回,左右你如今年岁还小。”

霍令章闻言忙又一礼,口中亦跟着一句:“是,孙儿记下了。”

屋中气氛热闹,林老夫人因着霍令章的关系倒也难得给了林氏几个好脸霍令仪眼瞧着这幅景象,手中仍旧握着一盏茶慢慢饮着,虽然面上挂着笑,口中却是什么都未曾说。

等用完晚膳。

霍令仪辞别林老夫人往外头走去,只是她刚刚走出院子便瞧见候在外头的霍令章

她未曾说话,步子倒是停了下来。

霍令章听到声响便转过身子,他是先朝霍令仪先拱手一礼,而后才开了口问道:“长姐这会可有空闲?”

霍令仪闻言也未曾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杜若的手背杜若知意便与两人打了一礼往后退了几步。等杜若退下,霍令仪才迈步往前走去,听到身后跟着的脚步声便开了口:“有什么事,你便说吧。”

她的声音依旧是素日那般,没有什么情绪。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