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6章(1 / 2)

霍令仪耳听着孟婆子的这一句,眉心还是几不可闻得皱了一回林氏和霍令德回来了?这怎么可能?早间她出门的时候也不曾见祖母有什么动静,何况近来她也从来未曾听祖母说起这两人,俨然是早就把这两人忘了的模样。

那么这二人是怎么回来的?

那孟婆子也是个聪慧的,眼瞧着霍令仪这幅模样便又弓着身子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是林侧妃和三姑娘自个儿回来的,她们到家的时候,门房那处的人都吓了一跳”她说到这是稍稍停了一瞬,跟着是又一句:“老夫人知晓后还遣了人出来是要把她们赶回去,只是后头也不知林侧妃说了什么话,老夫人不仅没把人赶出去还亲自见了她们。”

孟婆子说到这,那张呈现老态的面容也跟着皱了一回,如今她替郡主做着事,自然不希望林侧妃重新得势。

一朝天子一朝臣,要是林侧妃重新得势

她们这些往日替郡主做事的,岂不都惨了?孟婆子想到这,面上的神色便又多了几分担忧与着急,只是她也不敢说道什么,只好依旧弓着身子。

霍令仪闻言,先前微皱的眉心更是紧拢了几分。她也不曾说话,只是放在杜若胳膊上的手却还是收紧了几分,她抬了一双眉眼朝昆仑斋的方向看去,究竟是出了什么样的事才能让祖母在那一瞬之间改变了想法?

她敛了眉眼,顺道也把那一番疑惑收敛进了心中。

不知过了多久

霍令仪才轻轻“嗯”了一声,示意知晓了,而后她便重新迈了步子继续朝昆仑斋那处走去。

途中,杜若自然也折起了一双眉心,她仍旧扶着霍令仪的胳膊,口中是轻跟着一句:“您说,林侧妃究竟说了什么话,怎得老夫人这么快就改变了态度?”她是霍令仪身边的大丫鬟,自然知晓老夫人如今对林氏母女没有丝毫好感。

因此今日这番事,委实是够稀奇的。

霍令仪闻言也不曾说话,林氏究竟说了什么,她并不知晓。

不过依着林氏那素来谨慎的性子,必定是有了什么筹码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回来可她究竟是有了什么筹码呢?林氏往日所拥有的那些可大多都被她消磨尽了。霍令仪想到这,那双微敛的眉心还是显露出了几分沉思。她这一路也不曾说话,只是在快走到昆仑斋的时候才幽幽说了一句:“她说了什么,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等霍令仪走进昆仑斋

玉竹便急忙迎了过来,她先前在外候着的时候就一直很是焦灼,如今眼看着霍令仪回来才松了一口气。等这一礼过,她才低声开了口:“郡主,您总算是回来了”待这话说完,她是稍稍停顿了一瞬,跟着是又一句:“林侧妃和三姑娘回来了。”

她这话说完见霍令仪的面上没有丝毫的诧异,心中便明白郡主这是已经知晓了。

玉竹想到这心下是又定了几分,她一面扶着人往里头走去,一面是压低了嗓音继续说道:“原本老夫人知晓侧妃和三姑娘回来还动了一回怒,只是不知侧妃给老夫人递来的字条上写着什么,后来老夫人就让她们进来了。”

她说到这是又跟着一句:“如今侧妃和三姑娘还在里间说着话,奴和李嬷嬷却都被老夫人赶了出来。”

霍令仪听到这句,眉心却是又皱了一回李嬷嬷和玉竹素来算得上是祖母的心腹,若是连她们也不能服侍在跟前,那么林氏如今究竟是和祖母在说道什么呢?她袖下的指根稍稍蜷了几分,而后是抬了一双眉眼朝那平静的锦缎布帘看去,却是又过了一会,她才点了点头。

玉竹知晓她的意思便松开了扶着她胳膊的手,跟着是往前走去,至那布帘前才朝里头恭声说了一句:“老夫人,郡主从清平寺回来了。”

她这话一落,里头的声响倒是静了一回,跟着才传来老夫人带着笑意的一声:“快让她进来。”

“是”

玉竹轻轻应了一声,而后是伸手打了帘子朝霍令仪看去。

霍令仪也不曾说道什么,她只是伸手抚了抚衣袖,跟着是弯了一段脖颈往里走去等走到里头,身后的布帘便又重新落了下来。她便又掀了一双桃花目朝屋中看去,眼见林氏和霍令德就坐在左下的那两个位置上,屋中的气氛很好,两人的面上还带着笑,就连坐在主位上的林老夫人也带着未曾遮掩的笑意

只是这抹笑意与平素却显得格外不同,倒像是是有着什么好事似得。

霍令仪的面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心中的疑惑却没有丝毫消减,就连袖下的指根也一直紧紧握着。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竟能让祖母如此开怀?

大抵是听到声响,屋中坐着的几人也拧了头朝她这处看来。

霍令仪还未曾收回眼,自然看见了林氏和霍令德面上的笑意,还有那两双不同以往的眼睛,没有局促也没有悲戚,带着十足的笑意。

尤其是霍令德的那双眼睛

即便她掩饰得再好,可霍令仪还是从那双眼中看出了几分挑衅。

挑衅?这还是她头回从霍令德的眼中看到这样的神色,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才会令霍令德有这样的表现?

霍令仪心中的疑惑更甚,不过她终归也未曾说道什么,只是面色平淡得收回了眉眼,而后是继续迈了步子往前走去。待至林老夫人跟前,她才同往日那般与人打了一个礼,口中是跟着柔声一句:“祖母”。

林老夫人眼见她打过礼,便笑着与她伸出手,口中是跟着一句:“晏晏,你来得正好。”

等到霍令仪在她身边坐下

林老夫人是又握着她的手继续笑道:“咱们霍家这回可当真是出了天大的喜事。”

霍令仪闻言,心中的疑惑自是又添了几分,天大的喜事?什么喜事?她也未曾遮掩面上的疑惑,只半歪着头朝人看去,话中的声调也带了几分娇嗔:“祖母当真是把我弄糊涂了,您也不说个清楚,究竟是出了什么事竟惹得您这么开怀?”

林老夫人闻言却只是笑,跟着才神神秘秘得说了一句:“咱们令德救了太子”

她眼瞧着霍令仪面上的震惊,面上的笑意却是又深了几分。林老夫人仍旧握着霍令仪的手,眼却是朝霍令德的方向看去,与往日不同的是,她今日朝霍令德看过去的眉眼尤为温和,甚至还带着几分赞赏,连带着声调也格外柔和:“如今太子已经允诺令德为太子侧妃了,只等着她及笈之后便让她嫁去东宫。”

她说到这,语调之间尤还带着几分不敢置信。

即便先前林氏已经把来龙去脉与她说了一通

可如今当真说起来,就连林老夫人这样一把年纪还是忍不住有几分咂舌。

太子侧妃啊

这日后可就是皇妃。

他们霍家还从来没有出过皇妃呢。

林老夫人想到这,看着霍令德的双眼是越发柔和了几分,原本以为这个庶女最是惹人心烦,这才把人赶到了西山,全做一个“眼不见心不烦”,倒是不曾想到她竟然还有这样的福缘虽说只是侧妃,可对于霍令德而言却也是极为不错的了。

何况如今东宫还没有正妃,若是等令德日后嫁过去得了太子的恩宠,这日后究竟会有什么样的福缘,谁又会知晓呢?

霍令仪耳听着林老夫人的这一字一句,一时还当真有些未曾回过神来。她那张明艳的面容上,头回显露出几分不加掩饰得怔楞,霍令德救了周承宇?还被许诺为太子侧妃?前世可没有这样的事。

难道真得是因为她的重生而让这些事情都发生了改变吗?

霍令仪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是抬了一双眉眼朝霍令德看去,此时霍令德正低垂着一双眉眼端坐在圈椅上,可即便如此,却还是能窥见她面上的那一副娇羞的模样。

霍令德自然也察觉到了霍令仪看过来的眼神,她心中猜想霍令仪此时的面上肯定很精彩。她肯定想不到,是啊,霍令仪怎么可能会想到呢?她想到这,心下免不得是又生出了几分趾高气扬的感觉。

若不是先前母亲让她在祖母跟前端庄些

只怕如今她就要抬脸朝霍令仪看去,好好看一看她这位素来沉稳的长姐现在是副什么模样。

霍令德的心下不是没有可惜的。

不过在西山待了这么久,她终归还是先忍下了这一份脾气来日方长,如今她既然回来了,自然有的是机会好好看霍令仪受挫。她想到这,面上的笑意却是又深了几分,语调却依旧是柔和的,还带着几分不加掩饰得娇羞:“孙女也不知那人竟然会是咱们大梁的太子。”

她这话一落

林氏便笑着接过了话:“原本媳妇是打算和令德去清平寺给您和王妃祈福问安,哪里想到路上竟然会遇见太子还正好救了太子,那会太子迷迷糊糊得身上都是血,身边也没个随从,我和令德只当是寻常人”

“媳妇原本还怕,倒是令德胆子大,又说自幼承您教导得怀有善心,这才把人救了回去。”她说到这是稍稍停顿了一瞬,而后是又看着林老夫人跟着笑说一句:“如今想来若说是令德福气好,倒还不如说是母亲您福缘深厚,若不然怎么媳妇和令德难得出趟门就救了太子呢。”

林氏素来是个巧言善语的

这一番话语,一来是把来龙去脉说了个通透,二来又把这一番福气都盖在了林老夫人的身上,自然是让林老夫人的面色越发好看了几分。

林老夫人眼看着底下的两人,口中是跟着一句:“这就是他们常说的好人有好报,若不是令德心善,也得不到太子这一份福缘”她这话说完,眼看着霍令德这幅模样却是越瞧越欢喜,连带着语气也越渐柔和:“你如今有这样的福缘可得好好珍惜,太子向来是个好心性的,日后你跟了他,这福缘还深着呢。”

霍令德听着这一句,眉眼却是又泛开了几分娇羞。

她站起身是朝林老夫人屈膝打了一礼,跟着才又柔声说道:“孙女谨记祖母教诲。”

林老夫人眼见霍令德这般乖巧,心下自然也多了几分开怀:“好了,快坐下吧”等这话说完,她是又跟着一句:“如今太子虽然应诺了你,可天家终归还未曾下旨,咱们也不可自作主张胡乱去说道。”

这话众人自然是明白的

若是此时去外头说道,难免多了几分以恩挟报的道理这也怪不得先前祖母不让李嬷嬷和玉竹在屋里头待着了。

等到众人皆应了一声

林老夫人便又点了点头,而后是留下了林氏,却是让霍令仪和霍令德先回去了。

霍令仪也未曾说道什么,只是福了个身而后便迈了步子往外走去,刚出了帘子,她便听见身后传来的那一串脚步声霍令仪想了想,还是放缓了步子。

霍令德追了几步终于追上了人,她等平了那微喘的气息,而后才与霍令仪说了话:“上回我和长姐说,人的运气不会一直都这么好的长姐说,如今这幅局面是不是就是这么一个道理呢?”

等到这话说完

霍令德也不等霍令仪开口是又继续说道:“长姐当日对我所做的那些,我日后一定会好好回敬给长姐的,长姐可一定要好好看着呢。”她说这话的时候,语调高高扬起,就连面上也透着一股子肆意。

霍令仪闻言倒是淡淡朝霍令德看去一眼,眼见她面上和眼中的这抹肆意,趾高气扬得却是连假装也不肯了。

她的面上也没有多余的情绪,口中是跟着寻常一句:“三妹或许不知道,这皇家最注重规矩,要想成为天家妇,三妹日后要学得东西可还多着呢”她说到这是拍了拍衣袖,跟着才又无情无绪得在霍令德那张脸上划过,而后才又继续说道:“若是让天家瞧见你如今这幅模样,只怕你即便是救了太子百次千次,也进不了天家的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