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3章(1 / 2)

翌日清晨,天尚灰蒙亮的时候,信王府中却已是一片热闹的景象,上上下下的奴仆皆起了个大早开始忙活了起来,每个人的手上不是端着托盘等物,便是紧赶着脚步往前走去就连王府中的主子也都起了个大早。

而大观斋中,霍令仪也早早被杜若等人唤了起来,今日是她大婚的日子,自然有不少事要做。

打里间已放好了洗漱用的水

霍令仪由杜若扶着刚要往里头走去,便瞧见红玉打了帘子进来,她的面上不同往日那般带着喜气,反倒是一片暗沉之色霍令仪眼瞧着她这幅模样便驻足了步子,她的手仍旧搁在杜若的胳膊上,一双桃花目是朝人那处看去,口中是跟着疑声一句:“出了什么事?”

红玉听她询问,红唇一张一合,到后头还是轻轻答了:“先前院中的婆子来禀说是在一口井中发现了,发现了云开”她说到这是又稍稍停了一瞬,而后才又跟着啐声一句:“大喜的日子,真是晦气。”

霍令仪听得这话,一双远山眉却轻轻拢了起来

云开死了?还掉进了井里?这怎么可能?云开是自幼跟着林氏的,这么多年行事也算得上是沉稳有度,好端端得她怎么会死在井里?她想到这,便拧着眉心问道:“可有瞧出什么不对劲的?”

红玉听着她话中的端肃,便也端正了态度恭声回道:“是早先一个婆子去井中打水的时候发现的,倒是也没瞧出有个什么异常,想来是昨儿夜里黑灯瞎火的,她失足掉进井中也未可知”她这话说完便又跟着一句:“老夫人和王妃那处也都已经知晓了,打先前已遣了云开的家人去殓尸,老夫人还特地把容安斋的那位叫去训了一顿。”

她说这话的时候,心下还是不高兴

若让她说,真该好好把容安斋的那位罚上一顿,今儿个可是郡主的大喜日子,她底下的人却生出这样的事来这不是给郡主找晦气吗?

霍令仪听得这一字一句,便也未再多说什么,既然祖母和母妃已经知晓了,也已经有人去收拾了,她也就不必再多加费心只是她这心中还是觉得有几分惊奇,云开行事素来小心又怎么可能会失足掉进井中?这桩事怎么瞧都有些不对劲。

杜若眼瞧着她面上的神色,只当她是怕冲了今日的喜气便忙道:“您别担心,您和三爷的婚事是天赐的姻缘,任凭什么也是冲不开的。”

霍令仪闻言倒是回过了几分神,她眼瞧着屋中几个丫鬟担忧的面色,倒是轻轻笑了笑她哪里是担心自己的婚事?不过是因为心中有疑罢了,至于那什么冲撞不冲撞的,她却是从来不信这个的。

不过她也未说什么,只是重新转回了身子,由杜若扶着她往里头走去。

约莫等到辰时时分,府中也已来了不少人,就连大观斋中也围坐了不少人。

许瑾初和李安清一个身为霍令仪的表姐,一个身为霍令仪的闺友,此时自然都坐在这处两人原先正说着话,眼瞧着霍令仪穿着一身婚服打里头出来,那原先的欢笑声却骤然是一顿。

外间的日头刚刚升起,透过菱花窗打进屋子里,两人皆怔怔看着霍令仪,红唇微启,一时竟然都忘记了说话。

霍令仪此时不过是初初开了面,面上还未涂绘过妆容,却显得比任何时候还要娇嫩好看。她本就面容白皙,大抵是因为刚刚沐浴过的缘故,两颊之处还带着恰到好处的粉嫩在这日头的照射下,当真是要比那三春四月里的桃花还要娇艳几分。

“怎么了?”霍令仪眼瞧着她们这幅模样,步子一时也忘记了再往前迈去,她低垂着一双眉眼瞧了瞧身上的装扮,而后是又疑声一句:“可是哪里还有不妥?”

许瑾初听得这话却是笑盈盈得站起了身,她朝霍令仪走去,而后是围着她走了一圈,跟着才又笑着与她说道:“晏晏是我瞧见过最好看的新娘子了,这还未绘过妆容便已是这般,等再过会请了嬷嬷涂了妆还不知是如何的绝色?”

她前话一落,银盘似的面上便是又绽开一个温和的笑,跟着是又一句:“等到夜里,李三爷掀开红盖头,只怕也要移不开眼了。”

许瑾初这话一落

李安清也忙跟着一句:“可惜我不是男子,若不然我指定是要抢了霍姐姐走得。”

屋中便又响起了一阵轻笑声,霍令仪听着这一字一句,明艳的面上却是又泛起了几分红晕,倒是沈攸宁瞧见了她面上的羞赧忙笑着走上前来,她伸手握着霍令仪的手,而后是笑着说道:“别害羞,这都是正常的,当初你表姐成婚那会也有不少人打趣她。”

沈攸宁膝下儿女双全,又是她的舅母,今儿个便是来给她做全福太太的。等这话说完,沈攸宁瞧着霍令仪面上的羞赧少了许多,便握着她的手往梳妆那头

走去,而后是又让人取来梳子,水盆等物却是要给霍令仪梳头了。

这是正经事,屋中原先的笑声自然也都消了个干净,这会便都端坐在一处不再言语,生怕扰乱了这一份肃穆的气氛。

杜若手中端着托盘,低垂着眉目站在一旁沈攸宁便由红玉服侍着挽起双袖,她是先用热水冲洗了一回手,而后是又用干净的帕子细细擦拭干净。跟着便又挽下了袖子,却是先取过托盘上的木梳,站在霍令仪的身后替她先梳了一回头。

沈攸宁一面细细梳着头,一面口中是缓缓说道:“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霍令仪端坐在铜镜前,她的双手交握放在膝上,耳听着这一字一句,她一双眉眼是稍稍抬起朝铜镜看去...屋中的气氛格外肃穆,竟让她恍惚之间想起了前世的那两场婚礼。头一回和柳予安的婚礼,彼时母妃已经死了,祖母也不再主事,林氏不过随意给她找来了一个全福太太,就连亲朋好友也没多少,身旁几个丫鬟都咬碎了牙齿哭肿了眼睛,可她却并不觉的有什么,那个时候的她满怀希冀,只想着终于能嫁给柳予安了。

而第二回婚礼

程老夫人怜惜她无父无母,特地给她请来了城中最好的全福太太,婚礼虽然办得急,可件件桩桩却给足了她脸面,只是彼时她对李怀瑾无意,即便受着比前一回好上不少的婚礼,却也没有多余的感觉。

可如今呢?

如今亲朋好友皆在身侧,她的心中也满怀着对未来的希冀这抹希冀若当真说起来,与前世还是有几分不同的。前世柳予安于她而言是她活在人世最大的希望,好似只要嫁给了他,那么她的余生便不会再有痛苦。

而如今,她心中的希冀却是知晓日后能和李怀瑾携手前行,那么即便这岁月再是寂寥,也不必惧怕。

霍令仪想到这,眉眼之间的笑意却是又绽开了几分,她稍稍仰着头受着那窗外打进来的日光如今很好,岁月很好,周边的恭贺与欢喜都是真的,她的家人都还在人世,而她嫁得也是心中欢喜之人。

沈攸宁眼瞧着霍令仪面上的笑意,眉眼之间便也绽开了几分温和的笑意。她也未曾说话,只等着又换了一回银梳,一回金梳,跟着是又把先前那番话重新说了一回才把手中的梳子放回了托盘。

等沈攸宁梳完了头

原先候在屋中的添妆嬷嬷便也上前了,她素来是做惯了这样的事,只是眼瞧着霍令仪这幅模样,眼中还是忍不住闪过几分惊艳之色,她是笑着先朝人打了一道礼,口中是跟着一句:“新娘子好俊俏的模样,老身这么多年还是头回瞧见您这样的好模样。”

她这话说完便又说道:“新娘子面容明艳,老身就稍稍替您打扮下,没得那遮了您的好模样。”

霍令仪原本就不喜那些太过浓艳的装扮,因此听得这话自然是应了等约莫过了两刻余,外头却是响起了一阵鞭炮声,这头一回的鞭炮声,却是来迎亲时放的。霍令仪不知怎么的,原先松泛的身形就是一僵,就连原先不紧张的心此时也跟着高悬了起来。

那嬷嬷是过来人,眼瞧着她这幅模样便又宽声笑说道:“您别担心,这到您出门还有好一会功夫呢。”

霍令仪闻言便又松了一口气,是啊,等她出门还得有几个时辰。

只是

她掀了眼帘朝那贴着“喜”字的木头窗棂往外看去,只要想着那人如今就在府外,她这心下就晃晃荡荡的没个平稳。

乌衣巷。

李怀瑾身穿大红婚服坐在打首的马上,身后是与他一道来提亲的兵部尚书徐钰与御史大夫常德恩,再往后便是奏喜乐的乐师以及抬着八人大轿的轿夫的迎亲队伍霍令仪和李怀瑾的这一桩婚事早在两年前就颇受人关注,如今真到了这大喜日子,众人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热闹。

打先前东街上便已围看了不少人,如今这乌衣巷自然也有不少人,好在住在这处的都是王侯贵族,虽然夹道两侧有不少人观礼,倒也未生出什么事,因此他们这一路走得倒也算得上十分平坦。

等到了信王府外头,那喧闹之声便越发响了,原本围在信王府外的宾客眼瞧着这远远过来的一行人,忙道:“来了来了!”

这话一落

众人自然皆朝那迎亲的队伍瞧去,只是眼瞧着来迎亲的那几人,原先的喧闹声却都静了一瞬。今日来霍家的或是士族子弟、或是朝中官员,眼瞧着李怀瑾一行越行越近,都有些咂舌不已。

这阵仗未免,未免也太大了些。

且不说李怀瑾内阁首辅的身份,就他身后的那两人也都是朝中重臣如今围在这信王府门前的,哪个身份强过他们?原本这样的大喜日子还能闹一闹新郎官,可瞧着这三人,他们心中委实是有些发憷。

就连原本在门前待客的许望舒和霍令章瞧着这一行也有些微怔,不过两人也未说什么,眼瞧着那车马越近便忙迎了上去只是还不等两人行礼,李怀瑾便已翻身下马,他伸手托扶了两人一把,面上是鲜少露于外人跟前的温和:“好了,今日不讲究这些。”

他这话一落,其余一众人也都跟着松了一口气,只是李怀瑾虽然这样说,可他们也不敢像往日去别家做客时那般放肆,这会皆恭恭敬敬侍立在两侧,却是请人先行。

李怀瑾见此倒是也未说什么,他眼瞧着那门匾上挂着的大红绸缎以及贴在朱红大门上的“喜”字,面上的笑意却是越渐了温和了许多。而后,他迈了步子往里走去,徐钰和常德恩跟随其后,余后一众宾客才敢一道上前。

因着霍安北已逝,李怀瑾此时便只需去昆仑斋给林老夫人和许氏请安等步入前院,跟随过来的一众宾客便由许望舒和霍令章领着去外院宴席处,而李怀瑾便依旧由人引着往昆仑斋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