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8章(2 / 2)

等这话一落

他看着霍令仪面上仍旧未下的愁思,心下是又叹了口气,却是又过了一会,他才温声与人说道:“晏晏别怕,如今父王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们了。”

霍令仪听得这话,原先才稳住的情绪却是又变得起伏了起来。

她眼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眼眶仍旧通红着,耳听着他这一字一句,却忍不住想道这一世父王平安无事回来了,那前世呢?前世的父王是否也像如今这样没有死?她心中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一面有些责怪父王回来得太迟,才让前世落到那样的局面。

可另一方面却又忍不住心疼,倘若父王回来后看到的是那副模样,他的心中又不知该有多难受?

霍安北却不知她心中所想,他只是看着她这幅模样,无奈而又宠溺的说道:“往日你可是半点眼泪都不掉的,如今都是要做娘的人了,反而变得如此爱哭了。”他这话说完便又笑着跟了一句:“可别让我的外孙日后也和你一样,成了个小哭包。”

霍令仪听得这话,心下那股子愁绪倒是被冲散了不少

她握着一方帕子擦拭掉脸上的眼泪,等缓过那阵子劲,而后才又同人说道:“您可要回去看看母妃?她若知道您回来肯定会很高兴。”

霍安北听得这话却是又握紧了手中的茶盏,口中是跟着轻轻一句:“现在我还不能出现在人前”他自然也想回去看看他们,这些年,他想了他们一回又一回,如今他好不容易可以和他们活在同一个地方。

可这一段咫尺的距离却恍如天长水远一般。

霍令仪听得这话,心中是又生出几分可惜。不过她也明白,倘若让旁人知晓父王还活着也不知会生出怎样的轩然大波?为了父王的安全,他的确不适合这个时候露于人前。她想到这便又重新抬了脸,与人笑着说道一句:“女儿知晓了,女儿不会向外露出半点口风的。”

霍安北看得她这幅懂事的模样,心中却是越发生出了几分怜惜,还不等他说话,外间李怀瑾便轻轻叩了回门霍安北听到这个声响,倒是敛尽了面上的情绪,他重新搁落了手中的茶盏,而后是沉声说道一句:“进来吧。”

李怀瑾闻声便推门进来

外间的冷风随着他的走动一道打进屋中,倒是让那烛火又连着跳了几回,等到布帘落下,李怀瑾才看着霍安北说道:“若是岳父想回家中探望岳母和祖母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些时间。”

霍安北听得这话,面上的神色却是一动

他即便才回京不久也知晓如今外边都有周承宇的眼线,李怀瑾此举不仅耗费人力,委实也没有什么必要何况,他与李怀瑾相交虽然不算多却也不算少,若说对李怀瑾,他却也算得上是有几分了解的。

这个男人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也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那么他今日之举,只有可能是为了晏晏。

他想到这便又朝霍令仪看去,倘若不是为了晏晏,素来冷情冷心的李怀瑾又何必行出这样的事?霍安北这心下不知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不过总归是有几分动容的。

这个男人既然能为晏晏做到如斯地步,起码可以说明晏晏在他心中的地位不低。霍安北思及此,原先紧绷的面容倒也缓和了许多,连带着声调也温和了几分:“既如此,那便多谢你了。”

李怀瑾听得这话,面上也未有多余的神色,话却是和气地说道:“岳父客气了”等这话一落,他是又跟着温声一句:“如今夜色已深,岳父且先歇息吧。”

“等小婿安排好了,便会同岳父来商量。”

岳父,小婿

霍安北原先未曾注意,这会听到这些称呼,还是忍不住嘴角一抽,他倒是说得自然不过他终归也未说什么。夜色的确深了,晏晏如今是双身子的人自然不好熬夜,他想到这便点了点头,而后是同霍令仪温声说道一句:“好了,回去吧,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还多着。”

待这话说完

他便通由书房的那条小道离去。

等到书房又重新恢复原状,霍令仪却还是有些未曾回过神来,她总觉得今日像是在做梦一般李怀瑾放好书架上的书便朝霍令仪走去,眼瞧着人这幅模样,他也不曾说话,只是握住霍令仪的手。

手心传来热度,霍令仪也回过神来,她仰头朝李怀瑾看去,待瞧见他一如旧日的清平面容,她才开了口喃喃问道:“这是真的吗?”

李怀瑾听得这话,眼中的神色却是又柔和了许多,他轻轻“嗯”了一声,手撑在她的眉眼处,声调温和,眉目也带着几分笑意:“是真的。”

霍令仪听见李怀瑾的回答,原先的踌躇和恍然终是散去。

她紧紧握着李怀瑾的手,却是过了许久才轻轻说道:“真好。”这一世,母妃和弟弟都好好活着,她也寻到了合适的人,如今父王也平安无事回来了一切都朝着最好的方向走去。

“景行”

霍令仪仰着头轻轻唤他的字,这还是头一回她当着人的面唤他的字,却是让李怀瑾也愣了一回他的手撑在霍令仪的脸上,仍旧低垂着一双眉眼看着她,等回过神来便轻轻应了一声,口中是跟着一句:“我在。”

霍令仪听得他出声,便又问道:“我们会一直这样吗?”

她这话其实说得并不算明确,可李怀瑾却还是听明白了,外间夜色越深,而他便这样依着烛火轻轻抚着她的眉眼,口中是柔声一句:“会的。”

他会拼尽全力,把这份美好替她保留住。

几日后。

信王府。

此时夜色已深,昆仑斋中却灯火通明,屋中原先伺候的人都被打发了出去,如今林老夫人和许氏坐在椅子上,眼瞧着李怀瑾和霍令仪还是有几分疑虑林老夫人近来时常早睡,今儿个将将要睡下便听得玉竹禀报,道是:“郡主和三爷来家了。”

大晚上来家里必定是有事,因此她想也未想便又遣人去叫了许氏过来。

可如今看着底下站着的两人,林老夫人却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和许氏对看一眼,而后才看着霍令仪问道:“晏晏,你和景行大晚上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霍令仪闻言却是轻轻笑了一回,她眼看着坐在主位上的两人,却未曾说话反而朝后头走去,等把身后的玄衣男人拉到两人跟前,她才笑着开了口:“祖母,母妃,你们看谁回来了?”

等这话一落

原先一直低着头的黑衣男人便也抬了头。

屋中烛火通明,黑衣男人的面容没有丝毫遮掩得露于人前许氏眼看着那个男人,素来柔和的面容此时是一片苍白,原先手中握着的茶盏也跟着落在了地上,瓷盏碎裂,而她看着那个男人,好一会才喃喃说道:“云旗?”

作者有话要说:霍爹:上司成为女婿,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