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0章(1 / 2)

茶盏摔落在地上,击碎了这一室静谧。

林氏端坐在椅子上,原先沉静的面容此时却有几分怔忡,她怔怔得看着跪在跟前的丫鬟,红唇微微张着,似是想说些什么,可临来张口却是半个字也未曾吐出她听到了什么?

故去的王爷

这,怎么可能?

霍安北不是早已死在四年前了吗?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原先的青瓷茶盏因为砸在地上,里头的茶水自然也跟着倾泻出来,有不少茶水沾在了林氏的裙摆和鞋袜上,可她此时心思不在这处自是也未能反应过来,倒是初画瞧着这幅模样忙走上前来。

初画半蹲在林氏的跟前,手中握着一方帕子替她轻轻擦拭着裙摆和鞋面,待摸到上面的一片温热,才松了一口气:“好在这水已经温了。”

林氏听得这话倒是有些回过神来,她任凭初画替她擦拭着,手却是撑在那红木案上,就连身子也有些往前倾的模样她的面容端肃,口中是紧跟着一句:“你刚才说什么?你把话再仔仔细细地说上一遍。”

立秋听着林氏话中的端肃也不敢耽搁,她轻轻应了一声,而后是敛了心神重新说道:“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衣,跟在郡主和李大人的身后,奴原本以为他是李大人的随侍,可后来”她说到这是又稍稍停顿了一瞬,跟着是又一句:“后来他抬了脸,奴看得真真切切,那,那就是故去的王爷。”

“侧妃娘娘,王爷他不是早已经死了吗?死去的人怎么,怎么又回来了?”

立秋这一句话说得极轻,像是带着难以抑制的恐慌一般她的确是害怕的,虽然子不语怪力乱神,可这样一个死了四年的男人突然出现在眼前,这如何不让人震惊?还有更令她害怕的,倘若王爷没有死的话,那若是让他知晓,她竟然在替侧妃做那样的事,她那一家老小的命可如何是好?

她想到这,身子便又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外间的寒风打过窗棂,传来细微的声响

林氏的手紧紧撑在那红木案上,她垂眼看着跪在底下的立秋,可心思却全然不再这处她从不信佛,自然也不相信鬼怪之说。

唯一可以解释的,那就是霍安北根本就没有死

当年周承宇找上她的时候,她便知晓霍安北不可能死于战火,他的死,与周承宇绝对脱不了干系。

虽然她不知道霍安北究竟是怎么死的,可是以她对周承宇的了解,那个男人绝对不可能会让霍安北有活命的机会才是可如今,霍安北竟然回来了,无声无息得回到了这个燕京城中,回到了霍家。

外间的风好像又大了许多

那锦缎布帘许是先前未曾掩好的缘故,此时便有不少寒风透过那布帘打进屋中,烛火被那寒风打得轻轻晃动,原先的明亮也开始变得晦暗不明起来。

林氏的面容便掩在那晦暗不明之处,她素来沉稳的面上此时却呈现出几分仓惶,就连眼中的神色也有几分慌张霍安北回来了,那她往日做的那些事,他又怎么可能不知晓?若是他知晓了,他,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她看着先前抄写的佛经中写着“业有三报,一现报,现作善恶之报,现受苦乐之报;二生报,或前生作业今生报,或今生作业来生报;三速报,眼前作业,目下受报,此三报便为因果之报”

因果之报

林氏的口中轻轻呢喃着这句话,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渐渐回过神来。她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待平了心下的那一番紊乱才朝立秋问道:“我记得你和门房的江管事是老乡?”

立秋原先也在出神,骤然听到这一句却是一愣,待林氏重新问了一遍她才轻轻答道:“是,江管事的确是奴的老乡。”

她虽是这般说,可心下却是有几分疑问的,这要紧关头,侧妃突然问起这个是做什么?

林氏听她这般说道却也未再说什么,她只是推开初画擦拭的手,待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她便握着那支毛笔寻了一张干净的纸写了一行字待写完之后,她便又从那夹盒之中寻了一个信封,而后是把这封风干了的信对折放了进去。

等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完

她便看着立秋说道:“你把这封信交给江管事,让他立刻出府把这封信送到凤梧巷的徐宅,倘若那家的人问起,就说他家主子这些年找的东西已经有所眉目了。”等这话一落,她是又紧跟着一句:“你现在就去。”

若是让霍安北知道她这些年做得那些事,绝对不可能放过她,倒不如让那位早些知晓,让他知道霍安北还活在世上、从中找出虎符,保不准她还能借此翻身。

立秋闻言,面上却有几分踌躇

只是还不等她说话,便又听得林氏说道:“怎么?难不成你以为你如今还有退路不成?自从你收了我的银子替我办事,和我便是坐在同一条船上,倘若你把这封信立时送出去,保不准我们还有命活着,不然的话我没了活路,你一个小小的丫鬟难不成还能活着不成?”

林氏的话并不算响

可在这夜色中却恍如一把锋利的刀一般狠狠地刺进她的心中。

立秋听得这话,原先面上的踌躇尽数消散,她忙起了身接过林氏递过来的那封信虽然她不知道这封信中究竟写了什么,也不知晓究竟是要送于何处。可是林侧妃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如今她们两是在同一条船上,倘若林侧妃出了事,她那一家老小自是也活不了。

她想到这便也不敢耽搁忙应了一声。

林氏见她接下那封信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倘若如今她身边还有有用之人,又岂会把这样重要的事交托到这个小丫鬟的手中?如今她也只能希望这封信能够送出去,她想到这便又看着立秋叮嘱一句:“小心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