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6章(1 / 2)

戚夫人?

霍令仪骤然听到这个称呼,一时却有些未曾回过神来戚夫人,这燕京城中姓戚的人并不算多,若够得上夫人这个称呼的更是少之又少。

杜若见她这般便又轻轻说道了一句:“夫人,是远侯府的那一位。”

远侯府

那说得便是戚孚如了。

霍令仪听她这般解释倒是记了起来,前段日子柳予安已接任了远侯府的爵位,成了新一任的远侯。而那戚氏虽然仍旧只是一个妾氏,可如今那柳家既无周承棠在上头压着,冯氏又因为得了重病只能缠绵于榻,这府中里里外外的事自然也就交到了她一个人的手里。

因着这个情况,外间也就尊称她一声戚夫人。

可这“戚夫人”再好听,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妾氏罢了,若放在那些小门小户的门第里,倒也的确够他们尊称一声,可对于她们这屋子里的人来说,这位戚氏终归还是上不了台面的。

因此杜若这话刚落

李安清便有些不开心的接了话:“她怎么过来了?”这会她已恢复如常,原先面上的那些绯红也消了个一干二净,仅剩的也只是几分未加掩饰的不高兴对于那远侯府,她可是半点也提不起喜欢。

霍令仪听得这话也未曾开口,心中倒也的确是有几分惊奇的。

那远侯府,她可未曾下过帖子的,不过人既然来了,她自然也不好拒之门外。因此霍令仪也只是把手中的茶盏置于那一侧的高案上,而后是握着一方帕子拭了回唇,跟着才淡淡开了口:“请她进来吧。”

杜若闻言便又轻轻应了一声,她是又朝几人打了一道礼,而后才往外退去。

没过多久

那锦缎布帘便被人掀了起来,却是戚氏走了进来,她仍旧是素日里的那副清平打扮,满头青丝梳成一个流云髻,头上也只是簪了几支素色的玉簪,上身穿着水色圆领长袍,底下是一条月白色绣清莲的月华裙,行走起来,那裙摆上的清莲便也跟着化开一道又一道涟漪。

屋中众人看得她进来却都止住了声。

原先杜若来禀告的时候,她们正在逗弄小儿自然也未曾听清,这会眼瞧着戚氏,却都忍不住互相张望了一眼,她们每个人的面上都是一副惊诧模样,甚至还有人同李安清先前所说的那般轻轻说道:“她怎么过来了?”

纵然岁月已过去许久,可这燕京城中谁不知晓那位柳大人和李三夫人的关系?这样的日子,李家自然是不可能给柳家下帖子的。

等戚氏走了进来,这屋中便也无人说话了。可除了霍令仪以外,众人的眼睛却都朝戚氏看去

戚氏自然也察觉到了众人看过来的视线,她的面上仍旧噙着一道恰到好处的笑容,行走起来举止礼仪也没有半分偏差。等走到霍令仪跟前,她是朝人屈膝打了一礼,口中是柔声说道了一句:“妾身戚氏给李三夫人请安。”

霍令仪仍旧靠在引枕上,闻言也只是淡淡说道了一句:“起来吧”

戚氏便又笑着朝人道过谢,而后她是又朝李安清、许瑾初等人打了一道礼才起身说话:“今日是贵公子的洗三礼,因着侯爷公务繁忙不能亲自过来,便遣妾来送上一份薄礼”

等这话说完,她便从身后丫鬟的手上接过一只礼盒,跟着是又柔声一句:“夫人切莫介意。”

霍令仪闻言倒是朝人手上的礼盒看去一眼,礼盒里头置放的是什么东西她瞧不见,可单单只瞧这么一只盒子却已算不上什么薄礼了不过她也只是这般瞧了一眼便收回了眼,口中也不过是寻常一句:“你客气了。”至于旁的却是半句也不曾说。

不管戚氏如今是不是已经知晓她就是当年那个“贵人”,可她都没有这个心思与这个女人有过多的接触。这个女人为达目的连自己的孩子都能说舍就舍,且不说别的,只单论这一份心性便比那周承棠厉害多了。

她可不希望给自己树立一个这样的敌人。

等到杜若走上前接过了礼盒,霍令仪才又看着戚氏说道了一句:“戚夫人远来是客,且坐罢。”

戚氏闻言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多谢夫人,不过妾身家中还有不少琐事便不再此处多加叨扰了”等这话一落,她是又朝霍令仪等人打了一礼。

霍令仪见此倒也未曾说道什么,只是让杜若送了人一程。

戚氏来得快,走得也快,不过屋中众人原本就不喜她,如今见她离去,自然也不曾说道什么。

没一会功夫

这屋中便又恢复了原先的笑闹声霍令仪端坐在床上,耳听着屋中的笑闹声,一双桃花目却仍旧朝那尚还有些起伏的布帘看去,她的眉眼微沉,话却是不曾说道一句。

杜若这厢把戚氏主仆送至帘外便告退了。

而戚氏身侧的丫鬟听着里头传来的笑闹声,还是忍不住轻轻撇了撇嘴,她手扶着戚氏的胳膊往前走去,口中是跟着没好气地一句话:“真是欺人太甚,您一进去她们就半句话也不说,您一走倒是又热闹起来了当真是半点也不曾把您放在眼里。”

她说得生气

戚氏面上的神色却是半点也未曾有过变化,她仍旧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就连眼中也依旧是先前的清平模样。她拧头朝丫鬟看去,眼瞧着她眼中的不高兴便柔声说道:“你也不瞧瞧里头坐着得都是些什么人,我比起她们自然是不够格的。”

这满燕京城的贵人都在这处了,她比起她们,又算得了什么呢?

丫鬟听她这般说道忍不住想再说道几句,可是临来到口也只能轻轻辩上一句:“侯爷最是疼您,倘若不是因为那位的身份,您早就成侯夫人了”

戚氏听得这话,面上的神色却有几轻微的变化,不过也只是这一瞬便又恢复如常她任由丫鬟扶着她往前走去,口中是轻轻跟着一句:“我知你是为我好,可那位说到底也是天家公主,你日后可切莫再胡说了。若是让旁人知晓一顿责罚却是少不了的,到得那时,就算我有心想救你,只怕也难。”

那丫鬟听得这话,娇俏的面容便又惨白了几分。

她忙伸手掩住了唇,眼中也显露出几分惊慌,待瞧过四面见无人听见才又松了一口气她重新撤下掩在唇上的手,小脸低垂着,口中却还是忍不住轻轻跟着一句:“奴只是为您可惜。”

戚氏闻言却只是握着丫鬟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口中也只是说道:“没什么可惜的,我能跟着侯爷已是三生修来的福分了,哪里还有什么好可惜的?”

她这话却是真心话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