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2章(1 / 2)

霍令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清晨了。

她此时头脑还有些昏沉,隐隐约约也只能听见屋外几个丫鬟低声啜泣着,而这些啜泣声中较为清亮的是红玉的一句话:“三爷走了几日,夫人就日日睡不踏实,如今传来这样的消息,夫人以后可怎么办?”

她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先前的昏沉一概消去,而后是想起昨日陆机与她说道的那些话,还有霍令仪察觉到手心处的异样,她低垂了眼去看,便瞧见仍旧被她紧紧握在手中的荷包。

经了一夜,荷包早就有些变型了,可那上头的鲜血却依旧让她觉得刺目不已。

霍令仪只要想到这个鲜血来自何人,眼眶就忍不住红了起来,她什么也不曾说只是紧紧握着手中的荷包,而后她披着外衣坐起了身。外头候着的几个丫鬟耳听着里头的这一番动静忙打了帘子走了进来,只是还不等她们开口便瞧见霍令仪起身朝他们走来。

这番动作却是让她们怔了一回

还是杜若先回过神,她眼瞧着人走过来,一面是伸手拦了一回人,一面是柔声说道一句:“夫人,外头正下着雨,您这是要去哪?”

霍令仪步子微顿,闻言是朝杜若那处看去一眼,她的面上依旧是清平一片,连带着声音也很是冷静,只是吐出来的话却难免骇人:“我要去淮安找他。”这个“他”字,说得自然是李怀瑾。

屋中几个丫鬟眼瞧着这般互相对望了一眼,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还不等她们轻劝,外头便有人通传道:“夫人,老夫人来了。”

这话刚落便有人打了帘子,却是一身素服的程老夫人走了进来。程老夫人因着一宿未睡面容也有些不太好,眼下更是乌青一片,待瞧见屋中这幅场景她是摆了摆手却是让众人先退下。

没一会功夫,屋中便走了个干净

霍令仪见程老夫人过来倒也朝人打了个礼,口中也跟着如常一句:“母亲。”

“起来吧”程老夫人一面说着话,一面是伸手扶了霍令仪一把,而后她是握着霍令仪的手把人带到了榻上。等坐到了那软榻上,她也未曾松开霍令仪的手,只是抬了脸朝人看去,口中是又说道一句:“你要去淮安?”

霍令仪闻她所问却未曾避讳,只是点头应“是”,她任由程老夫人握着她的手,口中紧跟着一句:“母亲,我不信景行会这样离开人世他答应过我会平平安安的回来,这么多年,他从来就不曾骗过我,这次也肯定不会。”

等这话一落

霍令仪似是想到什么,连带着语气也多了几分激动:“何况到现在景行的尸首都未曾寻见,也许他只是被人救了起来,也许他们只是还未寻见”她越说便越发激动,父王四年前掉落悬崖都能重新回来,景行或许也只是一时未被寻见罢了。

“晏晏”

程老夫人眼看着霍令仪这幅模样,那双疲惫的眼中还是流露出了几分哀叹:“我们谁也不相信景行就会这样死了,除去陆机留在淮安的那些人,昨儿夜里我已派了家臣去寻,就连陛下也下了圣旨快马加鞭送去淮安让当地的巡抚一道去寻。”

“可是晏晏,景行受了那样重的伤,底下又是长江流域,长江水势凶猛,景行他”程老夫人说到这眼看着霍令仪骤然惨白的面容终归还是止了话,她握着霍令仪的手背轻轻拍了一拍,跟着一句:“我们如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看老天是否能让奇迹出现。”

一句“尽人事听天命”终归还是让霍令仪泄尽了全身的精力

霍令仪颓然得坐在软榻上,先前还有几分鲜活的面容此时是一片惨白,就连红唇也化为一片灰白她低垂了一双眼睛,看着衣服上的纹路,耳听着外头的雨声,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哑声说道:“他从来没有骗过我,我不信他会这样离开。”

她说到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这是从昨日得知消息后,霍令仪头一回流泪,从小到大,她鲜少哭,此时也只是这样无声得掉着眼泪。

程老夫人看着她这幅模样却是又叹了口气,她伸手把人揽进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口中是跟着一句:“我知道你难受,当年老爷去的时候,我就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可是再难受,这日子总归还是要过下去的你说你要去淮安,我不拦你,你和景行夫妻情深,我这个做母亲的不会置喙你的决定。”

“可是晏晏,你难道就不想着长安吗?他是你和景行的骨肉,是你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

“如今景行不在,倘若你再出点什么事,你让他该怎么办?”

长安

霍令仪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脊背却是一僵,她抬了脸怔怔朝程老夫人看去,眼看着她一如旧日的慈和面容,唇口轻张轻合,硬是吐不出一个字。

程老夫人看着霍令仪也不再说道什么,她只是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口中是跟着温声一句:“你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吧”等这话一落她才又跟着一句:“你昨夜晕倒后,长安也不知怎得一直哭闹不止,只是几个嬷嬷怕扰着你休息才一直未说。”

言尽于此

程老夫人也就不再多言,只又看了霍令仪一眼,她便迈步往外走去。

霍令仪自从程老夫人走后便怔怔坐在榻上,她能听见屋外几个丫鬟的窃窃私语,只是因着没有吩咐才不敢进来她的双手交握放在膝上,不知过了多久,她是又合了会眼才哑声开口:“杜若。”

她这话刚落,帘子便被人打了起来,却是杜若走了进来。

杜若眼瞧着坐在软榻上的霍令仪是先朝人打了一道礼,而后才问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霍令仪听得这话也仍旧未曾睁眼,却是又过了一会,她才开口说道:“去把长安抱过来吧”

杜若见她这般说道便知她是下了决心不再走了,她忙应了一声,而后是匆匆打了帘子往外走去,没一会功夫乳母便抱着长安走了进来,长安还在哭闹着,可是那声音也不知是不是哭了太久的缘故已有几分哑了。

乳母恐她怪罪便先告起罪来:“老奴未曾照顾好五少爷,请夫人责罚。”

霍令仪听着长安这个细微的哭声,心下更是疼惜万分,她忙伸手把人抱进了怀中,眼瞧着怀中小儿的这幅可怜模样,她握着一方帕子替他擦拭着脸上的泪痕,耳听着乳母的告罪声也只是说道:“这不怪你,你先下去吧。”

等到乳母退下

霍令仪便轻轻哄起长安来,长安起初还低声哭着,后头也不知是不是哭累了,没一会功夫便在她的怀中睡着了,只是即便睡着,他那双小手也还紧紧攥着她的衣角,好似怕她离开一般。

这幅模样却是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杜若怕她受累便轻轻说道:“奴把小公子抱到床上吧。”

霍令仪却只是摇了摇头,她仍旧抱着长安,话倒是说了一句:“你去把陆机找来。”有些话,她要亲自问他。

“是”

约莫两刻后,陆机便过来了。

他因早些受了伤此时还未曾恢复,往日稳重的面容便显露出几分苍白,等见过霍令仪他也未曾起身只依旧跪在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