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8章(1 / 2)

西山。

霍令仪穿着一身素色斗篷,半蹲在一块墓碑前。

她面前的墓碑是新砌的,地上也还有些纸钱,却是前几日留下来的,只是因着昨儿夜里下了一场大雨,这纸钱便也被掩埋在了那泥土里将将露了个半个边罢了。她挽了两节袖子待把手中的一炷香对着那烛火点燃了,才又朝那墓碑看去。

墓碑的底是石灰色的,上头又用朱批书写了几个大字“霍家第七代子孙霍令章之墓。”

霍令仪定定得看着这块墓碑,待把手中的这一炷香插到了那泥土里,她也不曾说话,只依旧这般看着眼前这块墓碑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开了口,轻声说道:“你真傻。”为了她,失去了一条命,不值得。

山上的风很大,打在人的脸上疼得厉害。

霍令仪张了张口,来时她有许多话想与他说,可真得来到了他的墓前,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乌云密布,大抵是又要下雨的样子了。她握着帕子把他的墓碑重新擦拭了一回,而后是从怀中取出那只平安锁。

平安锁经了这漫长的一段时光,也露出了几分岁月的痕迹。

“你当日问我记不记得?”霍令仪一面说着话,一面是伸出指尖轻轻滑过上头的纹路,待把那平安锁的正反两面都拂过一遍,她才又轻声说道:“其实那于我而言只不过是年少时一桩微不足道的事罢了,偏偏你却记了这么多年还白白没了一条性命。”

“霍令章”

说话间,霍令仪抬了脸朝那墓碑看去,红唇轻颤,是又一句:“值得吗?”

这山间有风拂过,却无人回答她的话,那个能回答她这个话的少年如今已长埋地下,无知无觉,无声无息霍令仪想到这便又合了眼,那长而又弯的睫毛随着风轻轻颤动着,她想说些什么,可却什么都说不出,唯有眼泪随着眼角落下。

这些日子她时常会梦到他

年幼时抓着她衣角的霍令章,长大后清隽温润的霍令章,还有最后死在她怀里,与她说“长姐,别忘了我”的霍令章可梦终归是梦啊。霍令仪很清楚,这世上早已没有霍令章这个人了,他死在建康二十二年的寒冬月,死在她的怀里他用自己的生命让她这一生都无法再忘记他。

乌云在天上晃荡着,天色也越渐黑了。

霍令仪重新睁开眼,她把手中的平安锁放在了他的墓前,而后她站起身,却是又过了一会才转身离去。

这条小道的不远处有个身穿青衫的男人正立在那温温笑看着她

却是李怀瑾。

李怀瑾仍是旧日的模样,他站在小道的这一头,眉目温润得笑看着霍令仪朝他走来,待人走到跟前的时候,他便握住了她的手,口中依旧是温和的一句话:“好了?”

“嗯”

霍令仪任由李怀瑾握着她的手,她和他并肩而立在西山的小道上,口中是道:“我们走吧。”

等这话一落,她却是又朝身后看去一眼,小道的那一头只有一块墓碑,一如她来时的模样。可霍令仪却好似能够通过那块墓碑看见那个少年郎的身影,她什么话也不曾说,只是这样看了一会,而后便又重新转了身,朝身侧的男人看去,跟着温声一句:“走吧。”

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越渐昏暗了,外头有人送来圣旨,却是宣他们进宫。

霍令仪听到这一句便朝李怀瑾看去,眼瞧着他淡漠的神色,她的心下是又叹了口气,口中却是轻声说道一句:“我昨日听父王说,他的身子只怕扛不住几日了。”当日周承宇下得毒太过凶猛,即便有汤药吊着,可那身体却早就废了。

她心中知晓李怀瑾是怪他的

倘若他后来未曾生出那些事,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大嫂也就不会死可不管如何,那人所做的这一切终归是为了他。

霍令仪想到便又跟着一句:“走吧,去看一看。”

李怀瑾面上的神色虽然依旧是淡漠的,可终归也未再说旁的,他重新坐回到了马车中霍令仪刚要跟着一道上去,临来却似想起什么便与杜若说道:“去把小少爷抱过来。”

杜若轻轻应了一声,她朝两人打了一道礼,而后便往相隐斋那处去了。

长安近些日子又长大了许多,自从李怀瑾回来后,他倒也不再像往日那般闹腾了如今纵然霍令仪不在他的身边,他也不吵不闹。杜若把他带过来的时候,他正睡过一觉,这会精神气十足,眼看着霍令仪便咧了嘴朝她伸出手。

霍令仪看着他这幅模样自是也眉开眼笑,她忙把人抱进了怀里,而后是朝李怀瑾看去,跟着温声一句:“我们走吧。”

李怀瑾看着她面上的盈盈笑意,面色倒也缓和了许多。他轻轻“嗯”了一声,而后是从人的怀中抱过长安,口中是道:“我来吧”等这话一落,他是又跟着一句:“你身体不好,如今他又越发重了,别累着你。”

霍令仪耳听着这一番话也未曾说话,只笑盈盈得看着他们父子两。

马车已往前稳稳得驶去,外间天色昏沉,马车里头的琉璃灯盏却很是明亮霍令仪眼看着那一大一小却颇为相似的面容,眉眼却是又泛开了几分笑意。

因着有宫牌的缘故,马车外头又有李家的标记,这一路过去自是顺畅无阻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马车便稳稳当当停了下来。

霍令仪从李怀瑾的手中接过长安,而后便朝人说道:“走吧。”

外间车夫已置好了脚凳,李怀瑾先行下了马车,而后便又扶着霍令仪走下马车章华宫殿前也早已侯了人,眼瞧着他们便忙迎了过来,打首的一个内侍先朝他们恭恭敬敬打了礼,口中是跟着恭声一句:“李大人,陛下正在里头候着呢。”

李怀瑾闻言也不曾说话,他只是掀了一双丹凤目朝眼前这座宫殿看去。

夜色之下,灯火通明,可眼前这座皇宫之中最为尊贵的宫殿在这夜色中却没有半点鲜活气,倒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连带着那尖尖屋檐角上的金碧也失了几分颜色。内侍见他不动虽然心中焦急却也不敢劝,只好垂着首佝偻着脊背立在一侧。

到后头还是霍令仪轻声说道:“外头冷,进去吧。”

李怀瑾听得这一句才收回了眼,他轻轻“嗯”了一声,而后是提步往前走去。

宫殿之中的内侍早已被赶了出去,原先替他们引路的内侍也只是替他们打了帘子,而后便立在外头低眉垂眼不曾言语偌大的宫殿烛火通明,李怀瑾领着霍令仪一步步往前走去,待至内殿的时候,他们才看到靠着床头半坐着得周圣行。

霍令仪眼看着周圣行,还是忍不住一惊。

眼前的那个男人头发花白,身子清瘦,面容也泛出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倘若不是那双眼睛还掺着几分清明,她都快识不出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往日大梁那位英明的君主了。她重新垂了头,待把心中的这一份震惊掩埋了下去,才又抱着长安跟着李怀瑾的步子往前走去。

周圣行看着他们过来,脸上却是又化开了一个笑,就连眼中的笑意也多了些许。

等他们走到跟前

他便朝霍令仪怀中的小儿看去,口中是温声一句:“这就是你们的孩子,他叫什么?”

霍令仪闻言便轻声回道:“回您的话,他小名唤作长安,大名唤作安嗣”

“长安”周圣行一错不错地看着长安,口中却是轻声研磨着这个名字,而后他才又笑道:“长治久安,是个好名字。”他这话说完似是想伸手去抱他一回,可手上的力气全无,只伸在半空便又垂落了下来。

他摇头笑了笑,终归也是舍了心思。

待把霍令仪怀中小儿的模样又瞧了一回,周圣行才又开了口:“晏晏,你先带着孩子下去。”

霍令仪知他这是有事要和李怀瑾说,便也未再多言,她抱着长安朝人屈膝一礼,而后便往外退去等到这寝殿没了霍令仪的身影,周圣行才又朝那个面容淡漠的男人看去:“你让柳予安销毁了那两卷圣旨,又让人把玉玺送了回来,景行,这是为什么?”

等这话一落

周圣行是又叹了口气,跟着是又一句:“我知道你心中怨我恨我,可是景行,你该知道我做得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他说到这是又稍稍停顿了一瞬,而后才又继续说道:“我知你虽然生性清冷,可却极重情意,所以我才想替你扫清所有障碍,到得那时才不会再有人危害到你。”

李怀瑾耳听着这一句,终于是朝周圣行看了过去

殿中烛火幽幽,他低垂着眉眼看着床上这个男人,却是过了许久才淡淡说道:“这个位置我不喜欢,我想她也不会喜欢。”

周圣行听到这个她字,面上的神色却是一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