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我的师尊不可能这么温柔> 第49章 师尊要稳住(十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9章 师尊要稳住(十二)(1 / 2)

“当心,那是蜃蝶,你们人类不能接触。”血魔一见到那片蝴蝶群便拦住了试图走过去的左曜。

“蜃蝶?”左曜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血魔道:“蜃蝶是死在战场上的神魔的元神消散以后的怨念幻化而成,它的翅膀上带着的鳞粉能够让人类陷入幻境中,一梦入幻,此生难醒。”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正要抬手帮忙将那群烦人的小东西全都炼化,却被左曜提前捉住了手腕。

“规矩第一条。”左曜凉凉地扫了他一眼。

血魔老老实实地背:“不能让别人发现我的身份。”

“照顾好陵光。”左曜把怀里的时陵光放下,拔剑便往剑门弟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那群蝴蝶察觉到了有人赶过来,立刻如同风暴般呼啸而至,瞬间就把左曜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一层又一层的蝴蝶前赴后继,贪婪地伸出它们的口器试图吮食新鲜的血液。不过短短几息的功夫,蝴蝶群就环绕着左曜形成一个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大蓝色球体。

刹那间,一蓬灿若日华的白色剑光从蓝色球体内猛然炸裂,锋锐至极的剑气在左曜的操纵下如同决堤的洪流一般将所有被剑光笼罩的蜃蝶化为粉末。

萤蓝色的粉末不断洒落,在地面上积淀成厚逾一尺的灰烬。

“这剑若是换成主人的琞灵神剑,就更像主人了。”血魔痴迷地望着左曜悬浮在半空的英挺身姿。

时陵光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见危机解除,那群弟子这才松了口气,解除封魔阵法。

“左长老,温师兄和其他两位师弟都像是被魇住了,怎么也叫不醒。”暮霜见左曜赶到,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又有些担心。

她方才似乎听见了温师兄在混乱之中喊了一句杀了师尊......

希望只是她自己听错了。

左曜沉默地上前查看温景行和其余两名弟子的情况,三人的情况果然入血魔所言,是陷入幻境了。

“蜃蝶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的幻境是随着中招的人自己的心魔产生的。它们看不透人性,但是人类自己却可以。在幻境之中,中招的人会看到自己最害怕看到的场景。”血魔并不在意地上三人的情况,只是见左曜眉心锁愁,这才多话解释道。

左曜追问:“可有解法?”

血魔点点头:“也不难,在蜃蝶聚集的地方会生长一种紫色的灵草叫黄粱,取其根茎上三寸的一段草叶来让他们嗅一嗅,也就醒了。”

夜岚偷偷探头看了血魔一眼,小声嘀咕道:“这家伙懂得倒多。”

然而尽管它只发出了微不可查的凤鸣,依旧被血魔听见了。

“我可是这秘境里......”看到左曜递过来的眼神,他立刻把剩下的话咽回去,改口道,“听说,我也是听说的。”

夜岚嗖地缩回短脖子,闭嘴装死。

“我去找那黄粱草吧,左长老您还需留在此地照顾几位师兄。”暮霜闻言,起身就要离开。

“你不继续试炼了?”左曜见她要走,微微挑眉问道。

暮霜微微垂下眼睑,把掌心里已经碎成数片的玉符展示给他看:“可是,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谁说的?”左曜把温景行和其余两名受伤弟子身上的玉符解下来,又添了三枚后扔给方才捏碎玉符的几人,淡淡道,“失去资格的,是他们三人,而非是你们。”

“这......”那几名弟子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捏碎玉符还能继续试炼?以前剑门内可从来没有过这种先例。

若是其他长老来给这群弟子们护法,多少都会偏袒一些自己的亲传弟子。就算是五根手指头还有长短呢,长老怎么可能会对所有的弟子们都一视同仁。

但是如今左曜的举动却打破了他们固有的认知。

“长老,这不合规定。”暮霜接住了左曜递来的玉符,秀气的柳眉皱成一团,“若是违反了秘境内的规矩,恐怕您出去以后也会受到门规处置。”

左曜抬眸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微勾起:“放心吧,剑门之内,还无人能处置我。”

温熙华是绝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破坏他自己的人设的,他只会出面帮左曜把这件事遮掩过去,然后顺手再替他拉一波仇恨值罢了。

“可是......”暮霜还是有些犹豫。

左曜正色道:“你们入境试炼,是考验你们为主。但是剑修并非实力强大就足够。若没有一颗扶危济困的心,即便是拥有再强大的修为,也只是一件杀戮的武器罢了。”

“你们几人能在危急关头舍己为人,这份担当就足以让你们顺利通过本座设下的试炼。若是你们连自己的同门都不愿出手相助,恐怕剑门也不敢对你们给予厚望了。”左曜拍拍她的手背,笑容淡得几乎看不见,“去吧。”

暮霜一顿,感觉自己掌心似乎多了个什么东西,只是周围人多,她也不好打开来看,便只紧紧攥着掌心,跟左曜告辞以后便去寻自己的队伍去了。

其余弟子听见左曜这番话,想起了方才他们的犹豫不决和诸多担忧,只感觉面红耳赤,匆匆行了礼后也都散了。

只是碍于方才那群蝴蝶的阴影还未散去,他们也不敢走得太远,便只在方圆十里的范围内活动。

左曜飞快地以三人为圆心布下了一个天罡防御阵,把时陵光和血魔也都护在阵法里后,这才按照血魔指示的方向去寻黄粱草。

就在时陵光刚刚想躺下来休息的时候,左曜就已经抓着一大把紫色的灵草回来了。

时陵光:“......”

师尊这速度,果然不愧是上界第一剑仙。

嗅了黄粱草以后,何、柳两人很快便转醒,唯独温景行依旧双眉紧蹙陷在幻境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左曜抬头看着血魔。

血魔耸肩:“大概是他的心魔特别重的缘故吧,你再多试两次。”

左曜半信半疑地折了草茎又试过一回,这一次,温景行过了将近半刻钟的时间终于悠悠转醒。

只是当他睁开眼看到左曜的时候便猛地翻身跪坐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声音喑哑悲伤:“师尊,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应该早些告诉师尊我父亲的事......”

蹲在旁边的时陵光立刻竖起耳朵,仔细地捕捉着大师兄在混乱之际说的每一个字。

什么叫他害死了师尊?大师兄的父亲不是掌门师伯吗?掌门师伯有什么事隐瞒着师尊然后害死了师尊?

时陵光的眼神变得格外凌厉,除了血魔和夜岚,无人注意到他的变化。

“现在的你倒有几分以前的感觉了。”血魔若有所思地看着时陵光。

当初他与时陵光初相遇时,虽然对方浑身浴血狼狈不堪,但是那双眼睛里透出的光却格外冰冷,甚至比他这个血魔老祖更加阴鸷嗜血。

就算他看到了身为血魔的自己,眼底流露出的也不是恐惧畏缩,而是凌厉至极的杀意和根本不在意生死的淡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