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我的师尊不可能这么温柔> 第60章 徒弟很神秘(五)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0章 徒弟很神秘(五)(1 / 2)

在袁轩的带领下,一行人终于逐渐靠近了大幽朝的边境线。

“这地方瞧着怎么比鬼方国还荒凉?”趴在时陵光头顶的夜岚站在狭窄荒凉的古镇龙城的城门前发牢骚。

“几位有所不知,自从幽朝的皇帝换了人以后,新上任的皇帝便搜罗了一大群能人异士在他身边效力。他听信了身边大国师的建议,想要修建一座通往天界的通天塔,便在全国各处大肆抓捕青壮劳力送往幽都,故而这些边陲小镇的劳动力逃的逃,抓的抓,自然也就不剩什么人了。”袁轩笑着解释道。

随后,他傻乎乎地看了夜岚一眼,又看了一眼,蓦然回头看着左曜:“前辈,你们这养的是什么灵宠,竟然还能说人话?”

众所周知,只有修炼到妖丹期的妖修才拥有与人类沟通交流的能力。

“啊?我说话了吗?”夜岚也跟着一愣,随后才后知后觉道,“我居然能说话了!”

左曜扫了它一眼,对于这只连自己的力量水准都掌握不好的圣兽实在有些无话可说。

“它就是一鹦鹉。”时陵光半笑不笑地糊弄道。

“哦,”袁轩认真的点点头,“我还没有见过这种毛色的鹦鹉呢,怪好看的,叫什么名字啊?”

“夜......”

“蹦蹦,它叫蹦蹦。”时陵光眼疾手快地捏住某只的鸟嘴,“变异鹦鹉么,长得是别致了一点。”

夜岚被迫吞下肚子里的脏话。

“蹦蹦呀。”袁轩笑得有些开心,“真是个活泼的小家伙呢。”

夜岚赠送给他一对大白眼,蠢物,有眼不识真圣兽的大蠢物。

左曜的眼神轻轻地飘过夜岚浑身灿烂若霞的羽毛,眼神暗沉了一瞬。

几人步行入城后,才发现城内的景象比外面更加荒凉。

破旧的店铺招牌在风中摇晃不止,街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黄沙,街头上偶尔才能看到几个面覆头巾的妇女匆匆而过,眉宇间都是掩饰不住的愁色。

在看到他们几个明显不是本地人的异乡客入城以后,街边的行人更是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我总觉得,他们看我们的眼神不大对劲。”红豆摩挲着下颌道。

那些人盯着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盯着待宰的羔羊一样。

“我知道前面有个客栈,我之前跟师父住过。”袁轩自告奋勇地在前面带路。

一刻钟以后,一行人在一座破旧的土楼前面停下。

木头制作的招牌在风中摇晃不止,招牌上蒙了一层黄土,只能隐约辨认出上头“客至客栈”四个墨色大字。

客栈的两扇木门也不知所踪,里头的大厅一览无余。

几张灰尘起码有几寸厚的桌椅板凳零乱地堆在一起,上面布满了刀砍剑划的痕迹,旁边的柜台上同样布满了厚厚的灰尘。

一名穿着灰黑色厚袄的年轻人懒洋洋地趴在柜台上睡觉,脸上也不免被蹭上几道灰尘,让人难以看清楚他的真实面目。

“咦?”袁轩一头雾水地踏进店里,左右看了看才推醒趴在柜台上睡觉的年轻人询问,“你们家的老板和小姐呢?怎么才一个多月不见,这里就变成这样了?”

那个年轻人懒洋洋地抬起头,左曜和时陵光等人不动声色地瞟了袁轩一眼。

“你瞎了吗?本姑娘就在这里啊!”年轻人一张口就吐出少女特有的清脆圆润的嗓音,“打尖还是住店?打尖就没办法了,我爹不在,厨师没有。住店的话自己打扫房间,一两银子一个房间,可以随便选。”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袁轩尴尬地笑着挠挠头,“你突然换了个打扮,我还没有注意到是你。阿黎,你还记得我吗?一个月以前我和师尊一起来住过你们店的。”

男扮女装的少女阿黎迟疑了片刻,看着袁轩又看了看他身后的左曜等人:“你们都是修士?”

袁轩点点头:“没错。”

孰知阿黎闻言,脸色突变道:“出去出去,我们客栈没有房间了,恕不接待。”

左曜淡淡地扫了阿黎一眼:“姑娘为何不接待修真人士?你们被修士欺负过?”

少女根本不回答左曜的话,只是指着大门的方向固执地重复自己的话:“出去!”

“阿黎,我们多付你银钱行么?”袁轩试图说服少女,“我们一路走来,看到街上十室九空,根本没有别家客栈还在开门。你若是有何难言之隐就说出来,若是我能办到一定会帮你解决的。要是我做不到,这几位前辈也一定有办法的,他们都很厉害。”

左曜:“???”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前辈?”阿黎的脸色有所松动,半信半疑地看了左曜一眼。

她倒是也听说过上界修士有很多厉害的修士驻颜有术,能够一直保持着自己年轻时期的模样。

这个年轻修士一看就气势不凡,而且能被袁轩这样谨慎对待,或许还真的有几分本事也说不准。

“算了,你们还是快走吧。”阿黎沉默片刻后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神色倒是比刚才缓和了几分,“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之中有很厉害的修士专门对付过往借宿的修士,已经有好几个人被他们害了。”

“你把那个他们的情况说来听听。”左曜扔给阿黎一块下品灵石。

阿黎看了一眼手中半透明的灵石,犹豫了片刻后像是改变了主意,偷偷地对着几个人招手让他们跟着自己往后院走去。

“大概是大半个月前,幽都来的士兵在城里征兵,我的父亲也被强制征召走了。”

阿黎给几人倒了茶水奉上,神色黯然地开口道,“但是后来一群奇怪的修士来到了龙城,他们带走了我父亲,让我守在客栈里等候,只要有修士经过,就想办法将他们留下,然后再通知他们。”

红豆低头喝了口茶,觉得味道一般便把杯子扔到旁边,蹲在凳子旁边啃指甲。

倒是袁轩十分给面子地把茶水喝光了,喝完了还砸砸嘴:“这水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冽。”

阿黎笑着给他又倒了一杯:“月泉里的泉水,当然比一般的茶水味道更好。”

“那么你一般是如何与那些人取得联系的呢?”左曜不动声色地看着少女,同时把时陵光拉到身边,把一颗莲子糖塞进他的嘴里。

阿黎迟疑了片刻,从怀中掏出一枚传信灵符:“只要点燃这个,他们就会在半个时辰之内赶到。”

左曜微微挑眉,只轻轻地扫了一眼阿黎手中的灵符,黄色的符纸便突然自.燃起来。

阿黎被吓了一跳,立刻松手,只见那张传讯灵符在空中摇摇晃晃地自燃到不剩半点儿灰烬。

“你们怎么能把它点燃?”阿黎回过神来,立刻紧张地低声呵斥道,“你们会闯大祸的知道吗?”

“阿黎,你的故事讲得不错。”左曜面不改色地看着阿黎,“但还有个漏洞,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单凭你一己之力,是如何留下那些修为不低的修士的。”

阿黎面色微变,不经意地往后退了两步,故作镇定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