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我的师尊不可能这么温柔> 第62章 徒弟很神秘(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2章 徒弟很神秘(七)(1 / 2)

在时陵光的要求下,沈澜命人把明亲王和二皇子都请到了会客厅。

明亲王虽然已经三十来岁了,但看上去却比沈澜更显年轻。他的模样十分英俊,眉目间与时陵光有两分相似,举止间更是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雍容气度。

算起来,他应该是时陵光在下界所剩不多的亲人之一了。

他在看到时陵光的时候也着实惊了一惊,但是惊讶过后却不见喜色。

那个假的时陵光怯生生地跟在他身后,长得也颇为可爱。时陵光暗中打量着他的同时,他也在暗中观察时陵光。

“没我可爱。”时陵光在得出这个结论以后,继续赖在左曜的怀里撒娇。

“呕”夜岚趴在袁轩的肩膀做呕吐状。

“这孩子是我在宗室之中挑选的,他大概是与陵光长得最像的一个了。”明亲王把自己身后的孩子推到众人面前来,同时低声解释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反抗时望南那个暴君,拯救天下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若是再任由时望南这样肆意妄为下去,恐怕整个大幽朝都要为他陪葬。作为时家后裔,我实在不忍目睹时望南将大幽朝的江山毁于一旦。”

左曜打量了几眼那个孩子,发现他只是脸部轮廓与时陵光有些相似,仔细比较起来,当然还是时陵光更加漂亮可爱。

“阁下作何选择皆会自承因果,陵光如今已非下界之人,更不会插手下界之事,这一点请几位铭记。”左曜淡淡提醒道。

在了解时陵光如今已经踏足修真界,不会再插手下界争权夺利的俗务以后,明亲王的态度显然变得亲切热情了许多。

“皇叔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陵光你不会怪皇叔吧?”明亲王虽然是在询问时陵光,但是目光却一直瞟向左曜。

时陵光半真半假地笑了笑:“陵光明白的,我不会怪皇叔。”

皇位么,对于俗世间的人总是充满了无限的诱惑,这个天地间最尊贵的地位的确有着能让亲人反目的强大魅力。

哪怕是吸取着死去亲人的血,只要能踏足权力巅峰,也会有人乐此不疲地去做这件事。

明亲王的体内同样流淌着帝王家的血脉,他的骨子里就带着天性嗜血和争勇好斗的本性。

而今大统被废,乱象四起,他想要借助这个机会上位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丑事。只要有足够的能力匹配自己的野心,又有什么做不得的呢?

只是让时陵光有些意外的是,他居然能说动沈澜出手助他。沈澜出手,就表示沈氏一族也已经站到了明亲王这一方来。

前世时陵光一直在上界从未离开,也不清楚后来的下界到底是谁在这场厮杀中夺得了最后的胜利。

不过与时望南相比,他倒宁愿是明亲王成为最后的赢家。

至少明亲王就算是碍于表面上的情分和他如今举起的清君复国的大旗,日后为先帝后翻案正名的几率也大一些。

但是眼下看来,明亲王打着二皇子的旗号募集起来的复国军还根本不成气候,想要与已经掌控了整个国家的时望南掰腕子,现在还为时太早。

明亲王和时陵光都需要时间成长,然而很显然,时望南不会给他们足够的时间。

沈澜显然有些不满意明亲王急于确认时陵光是否还对皇位有想法的做法,但是在得到左曜和时陵光两人否定的答案以后,也只有沉默以对。

如今幽都局势诡谲,风云变幻莫测,就算是他们树大根深的沈家,在朝堂之上也是如履薄冰,生怕行差踏错半步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他们用假的二皇子招募先帝旧部的时候,就注定被捆在了这艘无法回头的大船之上。

时陵光只是他们用以拉拢那群人的一个名号而已,就算不是时陵光也会是时执明或者任何一个能够与先帝扯上关系并借此大做章的人。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打出先帝血脉的旗号,无论是明亲王一方还是先帝旧部一方,脸面上都能过得去,而天下百姓也都会认同他们。

谁也不会真的以为一个五岁的孩童能够成为一统天下的皇帝,他们只是暂时需要一个能满足他们名正言顺地揭竿而起的工具人而已。

时陵光背后的明亲王,才是他们真正选择效力的对象。

这一点,五岁的孩子不会明白,但是重活一世的时陵光却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所以,沈澜才会在最开始看到真的时陵光出现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愧疚的神情。他不是不知道明亲王身边的二皇子是假的,但是形势逼人,就算知道是假的,他也必须当成真的。

至于真的时陵光究竟是生是死,他们这些被时代洪流裹挟着前行的人根本无暇顾及。

沈澜的愧疚或许是对于时陵光本人,或许是对于他枉死的发小,只是时陵光已经不想去深究了。

水至清则无鱼,人若是活得太过通透,反而是一种拖累。

夜深人静时分。

时陵光悄悄地从房间溜出去,外头的大雨已经停了,空气比下雨之前清新了不少。只是头顶的乌云仍没散去,院子里黑黢黢的一团,只能隐约分辨出哪里是水池哪里是假山。

他溜达着就走到了院子角落的凉亭里,看着被雨水淋湿的石桌石凳,片刻后叹了口气,干脆蹲在栏杆上看着池子里头的锦鲤。

他记得在皇城的御花园里,也养着一大群这样颜色的锦鲤,那些鱼都被宫人养成了肥肥大大且又蠢又呆的模样,见到人来不但不躲反而都会游到岸边乞食。

简直蠢得要命。

“睡不着么?”忽然,从他头顶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时陵光猛地一抬头,就看到左曜不知何时竟然无声无息地站在他身后,正面色平静地望着他。

倒是时陵光因为自己的动作幅度太大,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直接就要往池子里栽去。

左曜眼疾手快地将他衣领抓住,把他从栏杆上拎下来。

时陵光却顺势扑到左曜怀里,声音里罕见地带着几分哽咽的腔调:“师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