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我的师尊不可能这么温柔> 第68章 徒弟很神秘(十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8章 徒弟很神秘(十三)(1 / 2)

左曜醒来的时候,天边暮色渐浓。

他试着感应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灵力,发现自己被玄渊打碎的紫府已经恢复如初,而且自身的修为又进了一步,已经达到化神后期大圆满境地,只差一步便可进入返虚境。

左曜蹙眉,他只记得自己最后融合了红豆给的那滴神血后进入了一种不可言喻的玄妙境界,仿佛他便是这天地的化身,举手投足间就能摧毁一切。

但是回忆到他将玄渊的身外化身击杀以后,后面的记忆便只剩下一片空白了。

左曜起身后才发现他正躺在淬剑峰上自己的房间床上,只是房间的摆设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原本放在房间中间的那架屏风不见了,整个房间都堆满了极品灵石和用灵石摆设的聚灵阵。

外间的墙上原本挂着的那幅温景行画给左曜的画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新画。

左曜在那副新画前停下来。

画中的人是他。

穿着一袭白衣站在院子里的桃树下,手里拎着一壶清酒,神态从容清冷。画者笔法娴熟,寥寥几笔却将画中人勾勒得神形俱全,让人一眼就能看出画中人的身份。

左曜的目光落在了画面的右下角,几行清隽的小字力透纸背,那笔法铁画银钩,却又带着一股缱绻不断的温柔:症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注:1

落款为:时陵光,天恩十年九月初二,子时。

左曜有些想笑,这首词他是知道的,是下界一位颇有名气的诗人撰写,开头一句为: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但是这首词乃是倾诉少女芳心暗许的倾慕情怀,陵光画的是他,用这首词颇为不恰,也不知是谁教给他的,竟让他胡乱用在此处。

更让他觉得无语的是,眼下正是圣恩元年,陵光留下的落款却是天恩十年。

左曜的眼底透出几分笑意,陵光这孩子果然是不谙世事,但是模仿大人画画落款的样子倒是可以想见的可爱。

也不知他昏睡了多久,见到这幅画以后的左曜,十分想要把自己乖巧的小徒弟招来亲亲抱抱举高高,再捏一捏小崽子圆润的小脸。

他昏睡的时候,也不知陵光吃得好不好,有没有饿瘦?

想到这里,左曜转身就想往门外走。

但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却又忽然停下来了,眼神惊疑不定地转回挂在墙上的那副画上。

这几行字迹......

他想起了什么,连忙从自己的储物戒里找出一张有些发皱的白纸,拿出那张纸上的字迹与画上的字迹对比了一下。

白纸上清晰写着巳时三刻,天玄剑门外翠屏峰追昔亭,恭候剑仙。夜岚字。

画上的字迹与白纸上的一模一样。

夜岚,不是陵光身边那只凤凰么?

左曜沉默地收回手中的纸条,或许是夜岚教的陵光写字,所以两人的字迹也一样吧,倒是他想得太多了。

他推开房间门走出去,发现院子里头空无一人,倒是角落里那颗活了五百多年的桃树开得越发繁盛了。

左曜在院子的石凳上坐下,有些奇怪为什么三位弟子居然没有一个人在。

就算景行还在闭关,璇音那丫头也不是个耐得住寂寞的性子,怎么可能真的陪着她大师兄闭关半年?

而且,时陵光又去哪儿了?

突然,一声清脆的凤鸣响彻天际,左曜抬头,就看到一只漂亮的金红色凤凰展开双翼,拖着长长的华丽尾羽划过天际,最后落在了院子里,它的背上还背着一名穿着红衣的小孩。

“陵光,过来。”左曜见状,笑着对凤凰背上正吃力地抓着凤凰翎羽往下跳的小孩道。

那小孩猛地一回头,手上无意识地一用力竟把凤凰脖子上的羽毛揪下来几根,疼得凤凰破口大骂:“你特么这次绝对是故意的吧?左大美人叫你一声你就这么大反应,左......左大美人!”

然后凤凰尖叫了一声,话音戛然而止。

看清楚那小孩的正脸以后,左曜有些尴尬。那小孩虽然长得也很乖巧,但是看上去瘦伶伶的,细胳膊细腿,比时陵光瘦弱多了。

然而让左曜更尴尬的是,那小孩子竟然一头就冲过来抱住了他的胳膊开始嚎啕大哭,哭得像是个受了天大委屈后终于见到家长的小可怜。

左曜被他这豪迈的哭声镇住了,然后轻轻地抬手摸了摸小孩的头,谁知那小孩竟然哭得更起劲儿了,边哭边含糊不清地说:“嗷呜呜呜......终于醒了......主人......”

左曜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对面已经幻化成人形的夜岚,低声询问他:“这是谁家的小孩儿?”

夜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趴在左曜胳膊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孩,告诉他:“你家的啊。”

左曜一愣,然后把小孩的脸抬起来看了又看,难以置信地皱起眉头:“这是陵光?怎么饿得这么瘦了?”

“咳咳咳咳......”夜岚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乖徒弟,你怎地饿得比以前还矮了些?”左曜无比困惑地看着那小孩儿,“难道小孩子饿久了还能饿得长相也跟着变了?”

“嗷呜呜呜”小孩的哭声响彻天地。

左曜彻底无语了,他怎么感觉自己越安慰这孩子越伤心?

夜岚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能不伤心吗?自家主人居然认不出幼年形态的自己,他要是红豆就直接躲回血界秘境里自闭个几十万年了。

突然,院子外头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左曜跟夜岚同时转头,不过前者是疑惑,而后者的脸上则挂着一脸看好戏的笑容。

门口站着一名身形高大的少年,他的五官俊美凌厉如神,眉心处有一点红色如火焰的印记。那是当初红豆封印神血留下的记号,左曜的眉心处也有个一模一样的印记。

少年那双黑眸却比夜空深处没有星辰可以抵达的角落更加幽暗,暗得只剩一片死寂,仿佛世界上所有的光都会在那片黑暗中湮灭。

他的脚边滚落了一堆灵石,想必方才重物落地的声音便是由此而来。

然而,此时那双眼眸在看到左曜的一刹那却像是遇到了星火的火油,噌地亮了起来。于是连那片黑暗无光的夜空深处也平添繁华如夏夜的星光,就像是亿万繁星在这一刻突然冲破了黑暗,点亮夜空。

少年的整个世界都变得光明起来。

左曜一怔,掌心的手指下意识地握成了拳头。

尽管这是他这一世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年,但是他却在前世已经无数次地尝试过想要触摸他。

长大以后的时陵光,果然和前世一样俊美高大,他的身高比左曜还高了半个头,光是站在门口就挡住了整个院子门,给人以极强的压迫感。

“师尊!”时陵光这一嗓子竟然是把嗷嗷哭的红豆的嗓音都压下去了。

他大步流星地冲到左曜身前,完全不顾旁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红豆,长臂一展就把左曜整个人都搂到自己怀里,然后再把脑袋埋到左曜的肩头,贪婪地吸取着怀中人温暖馨香的体温。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