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阴阳香火店> 第21章 外婆又来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1章 外婆又来了(1 / 2)

蒋赫顺着他刚才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袖口,顿时了然,每一颗扣子都是专属定制,上面有一个代表蒋家的徽记。

她上次去蒋家一定是见过这个徽记,MMP!

没想到被她认出来,蒋赫随即松了手,痞笑道:“算你有脑子。既然你猜出我是谁,那干脆开门见山。”

孟鱼被这弯子绕的难受,“你说吧。”

说完了赶紧滚犊子。

“我爷爷很喜欢你,他希望你和我可以结婚。”

蒋老先生?结婚?和他?

“不可能!”孟鱼嫌弃的摇摇头。

态度出乎蒋赫的意外,关键是她那明显嫌弃的神情让蒋赫觉得不舒服。

“我希望你可以配合我演一场戏,这样你可以”

孟鱼真的生气了,一向好脾气的她指着门口:“你走吧!”

蒋赫有些拉不下脸,头一回这样被女人指着门往外撵。脸上拉不下来,可是一看到她生气的小模样,蒋赫又耐了耐性子。

“三十天,你可以赚”

“赶紧出去!”

孟鱼拿起扫帚“刷刷刷”扫地,故意往他脚上挑灰,逼的蒋赫往后蹦了几下。

“想让你爷爷失望,自己去想办法,别把我扯进去。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之前没有,以后更没有。”

见她还往这里扫灰,蒋赫干脆盘腿坐上桌子,拿起她的练习册扇风。

“你当神婆坑蒙拐骗骗钱,我这把钱送上门儿了你还装?骗别人是骗,帮着我演戏也是骗,你干嘛不干?!瞧瞧你这十平米的破地方,别说三百万你不稀罕!”

孟鱼把扫帚扔地下,怒瞪着他。越想越委屈,眼泪不争气的淌下来。

她骗谁了?哪里骗钱了?

当初外婆留给她的三百万,她为了外婆捐出去的时候一点不心疼,她哪有那么喜欢钱!

越想越生气,眼泪止不住的流,偏偏哭起来一声不吭,就那么泪眼巴巴的瞪着他。

蒋赫张了张嘴,把更狠的话咽了回去,他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怎么这女人跟想象中的不一样。按照剧本,她应该此时此刻用仰慕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抱着他的大腿喊爸爸

被她眼神里的伤心戳的心窝子疼,蒋赫有些不自在,一对一欺负小姑娘还真不是他的特长。想哄哄她吧,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蒋赫收起痞样,换上一副真诚面孔,拿出哄自家老爷子那套。

“伤害了你的自尊,我道歉。其实你的那枚玉坠,我也有一个。”说着,拿出脖子上的吊坠。

孟鱼打量一眼,果真和自己的玉坠一模一样,心下暗暗吃惊。忽然想起了蒋老爷子曾经说过,这枚玉坠背后有个故事。

见她止了泪,蒋赫长舒一口气,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她,好像自己才是被要挟的那个。他得稳住她,万一这小神婆去告状,那爷爷还不得抽死他。

抽死他是小,惹爷爷生气事大。

“其实吧,这就是一出狗血剧本。我爷爷和你外婆当年定下的娃娃亲,很遗憾对象是你和我。很震惊对吧,我知道的时候比你还震惊。你说说这俩人,玩什么不好,非得整个娃娃亲出来,真是不像话!”

这话孟鱼同意,还真是有点不像话

见她面上还有泪痕,蒋赫摸出随身带的帕子递过去。孟鱼嫌弃的不接,进屋洗了一把脸。

“你拿三百万砸我,就为了在蒋爷爷面前演戏,让他老人家同意你解除这个莫名其妙的约定。”

“是。”蒋赫再次道歉,态度好的像是换了个人,“伤害了你,对不起。要是你还不解气,再把两只鹅放出来咬我一回?要不你拿钱砸我也行啊!!”

“求你了大师,快拿钱砸我!”蒋赫嬉皮笑脸。

孟鱼十分嫌弃的瞥他一眼,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油嘴滑舌讨厌的人。

“娃娃亲这事你不认,我也不认。你回去吧,不可能的。”

比蒋赫预料的顺利,可是看到孟鱼红肿的眼睛,蒋赫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其实吧其实我说的演戏,跟你想象的也不一样。爷爷住院了,身体很不好,就是我之前抗拒这门亲事把他气坏了。所以请你演戏,一半是为了安慰爷爷,让爷爷身体快些好起来。另一半就是让爷爷看到我们并不合适。”

孟鱼看着他,眼角还挂着泪珠子,一副看你狗嘴里还能吐出个什么象牙的表情。

蒋赫被看的心里不舒服,感受到了自己的一丁点儿无耻。挠了挠耳朵,表现出不能更真诚的真诚。

“对不起,我的方式不对,以为你跟其他女孩子一样喜欢钱,没想到你原来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大师,对你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那么滔滔不绝。我希望如果你有时间,去医院看看爷爷,他老人家十分喜欢你。想亲口把玉坠的事情告诉你。”

这个男人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于情于理,孟鱼是该去看望的。还记得蒋爷爷慈祥的模样,外婆能和蒋爷爷定下这门亲事,说明关系非同寻常。就是为了外婆,她也应当去探望。

“我会去看望蒋爷爷的。”

小神婆心眼不坏,也没有告状的意思,蒋赫终于松了口气,声音也随之温和了几分:“什么时候,我来接你。”

孟鱼摇头,“不用麻烦,车站有车。”

有来买香烛纸钱的客人,孟鱼不想再看见他:“蒋先生你走吧,不送。”

中午,姚晨星和同事外出办案,正巧在一处小巷子里遇见几个歹徒打劫一名孕妇。几个歹徒丧心病狂的对着孕妇拳打脚踢,直到姚晨星亮出警察身份出声制止,几个歹徒这才住了手。

孕妇躺在地上痛苦的抽搐,腿下一片羊水混着血水流了出来。

眼看孕妇情况不好,姚晨星的同事急忙拨打120。歹徒十分猖狂狡猾,刚才假装老实害怕,突然之间提刀就砍。

姚晨星和同事都是队里的骨干力量,对付三个毛贼不在话下。眼看三个歹徒被打翻在地,没想到其中带头的大哥掏出手枪对准了姚晨星。

“被你俩抓回去,我们可就要坐牢了,不如送你俩上路,我们三兄弟还有个奔头。”

歹徒眼神狠厉,对着姚晨星扣动了扳机

胸前一阵灼热的刺痛。刹那间,姚晨星也以为自己必定中枪无疑了。可是歹徒使劲扣动扳机,却没有射出子弹。

姚晨星和同事看准机会制服歹徒,将手枪缴获。

检查过手枪之后,同事一脸万幸的看着姚晨星。

“你运气是真好,那可是枚真枪,刚才卡了壳。”

姚晨星也感到万幸,想起刚才胸前的灼热感,姚晨星拿出护身符一看,已经是一坨灰。

他之前根本不信什么护身符,可是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他怀疑二十几年的人生。这个世界,跟他看到的有点不一样。

孟鱼那张白净的小脸蛋又出现在脑海,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个姑娘比她更可爱。姚晨星露出一个阳光十足的笑意,给孟鱼发了一条微信。

“你的护身符很灵验,救了我一命。”还把三个匪徒戴手铐的图片发给她。

孟鱼收到微信,发现三个匪徒正是来买符咒的三个外地男人。当时就看到这几个人一身邪气,离牢狱之灾不远。

姚晨星这事平安过去了,孟鱼感到高兴。也不知道姚晨星怎么跟姚奶奶说的,反正老太太傍晚来串门时很高兴。一看姚奶奶面上没有一点担心,就知道姚晨星没说实话。

姚奶奶拿来一笼小包子和冻好的馄饨,又拿出一张纸,上面记录着要插队的符咒,“降暑符”二十枚,“益气符”十枚零零总总五十枚。

姚奶奶算了算账,喜滋滋的道:“最近插队费赚了一千块了。”

姚奶奶太可乐了,孟鱼又想起了自己的外婆。下回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得好好问问定娃娃亲的事。

入夜,娇娇和小孙他们几个又来了。有鬼魂结阴亲,他们来买香烛。今晚来得早了些,娇娇他们几个在小院子里聊的热闹。

娇娇:“姓张的跟谁成亲?”

小孙:“不知道,说就是这两天的事。我跟他就是面子上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蓝色蛋糕裙女鬼:“是个年轻小姑娘,长得贼俊。”

小孙摸出一包烟分了分,给她们点上,问:“见过?”

“见过他俩的婚纱照。”

“还有没?我瞧瞧。”娇娇凑了过来。

蓝色蛋糕裙女鬼扒拉出手机上的照片,孟鱼也扫了一眼,的确挺漂亮,化了很浓的妆。

孟鱼想起上回去地府考试,还见过一家婚姻介绍所,也就不觉得稀奇了。

“娇娇,地府也是一夫一妻吗?”

娇娇看着她,笑了笑:“只要不作恶,也没那么多限制,我们就是怎么高兴怎么来,可以领证,也可以搭伙一起玩。哪天玩够了,分开就是了。”

小孙:“这是死后的鬼魂,还有一种就是人世间结成的阴亲,这种轻易散不了。”

又起了一阵阴风,一名身着藏青色旗袍的女鬼进了院子。

是青梅。

她笑吟吟的朝着大家点点头,又给孟鱼微微鞠躬,“见过孟老板。”

每次看到她,孟鱼都像是重回民国。那种娇媚如水的感觉,甭说男人,连孟鱼都喜欢。

“哟,稀客呀。”娇娇扭着臀站起身,从小孙手里摸出一根烟递过去,“青梅,来一根。”

青梅笑笑,两指夹住烟,点火,向天吐出一口烟圈。动作行云流水,优雅动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