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阴阳香火店> 第23章 反正你是小仙女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3章 反正你是小仙女(1 / 2)

孟鱼倚在门后,就是不想给这个家伙开门。不,确切的说不想和他碰面。一向性情温和的孟鱼还头一回干这事,麻溜溜的收拾好背包,从小院子的门往外走。

一路小跑到胡同口,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拐弯处罩了下来。蒋赫抽着烟,似笑非笑的瞅着他。

“啧啧,小神婆你忒不地道。我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夫,手都敲肿了也没把门敲开。”他头一回感受到面子不如鞋底子值钱。

未婚夫?

孟鱼拽紧背包带子,“别!咱俩没这么近的关系!你又来干什么?”

好像他很愿意来似的。

那天爷爷病情反复的厉害,他夸下海口,说跟这小神婆聊的很愉快,还带她去医院看望爷爷。

爷爷心情果然见好,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然后一天问八遍什么时候带人来看他。

三天就是二十四遍。他就算再滑头再会演戏,能找二十四个不重样的理由?骗骗别人也就算了,他爷爷可是老狐狸一只。

“一回生二回熟,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对吧。”

孟鱼不说话,眼神里的答案明晃晃真不算!

蒋赫想骂娘!

拿钱买不动,手段动不得,好声好气的还哄不得,她咋不上天?!

蒋赫把烟蒂扔在脚下,捻了捻,摆出一副再真诚不过的笑脸。

“之前的事都是我不好,我再次向你道歉。爷爷他想见你,把玉坠的事亲口说给你听。他老人家身体不好,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现在不能生气。只要你能跟我去见他,让他心情好好的利于养病,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房子,豪车,还有什么她想要的,他都可以考虑。蒋赫这回学乖了,不提“钱”这个字。

清晨,胡同里十分安静,偶尔传出孩子们的嬉笑声。晨光照在她身上十分柔和,那双单眼皮眼睛里像是有一汪湖水,蒋赫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他说可以答应一个条件,孟鱼还真的仔细想了想,开口说:“有两个条件,你如果答应了,咱们都好说。”

蒋赫心里嗤笑,一个条件不够还得两个。不过面上一点显现不出来,反倒十分真诚的点点头。

“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

孟鱼伸出一根指头,“第一,娃娃亲这事由你提出来毁约。”这牵扯到她在阴司档案的信誉值,她不可以主动毁约。

蒋赫:他脑袋是为什么被打破的!

孟鱼伸出两根指头,在他眼前晃晃,“第二,等这事过去,咱们最好别再见面。”

蒋赫这回真的笑出声来,两个条件让他有点意外。他也不愿意看见她,可前提是爷爷现在身体不好,一激动心脏受不了,现在谁提都不合适。

“这两件事我都可以答应你,但爷爷现在在医院,他不能生气不能激动,所以咱们谁也别提毁约的事,往后拖一拖。等爷爷身体好一些,到时候再说咱俩性格不合,解除这个约定,你看行吗?”

事情要是尽快解决最好,但要是蒋爷爷因为这事激动还真是不合适,万一出个什么事她没法跟外婆交代。

孟鱼一时的犹豫让蒋赫微微皱眉,以为她不想去。

门锁“卡啦”一响,林大婶带着孩子出来。五六岁的孩子甜甜的叫了声姐姐,孟鱼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

蒋赫咳咳嗓子,回头很和气的跟邻居打招呼,一副二十四孝好男人的模样。林大婶看的一愣,好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小鱼啊,这是男朋友?”

“阿姨,不是男朋友,他是来买符咒的。”

“阿姨好。”蒋赫笑的十分亲热,“我不是来买符咒的,也不是他朋友,我是她未”

这人要干嘛!

孟鱼急的从后面一掐他,蒋赫嗷的一嗓子。

林大婶是个喜欢八卦的,尤其是对名牌大学毕业回来的孟鱼。这姑娘继承了外婆的香火店,可是镇上津津乐道的事儿。原本以为没啥出息了,大伙还嘲笑了一阵,可是没想到画符咒又火了!

急忙问:“为什么什么呀?小伙子你快说。”

孟鱼掐着他的手臂上一块肉,笑笑说:“他说他胃疼!”

蒋赫一把抓上她的手腕往下拽,可是那只小手跟小螃蟹似的不撒手,捏的他生疼。

“对,胃疼的未来客户。”

邻居大婶有点看不明白,“哦哦哦,胃疼得吃药,不过小鱼的符咒好用,我们都买过的,你尽管放心,真心好用。”

蒋赫又捏捏她的手腕,骨小有肉,手感十分好。大长胳膊顺势搭上她的肩,揽着朝外走,边走边哼哼,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未疼啊。”带着笑意小声叨叨:“可找着治你的法子了,你要是敢不听小爷的话,我就站你门口拿喇叭喊,小爷是你未婚夫!”

真不要脸!

孟鱼那点儿小力气挣不开他粗壮有力的手臂,“蒋赫你放开!”

蒋赫大笑,她身上可真香!

蒋赫强势请她上车,关门,上锁,然后歪头看她气呼呼的样子。

孟鱼掰门锁掰不开,一转头发现这男人胳膊撑在她身侧,目光贼贼的像只狼。

“你干嘛?!”

“夜黑风高,一男一女,你说我要干什么?”

孟鱼眼睁睁的看他欺身上来,第一反应张口喊救命,可是被他摁住了嘴巴耳边听见“嘎嘣”一声金属扣咬合,蒋赫这才松开她。

他刚刚给她系安全带!

“大白天的有被害妄想症?我对豆芽菜不感兴趣,就怕豆芽菜对小爷垂涎三尺。”

孟鱼:他明明就是故意的。

见她吃瘪,蒋赫夸张的大笑几声,打开咣咣响的音乐,一脚油门踩到底。

路过医院楼下超市,孟鱼进去买东西。超市不算大,里面的东西大都是日常用品,再就是看望病人用的补品之类。

“买什么?”蒋赫问。

孟鱼来之前就想好了,买个漂亮的果篮,她还带了两张“逆生符”。

“就这个吧,行吗?”孟鱼征询蒋赫的意见。

“行,你人到了比一车水果都值钱。”

孟鱼付账,被蒋赫抢了先。孟鱼要把钱转给他,蒋赫嗤笑一声,提着果篮出了门。

一楼人多,蒋赫提着果篮对她道:“咱俩说好了,在爷爷面前要一派和谐,让他老人家高兴。关于娃娃亲这回事,你不愿意我也不愿意,等爷爷身体好些了再提。”

孟鱼不作声,进了电梯。

蒋赫又开始急了,“小神婆,给个痛快话,行还是不行!”

电梯到达二十五楼,这是蒋家包下的一层病房。

出了电梯,蒋赫拽着她的背包带子,跟哄孩子似的哄她:“孟鱼孟鱼,你倒是说话呀,行不行?”

孟鱼猛地转身,一脸严肃的看向他:“谁是小神婆?”

蒋赫反应忒快,“反正你是小仙女!”

“谁又是豆芽菜?”

蒋赫拍拍胸脯,“我!我是豆芽菜,你还是小仙女。”

“谁对你垂涎三尺?”

蒋赫指着天上:“一只大蚊子!反正绝对不是小仙女!”

说完,蒋赫自己先乐了。这小姑娘憋了一路,在这里等着他呢。

孟鱼也笑了,“这还差不多,走吧。”

钟管家正端着上午茶,远远瞧见蒋赫和孟鱼有说有笑的,登时喜滋滋的进病房报告消息。

“老爷子,您猜我刚刚看见什么了?”

蒋老爷子正在床上看报纸,“什么事这么高兴,瞧把你乐的。”

“刚才我看见少爷和孟小姐站在电梯那里,正有说有笑的,好像感情还不错。”

“哦?”蒋老爷子顿时来了精神,拿下老花镜,“我要去看看。”

钟管家笑道:“要不您还是躺着吧。”

蒋老爷子何等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钟管家的意思。正是因为他刚做了手术,蒋赫担心他的身体这才如此听话。要是一看他精神好了,那臭小子还不得翻天?

蒋老爷子把报纸往边上一丢,病恹恹的躺回床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