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阴阳香火店> 第25章 三百年前的格格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5章 三百年前的格格(1 / 2)

秦笑笑和秦教授家隔了两栋楼,走路十分钟就到了,秦教授和李老师也一同跟了过来。

秦笑笑家里的格局跟李老师家一样,装饰的风格是古典的中式,家具都是上好的红木。最引人注目的是有一面古董收藏架子,上面的小东西琳琅满目。

秦教授见孟鱼看架子上的东西,解释说:“小宋喜欢收藏,这些收藏品都是他多年积攒下来的。”

架子上的阴气格外重,整个一面墙都是黑色的阴气。黑色的阴气向外弥漫,看上去长牙舞爪。

见孟鱼神色凝重,李老师凑过来,“是不是这里有问题?”

“没有。”孟鱼笑笑,“展品太多了,简直是个小型博物馆。没什么问题,咱们出去吧。”

宋言生跟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后在古董架这里欣赏一会儿他的宝贝,用布子擦拭展柜。玻璃柜里面有双花盆底鞋子,这是他一个月前刚从乡下淘回来的。

宋言生将鞋子捧在手中,还不及他的手掌大。绣工精致,上面的鸟儿栩栩如生,眼睛是镶嵌的蓝宝石,鞋子边上缀满了珍珠。小心的将鞋子放回展柜,宋言生默默念叨。

“这么漂亮的鞋子,也不知道主人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应该也是个大家闺秀。”

宋言生转身,却不知一缕阴气自鞋子中溢出,围着他转了几圈,肩膀上的命灯闪了闪。

秦笑笑今天催着他早睡觉,宋言生只当她上班累了,于是也早早地洗漱完上了床。最近睡眠特别好,宋言生一沾枕头就开始打呼噜。

静谧的房间里,一缕阴气自花盆底鞋子中溢出,在地上化作人形,慢慢走进宋言生的卧房。

这个男人真帅气,又会疼老婆,真是百年难遇的好男人。女鬼慢慢低下头,拨拉宋言生的头发,忽然屋中灯光大亮。

女鬼吓了一跳,刚想逃回鞋子,却见一女子手拿符咒站在门口。

秦笑笑把宋言生叫起来,秦教授和李老师也从衣橱里钻出来。

“你是谁?”

女鬼盯着孟鱼,身上冒出戾气,脸色变得惨白,一身玫红色旗装往下滴水,整个地面开始冒出水泡。

孟鱼两指夹着“驱邪符”,道:“你藏得可真严实。出来害人,不怕投入畜牲道?!”

下午来的时候,整面古董架都被黑色阴气笼罩,就像被厚厚的爬山虎盖住的墙体,根本看不出来哪个有问题。孟鱼只得假装什么都看不出来,让女鬼以为他们走了。

李老师和秦教授感觉到屋里温度骤降,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秦笑笑靠在墙角,宋言生也被吓得没了瞌睡。

虽然他们看不见什么,可是孟鱼盯着床边的眼神太过犀利,那里肯定就是鬼魂在的地方。

孟鱼手里的符咒闪着金光,女鬼退后几步,显然是很害怕。自知今天逃不了,女鬼慢慢收起戾气,扑通跪在地上。

“大师饶命,我没有害他们的意思,我不想魂飞魄散。”

“宋言生差点被你的阴气害死,你还说不害人?”

“大师您可怜可怜我,饶我这一回吧,下回我再也不敢了。”

秦教授他们只看到孟鱼对着空气说话,看不见对面的女鬼,可是老两口挤在一起吓得直哆嗦。再看宋言生和秦笑笑,也好不到哪里去。

孟鱼收起符咒:“放你一次也不是不可以。你现身形出来,说说你为什么缠着宋言生。”

孟鱼心里明白,这女鬼要是真打算要宋言生的命,那宋言生也活不到今天。

白色的墙壁上,先出现一滩水渍,接着现出一抹人形。玫红色的古装,头上梳着两把头,是三百年前的旗人装扮。

秦教授大吃一惊,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鬼魂,抬起手腕哆哆嗦嗦指着墙壁。

“你,你是”

女鬼叹了口气,“我叫陈笑笑,生在康熙四十九年,是被送进王府伺候贝勒爷的格格。我爹为了家族兴旺,也不管我天生愚笨,只觉得我比其她几个姐妹长得有姿色,就想通过我去巴结皇家贵族。”

“我是真的笨了些,又不得宠,仗着模样还行,贝勒爷宠幸过几次。也是运气好,我有身孕了。贝勒爷随着皇上南下私访,把我交给大福晋照顾。那天下雨,我去花园里散步,不曾想被人推下了池塘。”

孟鱼:“那你怎么会在花盆底里面?”

陈笑笑叹口气,一脸的无奈,“死了就死了,本来活得也不痛快。你们是不知道,大宅院里的那些事儿真够人烦的。就连吃个瓜子儿都不能嗑出声音来,晚上睡觉都不能翻身,吃饭吃几口都有讲究。我是天天挨饿啊,做梦都在啃猪蹄”

“死了死了,一了百了。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有人正在处理后事。我的身体在棺椁里躺着怪难受,就想出去溜达溜达,谁知道差点被太阳晒的灰飞烟灭。凭着最后一口气,我迷迷糊糊的摸到了一只鞋。”

“那是有一回伺候完贝勒爷,他老人家赏给我的,一直不舍的穿。按理说我的东西都是要烧毁的,偏偏府里的管事把那双鞋留下了,估摸着是看我的鞋值几个钱,想以后变买了。我在里面待了几百年,之前虚弱的不行,后来聚集了阴气才有了形。除了晚上能出来逛逛,白天是不敢的。”

女鬼看了一眼宋言生,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抬手挠挠头发。

“我看过那么多男人,就这个最好。模样好,对老婆也好,在外面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关键是厨艺特别好,炖的猪蹄子真香。我就是因为喜欢他身上的猪蹄子味,这才愿意跟着他,谁知道他阳气那么不经折腾”

这女鬼真的是智商不太在线!

好在也不是什么特别坏的厉鬼,让她魂飞魄散孟鱼下不了手。

“你去投胎吧,别在世间游荡了。万一哪天谁把你藏身的鞋子烧掉,那你可就连投胎的机会都没了。”

女鬼看看一旁,宋言生吓得跟个猫儿似的,上下牙都在哆嗦。女鬼瞥他一眼,口气十分不屑。

“瞧把你吓的,我有那么难看?要不是你老爱炖猪蹄子,我也不想缠着你。”

宋言生壮起胆子反驳:“我炖猪蹄子关你什么事。”

他再也不吃猪蹄子了!!!

女鬼瞪他一眼,竖个中指给他看,吓得宋言生急忙往后缩。

陈笑笑转身对孟鱼惨兮兮道:“大师啊,其实我有个藏了几百年的心愿,完不成我不舍得投胎。”

孟鱼收起符咒,“你说吧,我尽量满足你的心愿。”

陈笑笑这回真笑了,露出两边的小酒窝,欢快道:“我想吃满汉全席!”

孟鱼:上哪儿给她整这个去!

“我想办法满足你的心愿。”

见孟鱼答应,陈笑笑高兴地转了个圈,随着一缕阴气回到她的花盆底。

秦教授和李老师松了口气,吓得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床上大喘气,秦笑笑和宋言生也吓得够呛。

看到的这一切,真的不科学啊!

孟鱼拿着花盆底,道:“这个,我拿走了。”

宋言生连连点头,“大师求你了,快把她弄走。”

花盆底不好拿,孟鱼要个东西把它装起来。宋言生小跑着进了书房,拿出一只黑色的钵。

一口一个大师的喊着,“孟大师,这个行吗?这是我去雷峰塔旅游带回来的,跟电视上的法海和尚用的是同款。打完折两千五,据说开过光。”

孟鱼摆摆手,“不用这个。”

宋言生:“是不是女鬼太凶,这个装不了?”

真是想多了

“不是,这个钵太沉了,帮我找个黑色袋子就行。”

宋言生:好吧。

给宋言生和秦笑笑留下两张“益气符”补身子,孟鱼赶往上回去的那家高级中餐馆,她记得孙萌萌提过一嘴,说那里有满汉全席。她刚才打过电话,中餐馆二十四小时营业,正好可以带陈笑笑晚上去吃。

想到上回在那里遇见迟晓虹和蒋赫,孟鱼心里一沉。同样倒霉的事应该不会短时间内遇见两次。

到达餐馆已经十一点,见这么漂亮又年轻的小姑娘来晚上一个人来吃饭,还穿的这么朴素,门口的迎宾多看了几眼。

孟鱼点了包房,满汉全席不光菜多,里面一些食材都是现在不允许上餐桌的。看看菜单上的价钱,孟鱼叹了口气,真特娘的贵啊

为了满足陈笑笑的心愿,贵就贵吧。点了十二道菜,还专门点了炖猪脚,把菜单交给服务员。

服务员也惊了,再次确认:“这位小姐,请问您是一个人用餐吗?”

孟鱼点点头,“一个人。”

另外一个不是人。

服务员看看她那身普普通通的碎花连衣裙,连蚕丝的都不是,不由得沉下脸。

“这一桌下来可贵着呢,要不您先把账结了?”

这回孟鱼不愿意了

她上回记得很清楚,孙萌萌说这里的服务很周到,事实上用餐体验的确很愉快,服务员的态度堪比海底捞。她也清清楚楚记得,用完餐之后,孙萌萌喊服务员进来结账。

而现在,是服务员明晃晃的看人下菜碟!

“上次来的时候是用完餐结账,这回为什么先结账?”

服务员一听她上次来过,又换了一副脸:“原来小姐是我们的熟客,那就不用提前结账了。菜的制作过程有些慢,您请稍等。”

包间里没别人,黑袋子里冒出一缕阴气。陈笑笑围着屋里转来转去,感到十分新鲜。

“这里装修的可真好,跟我们贝勒爷的房间有点像。”

孟鱼笑了笑,“你在屋里转转,别出去。”

其实花盆底在这里,陈笑笑也走不远。孟鱼拿出随身带的符纸和朱砂笔,又掏出两根香烛。

没有香烛做引子,陈笑笑可就没法吃饭了。

陈笑笑趴在窗帘上,看着孟鱼熟练地画符咒,一脸羡慕。

“你可真厉害,跟我年纪差不多,会这么多东西。我要是也会这些,当时贝勒爷就会多疼我一点,我也不会那么早就死了。”

孟鱼停下笔,抬头看着她:“跑天花板上做什么,我仰脖子疼。现在社会跟你们那时候不能比了,那时候女人没什么地位,现在女人要靠自己的本事吃饭。那时候男人三妻四妾,这时候一夫一妻制。”

陈笑笑不服气,顺着墙头滑下来,坐在桌子上。

“说是三妻四妾,可是没钱没本事的还是只能娶一个娘子,有的连一个娘子都娶不上。你们现在说是一夫一妻,可是有钱的照样在外面有小妾。啊不对,你们叫小三小四小五。我在好多家里待过,男人都一个熊样子,还不如我们贝勒爷呢,起码我们家的爷是皇族血统。”

孟鱼竟然无言以对,她说的都是事实。

“你现在智商回来了。”

陈笑笑嘿嘿一乐:“我虽然笨了些,可好歹也是三百年的鬼,生前没活明白的事死后可算明白了。听我的没错,本格格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

孟鱼:这家伙是个话痨。

陈笑笑飘过来,仔细瞅了瞅孟鱼,咯咯直笑。

“你长得真好看,属于耐看的那种。我跟你说,我们贝勒府里有一个侧福晋,特别得宠,就是耐看型的。你除了胸不如她的大,别的都不比她差。要是进了贝勒府,我们贝勒爷一定你干嘛!”

孟鱼掏出“驱邪符”对着她比划,“你再胡说八道?!”

陈笑笑刚才害怕,这会儿又不怕了,反而更凑近了些。

“你一看就是个好人,我才不怕你。有本事扔一个过来?良心不会痛吗?”

小样儿!

孟鱼瞥她一眼,把符咒装回去。

陈笑笑:“我刚才的话,都是真的,一个字也不假。男人就是口是心非,可惜这个道理我死了才明白。嘴上一套心里一套,说你哪儿哪儿都好看,其实心里在想:就是胸小了些!我有个丰胸的秘方,你要不要试试?”

“不要,这样就挺好。”孟鱼指指窗外,企图把她的注意力从胸前引开,“这里有许多高富帅,你去看看有没有哪个比你们贝勒爷好看。”

陈笑笑真的飘过去了,流着哈喇子看帅哥

菜一道一道上来,屋里满是香味。服务员奇怪的看着在一旁画符咒的孟鱼,心道这女的太邪门儿了。半夜打车来,一个人要这么多菜不说,还在一旁鬼画符,刚才进来之前明明听见这女的嘀嘀咕咕。

服务员出去之后跟另一个服务员小声叨叨,被路过的蒋赫听进了耳朵。

画符咒的小姑娘?

蒋赫想回包房,那里面还有吃喝玩乐的兄弟们,可是腿脚就是不听使唤。走到前台,让领班调出监控。

出租车下来一个穿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子,原来松松软软的头发在扎在脑后,走起路来一摇一摇的。

“她自己来的?”

负责这个包间的服务员被叫了过来,连忙说是。

“蒋哥,这个女的不正常!自己要了一大桌子菜,还在屋里嘀嘀咕咕的。”

蒋赫太明白这些服务员了,回头瞅他:“你给人家下脸子看了?”

“没有。”服务员急忙否认,“客户都是上帝。”

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