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阴阳香火店> 第32章 小丁被吓到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章 小丁被吓到了(1 / 2)

见孟鱼闭目不语,张权西咧嘴笑了笑。

是真的嫌弃啊

“蒋哥那天说,他要去非洲,被他家老爷子给发配了。蒋爷爷这回是真的生气,下手忒狠。”

孟鱼睁开眼睛:“非洲?”

“是啊,北非那边的一个小国家,疟疾艾滋蚊子大蟒蛇,连水都是带着泥味儿的。蒋家在那边开发了一个新的矿产项目,他家老爷子派蒋哥去当劳力。”

是为了和小网红的那点儿事?

张权西笑笑:“那天我和蒋哥往回走的时候,在路边看见两个姑娘被一群流氓围着,蒋哥心软,就下去帮了个忙。没想到有人借位拍了照片,后来就出了那些幺蛾子事儿。真的,蒋哥比窦娥还冤枉。”

孟鱼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

蒋赫跟谁有来往,原来跟她没关系,现在跟她更没关系。婚约已经解除,他的私生活她并不关心。

见她不感兴趣,张权西喝了口矿泉水,继续舌灿莲花。

“大家族的这些事儿,背后通常是有原因的。孟鱼,你不想知道背后是谁使坏吗?”

孟鱼歪过头,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就算是背后有人使坏,跟她也没关系。

不过还是很给面子的问了句:“是谁?”

“九成九是岳东升那个王八蛋。”

孟鱼这下好奇了,“怎么是他?”

张权西把那天在中餐馆蒋赫揍岳东升的事说了一通。岳东升说孟鱼的坏话,被蒋赫听见了。本来就是岳东升嘴贱,再加上张权西的蓄意夸张,那一拳头下去显得蒋赫特别英雄气概,犹如齐天大圣驾着七彩祥云一般。

换做别人,这七彩祥云可要被吹爆了,可是在孟鱼眼里,这七彩祥云跟雾霾差不多。

那一拳下去为的不是她,而是他的面子。

孟鱼知道他一直不喜欢自己,讨厌她的职业,嫌她丢了他的面子,害他在圈子里被嘲笑。他还亲口放过话:要是她敢攀附蒋家,就整的她哭爹喊娘。

虽说他道过谦,还不止一次,看上去也很真诚。但是,这就跟当初拿钱砸她是一个道理。

有些事面子上都可以过得去,也可以当朋友,但是心里那道坎过不去。

孟鱼岔开话题:“Y市的梅子饮料挺不错的,比别的地方都好喝。”

张权西一怔,咦?

小仙女故意岔开话题,说明对蒋哥不感兴趣啊。

“你别那么嫌弃蒋哥,他是个好人。”

孟鱼闭上眼睛打瞌睡,不想再说话。

都说女人的脑回路和男人不一样,小仙女也不例外啊!他就是想夸夸他家蒋哥,怎么把小仙女惹得一脸不高兴了呢

把孟鱼送到家,已经是半下午,俩人都还空着肚子。

孟鱼请张权西在附近吃了个炸酱面,跟他道别。

看着孟鱼的背影,张权西一阵惆怅,他家蒋哥希望很渺茫啊

给蒋赫打个电话,说回来了。

提起这回的事,张权西说多亏了孟鱼,挽救了他外公和姐姐梅兰心。具体细节,张权西没多说,哪个家里都有点的事。

蒋赫仰面躺在床上,地上是两只大行李箱,里面的东西叠的整整齐齐。

“哥,我把小网红的事说开了。”

“嗯。”

张权西在电话那头顿了顿。要是人家听了满心感动还行,可结果分明是孟鱼听的没兴趣,连话题都岔开了。

“那个你什么时候走?”

张权西的反应,就是孟鱼的反应,蒋赫微微蹙眉。他就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她心里难以翻身。

怪谁呢?

蒋赫一想起来当初拿钱砸她,自己都后悔的不行!

“这几天就走,我带着一批工人过去,他们的证件还在办理。”

“去了那边,你可得小心,就待屋里少出来。疟疾艾滋都是小事儿,那边兵荒马乱的,你家老爷子这回可是下狠手了。”

蒋赫:“我活该。”

这是他的真心话!

自打那天解除娃娃亲,爷爷再也没见他。他想去看望,钟管家在外面拦着。

姐姐蒋如心都不敢说情,一说爷爷就情绪激动,说自己对不起孟鱼的外婆,对不起孟鱼那孩子,对不起早早故去的儿子儿媳,没把蒋赫给教好。

也不怨爷爷不信他。

这些年,他的名声比张权西好不到哪里去。能力是有的,可是太能瞎混。和明星网红的绯闻常见诸于报端和网络,也就是今年爷爷身体不好,他这才收敛许多。

张权西又叨叨些别的,这才挂了电话。

蒋赫拿出那两枚吊坠,在手心摩挲。这是姐姐后来拿出来的,让他还给孟鱼其中一枚。

几天不见,那双单眼皮眼睛总是在眼前晃,一眨一眨的藏满笑意,看了就让人舒坦。

蒋赫心里一阵憋闷,骨碌爬起来,开车赶往青阳镇。

站在院子门前,蒋赫心里又开始发憷。他听到里面的小布偶喵喵叫,孟鱼温柔的问它。

“小格格,我的面袋子破了,是你干的吧?”

小布偶:“喵。”

孟鱼:“袋子里是面,不好吃,下回你别把它挠破了,不然打屁股。”

小布偶:“喵。”

孟鱼:“豆瓣酱瓶子也被你打碎了,好吃吗?”

小布偶:“喵。”

孟鱼:“唉,这么贪吃,你会长成个胖子的。”

小布偶这回没叫,蹭蹭蹭的窜到门边挠门。毛茸茸的小爪子从下面的小洞洞里伸出来,小爪爪还一弯一弯。

蒋赫扯出一抹笑意。

他被小家伙发现了,于是蹲下身子跟小布偶握握爪。

孟鱼以为是买符咒的,打开门没想到来人是他,面上微微一怔。

蒋赫扯出一抹笑意:“做的什么?好香。”

孟鱼笑着请他进来,拿下身上的围裙。

“上回从市场买回来的鱼,蒸熟了给小猫拌饭。”

蒋赫把提来的果篮放在石桌上,抱起小布偶,给它挠挠头。

院子里一阵静默。

“这个,给你。”蒋赫将一枚玉坠放在桌上,“娃娃亲的事解决了,以后你别在意。玉坠是外婆留下来的,你留个念想。”

“谢谢,为了这个还专门让你跑一趟。”

蒋赫撸着小布偶,“我要离开一阵子了,要是有什么事,你可以找张权西那小子帮忙。看着他咋咋呼呼的,其实人挺好。”

孟鱼沏好茶,端在石头桌上,又洗了水果。

“听张权西说,你要去非洲的一个小国家。”

“对。”蒋赫拿起茶品了一小口,又品一口,“这是什么茶?味道有点奇怪。”

不难喝,但是不像茶的口感。

孟鱼:“前阵子邻居给的白蒿,都是炒过的,夏天喝点这个有好处。”

蒋赫自己有中餐馆,知道白蒿是一味野菜,店里用来拌凉菜。

“什么用处?降暑吗?”

“也降暑,更多的是消炎,去火。以前外婆在的时候,每年都给我炒白蒿泡水,说我学习压力大,喝这个去火。”

见她眼神有一瞬间的凝滞,蒋赫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外婆。

她一个孤女,不怨天尤人,不怨命运不公,一直在努力的生活。之前他还以为她是骗子,拿钱羞辱她。

蒋赫想甩自己巴掌!

“你会孤独吗?”

孟鱼想了想,“外婆刚走的时候,会孤独,很孤独。那段时间感觉天都是黑的,恨不得随着外婆一起去了。可是后来,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就觉得好多了。”

她签约了阴司特办处,有了娇娇小孙他们这些鬼朋友,画符咒也每天都忙,还有努力学习的外婆她的日子很充实,很喜欢。

蒋赫:“对不起。”

知道他在为以前的行为道歉,孟鱼笑笑,突然想多说几句话。

“蒋赫,我没有父母,你也没有父母,可是你还有疼你的姐姐和爷爷,不要让他们生气了。以前外婆在的时候,我很想带着外婆出去看看,可是一拖再拖,我那时候以为外婆会陪伴我很久,没想到”

“蒋赫,珍惜你身边的人吧,珍惜他们在你身边的每一天。当他们不在的时候,连世界都是空的,后悔都没用。”

蒋赫点点头,“我知道了。”

孟鱼进屋拿出一个小包,“这里面是防虫符和平安符,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可能会用到。如果以后还需要,我再给你。”

她的订单太多了,据说非洲的蚊虫很厉害,这些还是临时挪出来给他的。

蒋赫接过小包,心里五味杂陈。

“网上传的那些,是假的。”

孟鱼笑笑,“张权西说过了,是岳东升搞的鬼。我们已经解除娃娃亲,没有什么关系了,以后听到那些话,你不用觉得丢面子。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懂我的人都知道,不懂我的人说也没用。”

蒋赫看了她一眼,又默默低下头撸小布偶。

他那一拳哪里是为了自己的面子

要是重来一回,他还揍那姓岳的!

晚上,娇娇和小孙几个来了,孟鱼拿出从Y市带回来的特产给大家。

小孙特别喜欢鲜花饼,娇娇喜欢梅子酒,小丁什么都喜欢。

青梅在月下弹了一曲琵琶,大伙听的很入神。就连小布偶都在孟鱼怀里不闹腾了,圆圆的大眼睛盯着青梅,一副色眯眯的模样。

小孙:“我那时候,宫里有个贵人弹得一手好琵琶,青梅的技艺不在她之下。”

青梅笑笑:“小孙,我们认识的时候不短了,还从没听你说起过,你是怎么死的。”

娇娇笑道:“可不是?这家伙最狡猾,把我们的底细都知道清楚了,自己却不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