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阴阳香火店> 第45章 匠心老奶奶的心愿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5章 匠心老奶奶的心愿(1 / 2)

飞机上,孙萌萌很有节奏的打嗝。

邻座有个中年秃顶大叔在打呼噜,和孙萌萌的打嗝此起彼伏。

“嗝呼呼嗝呼呼”

旁边有人忍不住笑出声,孙萌萌羞臊的满脸通红,摸出一只口罩戴上。

“万一我因为打嗝上了嗝热搜,起码还护的嗝住脸。”

孟鱼:

心里十分内疚,一时没看见,竟让孙萌萌把功德果丹皮给吃了。

还吃了两根!

“我给你要个果汁吧。”

孙萌萌豪气的挥手,“要一罐啤酒,听说N省的嗝啤酒挺有名。喝完了嗝晕乎乎的正好睡觉,我就不信睡着了还打嗝。”

孟鱼给孙萌萌要来一罐啤酒,本以为就像她说的那样,喝完了正好睡觉。

谁知一罐啤酒下肚,孙萌萌开始闹肚子。

一开始肚子疼去了两趟,后来直接占据了后舱的洗手间。

好不容易坚持到飞机落地,孙萌萌面色苍白的下了飞机。孟鱼推着行李车,上面有两个人的包和行李箱,还推着一个浑身发软四肢无力的孙萌萌。

之前订好了客栈,本来想放下行李去品尝美食,可是孙萌萌已经崩溃,趴在床上起不来了。

孟鱼所送她去医院。

孙萌萌哼哼唧唧的拒绝。

“不去,嗝不去!”

孟鱼给她倒了温水,“我去买点葡萄糖给你,可别脱水太严重。”

客房不大,一共八间屋子,孟鱼和孙萌萌的客房在二楼。房间装修的很有当地特色,颜色鲜艳,自然古朴,打扫的也很干净。

一楼有个一百多平米的院子,种着各种颜色的花草。角落里有一架小型水车吱哟哟的转,流水涓涓,鱼池里有十几条红色锦鲤,还开着数朵碗莲。

看了这个院子,孟鱼觉得自家的小院也可以改造一下。

下了楼,四十多岁的男房东正在浇花。见到孟鱼,很和气的打招呼,就像是自家人一样。

“姑娘,去哪里呀?”

孟鱼笑笑,说要找附近的药店。

男房东很热情的给她指路,还告诉她要是买饭的话,去哪家比较好,哪家的饭菜干净又实惠。

孟鱼道了谢。

走出去几步又回头看,这家男主人身上有一层黑色的阴气

孟鱼蹙眉,先去药店买葡萄糖。

路上,给司徒渊舟发微信。

“副作用是不是也有泻肚子?”

司徒渊舟:“打嗝,又泻肚子?”

孟鱼:“对。”

司徒渊舟发来一个摊手的表情,“没听说过拉肚子的,兴许你的朋友是新出现的案例。”

孟鱼:快哭了!

药店不大,就是一个路边的门市。

一个身穿浅蓝色棉麻衣裙的短发女孩子正在柜台上买药,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裙下一根腿格外细,应该是小儿麻痹造成的。

买完东西,女孩子慢慢转过身,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

很漂亮的女孩子!

只是,她身上也有很重的阴气!

孟鱼买完葡萄糖,默默的跟在蓝裙子女孩后面,想看看她住在哪里,没想到女孩拐进了住宿的那家客栈。

孟鱼听到房东说:“兰芝,回来了。”

“爸,你身体不好,怎么又出来干这些,一会儿我来收拾。”

“总不能老在屋子里待着,我出来浇浇花,心情好一些。”

“那你千万别累着。”

原来是房东的女儿。

这所客栈一进来的时候孟鱼看过,一切都很正常。不过房东和女儿身上都有阴气,看来客栈里令有古怪。

见孟鱼回来,房东回头打招呼。

“姑娘,买上了吗?”

孟鱼笑笑,拿起手里的葡萄糖,“买上了。”

穿蓝裙子的姑娘也笑说:“呀!刚才在药店里遇到了,不知道你也住这里,不然就跟你一起往回走了。”

“是啊,刚才我也不知道,咱们住在一个院子里。朋友肚子不大好,我刚刚去买了些葡萄糖。”

蓝裙子女孩笑起来挺好看,大大的杏仁眼很有神采。

“你朋友是不是闹肚子?”

孟鱼点点头,“嗯。”

“巧了,我有个治泻肚子的偏方,一会儿我熬好药,给你送过去。”

“那先谢谢你了。”

见女孩要提一筐客房里换下的被单,孟鱼抢先一步提起来。

“你要提到哪里?我帮你送过去吧。”

蓝裙子女孩笑了笑,没有拒绝。

“在后院,麻烦你了。”

蓝裙子女孩也挺喜欢孟鱼,看上去清爽温和,就像是院子里种的格桑花。

“我叫兰芝,玉兰芝,这家客栈平时就我和我爸在,有时候忙不过来,会雇钟点阿姨。”

过道并不长,说着话就到了后院。

屋檐下面放了好多同样的筐子,孟鱼把手里的筐子和那些放在一起。

“我叫孟鱼,和朋友来N省旅游的。”

后院和前院差不多大,院子中央有一棵开满红色花朵的凤凰树,巨大的树冠遮挡起半个院子。

孟鱼仰头,不由得惊叹出声。

“好漂亮的凤凰树,真美。”

玉兰芝也仰头看,笑说:“这棵树是我的太奶奶当年亲手种下的,我们一家经常在树下喝茶,吃饭。以前奶奶在世的时候,最喜欢在树下绣花。她绣的凤凰花最漂亮了,在我们这里远近有名。”

在孟鱼的印象里,绣花这门手艺比较传统。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会绣花了。

见走廊里摆着一抬绣花用的木头架子,孟鱼问:“那你会绣花吗?”

“会,奶奶是我们这里有名气的刺绣大师,我是她最得意的徒弟。”

玉兰芝来挂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来到一间朝阳的房子门前。

笑说:“你打开门看看。”

她脸上的笑容很阳光,带着一丝骄傲和自豪。

孟鱼轻轻推开门,眼前的这一切不由得让她瞪大了眼睛,脑子里蹦出一个词鬼斧神工!

只见墙上挂满了刺绣,有各种各样的凤凰花,美得让人感到震撼。桌子上放着几个小的木头屏风。上面有一副猫咪的双面绣,正反和反面就像是打印出来的猫照片,每一根毛发的纤毫毕现,而且看不到一个细小的线头。

“这是我奶奶的绣品,她最擅长双面绣了。去年有人出高价买这栏屏风,奶奶没舍得卖,说要留给我当个念想。”

屋子中央的绣架上有一副成人那么高的凤凰花绣品。阳光透进来,照在那副漂亮的凤凰花上发出细碎的金色光芒。

像是洒了无数粒金沙,又像是镜头里的万丈阳光。

孟鱼凑近了看,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绣入了金丝银线。一根一根的线比头发丝还要细几分。

“太精美了!这是你绣的吗?”

玉兰芝笑说:“是呀,是奶奶指导我绣的。这幅绣品我绣了两年,奶奶生病的时候也挂念着我的绣品进度。”

说着,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三个月前,奶奶走了。她拉着我的手,嘱咐我好好绣完这幅作品,一定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这是咱们国家的瑰宝,不能轻易的断送掉。”

玉兰芝看着绣的凤凰花,仿佛奶奶就在眼前,教她怎么下针,怎么用线。

孟鱼提了一壶玉兰芝熬的药茶,进屋放在桌子上。

孙萌萌趴在床上自拍,比了个剪刀手。

“大鱼,我可能会是嗝历史上第一次死于打嗝的人,赶紧拍照留念嗝!”

“啊?我也要拍!”

孟鱼拿出手机,作势要给孙萌萌拍照。

孙萌萌把脸捂起来,“拍照收费!一张一百元嗝!”

“太贵了!还是不拍了吧。”

孟鱼笑着,把药茶端给她。

“这是客栈老板的女儿熬的,说是治疗泻肚子有奇效,试试吧。”

孙萌萌坐起来,拢一拢乱七八糟的头发。肚子疼出虚汗,来的时候头发都打湿了。

“味道还行,嗝好像不苦。”

孙萌萌喝了一小口,接着把一碗都喝下去。

“什么茶,还挺好喝的。”

孟鱼又给她倒上一碗,“后院里有棵很大很漂亮的凤凰树,说是用的叶子加几味药晒干,还得炒,当地人喜欢用这个调理肠胃,对泻肚子效果特别好。”

孙萌萌一连喝了三碗,又喝上两支葡萄糖,这才觉得缓过气来。

“我发誓,再也嗝不吃果丹皮了!”

孟鱼赶紧说:“嗯嗯,不吃也好。”

她得长个记性,把一些东西藏严实。家里还有一个功德蛋糕,可不能再被她吃掉了。

孙萌萌:“中午了,我们找点饭吃去。”

“你肚子这样,还是别出去了,我去给你买小米粥,咱们在屋里吃。”

“不不不。”

孙萌萌挣扎着爬起来,腿脚还使不上劲儿。

“扶姐们儿一把,为了好吃的,我还能再坚持嗝一下。”

又是一个吃货!

孟鱼搀扶着她下楼梯,俩人打车去当地有名的小吃店蹲点儿。

这家店当时上过舌尖上的华国,名噪一时。那时候孙萌萌就盯上这家了,一直跟孟鱼说,把节目上的美食全部吃一遍。

也不知道是药茶的原因,还是美食的诱惑力太大,孙萌萌神奇的停止了泻肚子!

“我嗝要大吃一顿!”

“你肚子这样,还是少吃油腻的好,不然肠胃又要难受。”

哪有泻肚子还大吃大喝的,孟鱼好心劝她。

孙萌萌一脸无所谓,从手机上继续查附近有名气的饭店,准备晚上继续吃。

“黑心矿主把良心吐出来以前,我嗝不会回去。宁可吃死在这里,也绝不投降!”

孟鱼:“给你爸妈报个平安。闹脾气归闹脾气,要是他们没有你的信儿,万一急的病了,到时候你可就后悔了。”

孙萌萌嘴硬得很,生气归生气,可她还是很讲道理的。

拍了一张和孟鱼的美照,发到朋友圈。

孙萌萌的妈妈正在家里急的哭,爸爸也在急的抽烟。之前和女儿大吵一架,气的孙萌萌离家出走了。

两口子在家里开始后悔,反思。

他们那个年代,二十三岁不小了。但是现在年代不一样,女儿又有事业心,年纪轻轻的让她去结婚,是有点过分。

孙妈妈瞅了孙爸爸一眼:“你个臭脾气!跟女儿说话说的太重。你看,把萌萌气走了!万一出个什么事,我也不活了。”

孙爸爸把烟头扔进烟灰缸。

“你也不劝着些!还火上浇油,萌萌是被你气走的。”

孙妈妈开始哭鼻子抹泪。

“你说闺女能去哪里?网上那么多出事儿的单身女孩子,我很担心。”

孙爸爸蹭的站起来,在屋里走了几圈。

“我猜她去了孟鱼那里。她俩关系最好,你快打电话问问,是不是在孟鱼家里躲着。”

孙萌萌的妈妈拿起手机,打电话之前习惯性的刷了个朋友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