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阴阳香火店> 第52章 蒋赫落入食人族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2章 蒋赫落入食人族(1 / 2)

夕阳西下,蒋赫坐在拖拉机后面思考人生。

蒋赫走了的这几天,矿上秩序不稳定,最开始原因来自于那几口井。

外面部落的人听说井里有神奇的符咒,都想来观摩。可是也不知道哪里传出去的消息,说这是仙女画的符咒,外面的人看了人就不灵验了。

部落里的人很生气!

从早到晚守着井口不许外人参观。

外面的人也很生气!

就一个小纸片,照着画画都不行,太小气!

一来二去,部落之间有了冲突。矿上的男人们操起家伙时刻准备战斗,哪有心思挖矿!

经理怕出人命,天天盯着这群人,眼睛都快成斗鸡眼了。

这一片土地上的酋长也不希望事情闹大,于是通知经理,希望能和蒋赫见面聊聊。

就这么着,蒋赫被急招回来!

拖拉机“突突突”的冒着黑烟,前面的华人大哥慷慨激昂的唱着好汉歌,仿佛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是挥舞荧光棒的观众们。

“老总,大伙都盼着你回来,再不回来事情就闹大了。”

“放心,没大事。”

蒋赫挺淡定,知道酋长为什么想要见他。无非是别的部落看着这个部落里的人可以去矿上工作,妇女可以制作咖啡赚钱,孩子们上学还免费吃饭,井水又那么干净。

在一个连吃饭都吃不饱的地方,这个部落的条件已经足够让大伙羡慕了。

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蒋赫也知道怎么去解决。

从小他就明白一个很现实的道理但凡能用钱解决的,都不叫事儿!

背包里的“泉水符”和“防虫符”,是孟鱼急着做出来的,还把之前给别人的订单先挪出来给他。

孟鱼还说了,这几天再做一些,有人过去的时候带给他。

蒋赫长长叹了口气,他想她了!

想起那晚在医院的事,蒋赫都后怕,万一他没有及时赶到,她会不会吃亏?

蒋赫要给她拨两个保镖,孟鱼拒绝的很干脆。想想也是,她那个脾气,怎么可能让两个保镖天天跟着。

拖拉机突然停了下来,黑黝黝的华国大哥一顿嘟囔。

“机器老化了,坏哪里不行非要坏在半路。看看这里荒凉的,啥也没有,咋回去?!”

蒋赫从后斗爬出来,也下车帮忙修理。

“这里可不是啥都没有。”

大哥姓刘,四十几岁,闻言纳闷儿的看向蒋赫。

“老总,就是啥也没有啊!没有人,没有修理店,连手机信号都没有。”

蒋赫伸手在额前一搭,看向四周。

“这里有野兽。”

我勒个去!

刘大哥额上瞬间泌出汗来,紧张地四下看看。

“老总,你别吓唬我。我上有八十岁老娘,下有两个孩子,我可经不起吓。”

谁吓唬他了?

“真有。再一个,别叫我老总。”

刘大哥擦擦干,皱起眼睛。

“那那不叫老总叫什么,总不能总不能喊老蒋吧。”

我去!

蒋赫看他一眼,这人一脸无措,还真不是故意的。

“二选一的话,还是老总好些。”

“老总,你会拾掇这玩意儿不,我拾掇过家里的农用三轮车,没搞过拖拉机。”

刘大哥拿出工具,开始修理拖拉机,蒋赫在一旁帮忙。

天色越来越暗,要是再修不起来,他俩都会有危险。在这片土地上,野兽就跟苍蝇蚊子一样常见,大白天都出来觅食,何况晚上。

刘大哥的汗不住的往下淌,脸色都变得发白。

“老总,不会有野兽吧。巨蟒和狮子我真的打不过。”

蒋赫发现拖拉机上的零件都老化了,要是没有零件换,还真是没法走。

“我也打不过。”

刘大哥:“矿上矿上都说,老总媳妇儿是仙女,你媳妇儿肯定打的过,能保佑咱。”

蒋赫看他一眼:“你信吗?”

“以前他们当笑话说的,我不信,世界上哪里有仙女。不过现在我信还还来得及不?”

矿上有这说法蒋赫知道,还和“泉水符”有关。那回被许多当地女孩子围着,蒋赫没办法,这才说媳妇儿是仙女,仙女才画得出神奇的“泉水符”。

“来不及了。”

刘大哥一把抓住蒋赫的胳膊,双唇激动得颤抖,想再求老总跟仙女说说情,被蒋赫一句话给闷了回去。

“我都自身难保,你也自求多福吧。”

草原上的野兽多的是,蒋赫也担心。如果今晚必须要遇见一种野兽,蒋赫宁愿是狮子巨蟒之类的,也不希望是鬣狗。

起码过程没那么痛苦。

要是遇见鬣狗,那可是倒大霉了。

鬣狗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在非洲大地上号称“非洲流氓”,可见手段极其无赖不要脸,专门喜欢掏肛!

“老老老总,你看那里有什么!是不是野兽的眼睛?!”

蒋赫身子一僵,向远处看去,只见绿油油的一片,比特么的萤火虫还亮。

“上后斗!拿好工具!”

这些野兽还在观望,蒋赫记得行李箱里有一盒火柴,急忙就地捡树枝和野草,燃起熊熊火焰。蒋赫跳上后斗,手握铁扳手,随时准备大战一场。

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回头一看刘大哥,正坐在地上抽筋。浑身抖成一团,连话都不会说了。

要是不管他,分分钟被当成食物!

蒋赫跳下车,连拉带拽把他弄上后斗,将一把钳子塞进他手里。

“想想你那八十岁的老娘和两个孩子,还有家里的媳妇儿,都得靠你养活。你要是死了,媳妇成别人的!孩子也成别人的!老娘谁给你养活!这时候别怂,干掉一个算一个。野兽的世界里,弱肉强食,你要是弱小了,今晚准成这帮畜生的肉罐头。”

刘大哥哆嗦着站起来,手里的钳子颤颤巍巍。

“不不行,不能变成肉罐头。各路大神,救命啊!救命!”

四面八方尽是野兽和荒野,离着矿区起码还有三个小时的路程。蒋赫叹口气,今晚能不能活下来,全靠运气。

突然很后悔!

他还没来得及说喜欢她!

要是就这么死了,孟鱼永远不知道他那么那么喜欢她,永远不知道他因为悔婚肠子都悔青了!

摸摸脖子上的“平安符”,他必须得活下来!

天色彻底暗了,火堆的火势越来越小,必须要下去添柴火。

野兽怕火,所以在周围观望而不是扑上来。蒋赫跳下后斗,就近捡野草木头扔进火堆。

耗得时间久了,蠢蠢欲动的野兽终于靠近,蒋赫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不由地暗骂一声。

“艹!老刘注意了,还真是鬣狗!这东西智商高,特别狡猾,咱们小心。”

“咚”

刘大哥又一屁股坐在后斗上,站都站不起来。

“老总,我求你个事!我不想被它们一口一口吃掉,要是一会儿你还有口气,一扳手打死我行不?”

蒋赫:“坚持到天亮,我们还有机会。”

坚持到天亮?

想起天亮了自己可能变成一堆骨头,刘大哥开始嚎啕大哭。

这一哭,终于让下面的鬣狗按奈不住。眼看一条领头的鬣狗跳上后斗,蒋赫一扳手猛地挥过去。

鬣狗惨叫一声,飞出去老远,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不再动弹。

来了这么一下,鬣狗都知道上面的家伙不好惹,于是开始围着拖拉机转悠,想找破绽。

刘大哥也知道到了生死一搏的时候,哆哆嗦嗦的握紧钳子,冲着下面的鬣狗破口大骂,好像这样能给自己壮胆子。

坚持两个多小时,蒋赫颇有战绩,拖拉机周围躺着十几条鬣狗,其它的鬣狗纷纷趴在草丛里等候下一次攻击的机会。

鬣狗就是这样狡猾又有耐性的野兽,不得到目的誓不罢休。不光手段残忍,就连性子也是极其难缠,“草原流氓”的称呼不是白来的。

正因为臭名昭著,所以连狮子都不爱招惹它们。

忽然远处星光点点,刘大哥激动地指着那里大喊。

“老总老总快看,那是火把!有人来救咱们了!”

可是那个方向,并不是矿区的方向,这些人到底为什么来还不好说。不过,来了总比不来强,已经没有什么处境比现在更危险。

人群越来越近,蒋赫清楚的听到他们的吆喝声。

这是当地人打时的吼声,用来震慑物。刘大哥激动得不行,冲着那群人大喊救命。

鬣狗终于被吓跑,蒋赫也看清这些人的样子。

一个个脸上涂满白色粉末,目露凶光,手上拿的是长矛和弓箭。领头的首领和边上的人嘟囔几句土语,审视的目光扫过蒋赫和刘大哥。

那目光像是选罐头?

这群人就那么瞪着后斗上的蒋赫和刘大哥,还时不时的做些手势。

刘大哥心里没底了,这些人怎么这么奇怪。

“老总,他们在说啥?”

当地土著部落的语言也不太一样,有些土语是融合了法语词汇。蒋赫其实听的也不明白,一大半靠猜。

“他们说,吃肉,烤着吃还是生吃,看上去很香,一个柔嫩,一个肉老”

“咚”

刘大哥又一屁股坐在了后斗上。

“是是是是食人族不?我以前听他们说这里有食人族娘啊我对不起你儿子要变成肉罐头了”

蒋赫和刘大哥被五花大绑抬回了部落,被扔进一间黑屋子。

刘大哥已经吓晕过去,蒋赫趁着月光打量周围。

是一间泥巴房子,屋里到处是爬虫和蚊子。墙壁上有铁钩,隐隐看的出上面和墙壁血渍斑斑。

手脚被绑的发麻,蒋赫稍稍挪动身体,发现身后有个东西,一摸手脚发凉。

是一堆头颅!

蒋赫苦笑,还真有可能是食人族!

孟鱼这几天加班加点画符咒,除了赶制订单,都是给蒋赫准备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