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女生专区>阴阳香火店> 第66章 又来一只喵喵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6章 又来一只喵喵(1 / 2)

园子里风和日丽,鸟语花香。

凤凰很高兴,拿着大棒针边走边织毛衣,还时不时贴在身上比量比量。

孟鱼:“这里也有冬天吗?”

“没有。”

那织毛衣什么时候穿

凤凰抬头,嘿嘿直笑。

“心境里一年四季都如此,没有酷暑,也没有严寒。不过主人有时候嫌闷,会弄点雪花出来。到时候穿上这件大毛衣,一定很美。”

凤凰把毛衣往她身上比量,又拿下来。

“还是我穿着更好看些。”

孟鱼:

小路很长,几只孔雀从树丛里跳出来,好奇的打量孟鱼。

凤凰挥挥手。

“玩儿你们自己的,别出来凑热闹。告诉你们,主人最近可是馋肉了。”

“扑棱棱”

孟鱼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眼前一片凌乱的羽毛落下,那些孔雀和鸟顿时躲的严严实实。

孟鱼小声问:“你家主人,真的会吃这些动物吗?”

凤凰撇撇嘴,继续打毛衣。

“园子里的花鸟鱼虫,都是灵气滋养出来的,已经有了灵性,吃不得。刚才也就是吓唬吓唬它们,躲起来的都是二傻子。”

说话间,来到了竹屋。

凤凰行礼,“主人,孟鱼到了。”

里面的男人似是刚睡醒,还带着慵懒的睡意。

“带她去莲池那边打坐,莫要慢待。”

“是。”

孟鱼:“多谢。”

男人轻笑,“去吧”

凤凰把孟鱼带到上次看鱼的地方,交给她一小盒鱼食。

“这些鲤鱼可能吃了,好像永远吃不饱似的。你喂它们几次,鲤鱼就跟你熟了。有时候还会跳上来咬你的手。”

凤凰扔下去一把鱼食,只见从水草里游出好多红色鲤鱼,纷纷抢夺鱼食。凤凰把手往前一伸,离着水面有近一米高,竟然真有几条鲤鱼跃出水面,碰到了凤凰的手心。

“看,没骗你吧?”

孟鱼笑笑,“跳得好高啊。”

凤凰不光话痨,还像个小孩子,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我今天做了无花果粥,先去看看熬的怎么样了。主人吩咐,要你在这里打坐,你不可以偷懒哦。”

“好,我不偷懒。”

凤凰翘起小拇指,眼神儿十分可爱。

“拉勾。”

“拉勾,不认真我是小狗。”

凤凰这才放了心,独自留下孟鱼自己在这里。

孟鱼把鱼食撒进水池,看着成群结队的鲤鱼来抢食,琢磨着竹屋主人让她来这里的用意。

白紫相间的睡莲随风轻轻摇曳,一副岁月静好。

这个地方她之前并没有来过,但是的确很眼熟。记忆深处,仿佛见过这座小小的木桥。

兴许,这是她的前世今生?

就像庄子诩那样,明明已经转世投胎,可是机缘巧合的还能梦见和徐师师的前尘过往。

孟鱼盘膝打坐,周围的灵气源源不断涌入身体。

如果说之前涌入身体的灵气是溪流,那么这里就是江湖大海。孟鱼完全被汹涌来袭的灵气包围,渐渐失去了对灵气的控制。

感觉丹田发疼,灵气在体内横冲直撞,找不到适合的宣泄口。

孟鱼蹙起眉头,想要睁开眼睛,结束打坐,可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感到气血翻腾,心里感到着急。

忽然耳边响起熟悉的埙声,灵气随着埙声的引导,渐渐平静下来,放慢了速度,均匀的散布在身体各处。

孟鱼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睁开眼睛。

“谢谢先生的帮忙。”

“不必客气。”

白衣男子背身而立,站在长廊尽头。衣决飘飘,长发随意散在身后,远远看去像是一幅水墨画。

“这里灵气浓郁,是难得的修炼之所。你虽有灵根,但毕竟是凡胎,身体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多的灵气实属正常。”

原来是这样

“多来几次,学会控制灵气,我也会帮你调理身体,不至于这么点灵气就接受不了。”

“多谢先生。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仙号凤竹。”

孟鱼再次躬身道谢。

“一会儿凤凰拿来百花酿,你喝一些。”

说完,身影化作几片花瓣消失不见。

刚才那场打坐差点出事,孟鱼满身大汗,身体极为疲惫。坐在莲池旁边的石头上看了会儿鱼,渐渐闭上了眼睛。

恍恍惚惚中,看到那些鱼围绕在她身边,还吐着泡泡聊天。

“今天比昨日冷一些。”

“天冷了也好玩。还记得凤竹仙人造了一场雪花,真有趣啊。”

“有趣是有趣,就是特别冷,我被冻得的得了风寒。”

那条红鲤鱼大笑几声,在水里狂摇鱼尾。

“我要把这话告诉睡莲。”

“你敢!”

“我就去!”

两条红鲤鱼追逐打闹,咬来咬去,一旁的睡莲静静沉睡

“累了?起来喝点东西再睡。”

“哎哎,起来了,小美女?”

孟鱼好像听见有人跟自己说话,可是声音离得好遥远,眼皮又那么沉,睁都睁不开。

忽然感觉脸上痒,似是爬上了虫子。

孟鱼最害怕虫子,一个激灵坐起来,伸手往脸上拍一巴掌。

凤凰在一旁大笑,站着笑不够,还居然跳起来笑!

孟鱼看见他手里拿的芦苇草,顿时明白刚才是他在挠痒痒,哪有什么虫子!

凤凰:“我叫你好几遍叫不起来,只好给你挠痒痒了,你不会生气叭。”

好好的一个大男孩儿,在一旁嘟嘟着嘴,眼巴巴的看着她,孟鱼哪有办法生气。

“刚才打坐,没控制好,差点出事,所以感觉很累。你叫我做什么?”

凤凰拿出一只紫色竹筒。

“这是主人亲手酿制,特意让我拿来的,赶紧喝。机会难得哟!”

最后一个音儿还颤了几颤,格外夸张。

孟鱼都把竹筒放到嘴边了,又捂嘴笑出声,这凤凰和传说中的神兽差别真不是一般的大!

里面有蜂蜜的味道,还带一点酒精,再就是各种花香。酸酸甜甜的,很好喝。

见孟鱼喝完,凤凰着急问。

“怎么样,什么感觉?”

孟鱼仔细感受一下,好像没什么体会,于是摇摇头。

“没有?不对啊!”

孟鱼阖上眼睛,双手结印,这回有感觉了。

听觉和嗅觉变得更加灵敏,微风拂过,好似能穿透身体。

“感觉更轻盈了些,很舒服。”

凤凰这才满意,长呼出一口气。

“吓死我了,还以为过期就失效了,原来还能用。”

孟鱼:

“过期多久了?”

“不长,也就二三百年。”

“不会有副作用吧。”

凤凰:“不会,顶多拉肚子,起痘痘什么的。”

孟鱼:

往回走的时候,凤凰嘱咐她。

“有空常来啊,主人说你这具凡胎太破了,希望还能拯救一下。”

回到家里,孟鱼浑身疲惫,躺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一觉到天亮。

庄子诩和徐师师这俩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夜没回来。

早上不知怎么的,特别的饿,馄饨下了平时一倍的量。吃下去,居然感觉还不太够,干脆把馄饨汤全喝了。

上午主要任务还是学习,孟鱼列好学习表。

政治一个小时,再做一个小时的数理化休息脑子,然后练习写英语作。下午看教材书,起码二十页,然后再做数理化习题集。

忽然想起来钻石的事儿,还没跟蒋赫道声谢。

孟鱼给他发了微信,可是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估计那边不是太忙就是信号不好,孟鱼把钻石都放进六棱紫珍珠,这里最安全,等着有机会还给他。

昨晚在“心境”打坐,不知道是灵气太充裕,还是喝了过期百花酿的原因,孟鱼感觉今天上火了,嗓子一直疼。

拿出余老师给的润喉糖,孟鱼吃了一颗。

薄荷味,很清淡,带有一丝甜。正如司徒渊舟说的那样,效果真好,吃了一颗顿时见效,火烧火燎的嗓子里舒服多了。

白天姚奶奶来买符咒。

现在天气凉了,“保暖符”很受欢迎。放在屋里不干燥,温度正舒服。

以前冬天取暖得烧炉子,家家户户备下很多煤炭。可是烧炉子不光贵,麻烦,还污染空气。

“这个可好用了,在家里挂墙上,出门带身上,别提多么方便了。一开始卖符咒的时候,跳广场舞的姐妹儿们最捧场。现在大家来买的可多了,光倒腾这个,比我退休金还要多一些。”

看姚奶奶高兴的样儿,孟鱼也跟着高兴。

姚奶奶捂着嘴咳嗽几声,孟鱼端来菊花茶给她喝。

“人老了,身体比不上年青的时候。这不,最近老咳嗽,大概喉咙有些发炎。”

“姚奶奶吃一颗润喉糖吧,特别管用。”

姚奶奶本来不吃糖,可是见孟鱼这么说,于是尝了一颗。

“味儿不错,嗓子里好像真的舒坦一些。我今天过来还是要保暖符的,要二百个。”

姚奶奶这代购也是越做越大了,从一开始五六十,到现在动辄几百几百。

孟鱼把“保暖符”拿给她,姚奶奶乐滋滋的。以前还得等几天,现在都不用等了,一来就可以拿到。

一直到傍晚,庄子诩回来了,手里拿着一顶帽子。

小鸟依人的徐师师跟在他的身后,脸上有喜悦,也有悲伤。

“孟老板,谢谢你,我打算去投胎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