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十一章 戌正(1 / 2)

加入书签

可李泌一眼就看出来,那四根亭柱每根都有五抱之粗,

光是原木运进来的费用,就足以让十几个小户人家破产。天宝三载元月十四日,戌正。

长安,万年县,平康坊。

相比起其他坊市的观灯人潮,平日繁华之最的平康坊,此时反倒清静得多。因为平康里的姑娘们都被贵人们邀走伴游,青楼为之一空。大约得到深夜两更时分,姑娘们与贵人才会陆续归来,开宴欢饮。

一走进坊内,檀棋就厌恶地耸了耸鼻子。街上此时弥漫着一股苏合香的味道,这是上灯之后,香车出游散发出来的。这香调得太过浓郁轻佻,却十分黏衣,一沾袖子就挥之不去。她可不想被人误会成伴游女。

张小敬道:“放心好了,不会有人误会,今夜稍微有身份的粉牌,都在外头呢。”檀棋初听宽心,再一琢磨,这分明是嘲弄嘛!她正要发作,张小敬已扬鞭道:“那里就是李相的府邸了。”

檀棋望去,原来李林甫的宅邸就在平康里对面,高墙苍瓦,里头只怕又有十进之深。门前列着十二把长戟,左右两根阀阅立柱,柱顶有瓦筒乌头,显出不凡气度。说来也怪,明明檐下挂着一排红纸灯笼,光线却只及门前数丈,其他地方还是一片黑暗。远远望去,好似一头黑兽张开了血盆大口。

处处与公子作对的那个人,就住在这里啊檀棋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赶紧催马快走了几步,仿佛待久了会被吃掉似的。

“对了,伊斯执事呢?”檀棋忽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位跟着。张小敬回头扫了一眼,大街上不见踪影,这家伙自从跨过朱雀大街后就没见过,想来是走散了吧。

“无所谓了,随便他。”

张小敬对这一带轻车熟路,两人走过两个十字街口,看到东北角有一片青瓦宅院。

这些宅院像是出自军匠之手,建筑样式几乎一样,排列严整,都是三进七房。唯一能把它们区分开来的,是每一处中庭高高飘飘起的鸟兽旗麾:有熊有虎,有隼有蛟,没有重复的这正是十位节度使设在长安的留后院,每个院的旗麾,都与节度使的军号相应和,一看便知是哪家节度使的院子。

而留后院的对面街里,则是杂七杂八的一溜商铺,都是珍珠宝石、香料、金银器、丝织、漆物之类的奢侈品铺子。留后院每年在京中采购大量礼品,商家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良机。

不过这会儿铺子都已经关门,店主伙计都跑出去看灯了,整条街几乎没人。张小敬与檀棋辨了辨方向,七转八转,来到巷子最尽头的一家刘记书肆。这家书肆的门面比其他铺子都要小,几乎只是两扇门的宽度,两侧紧邻着一个车马行与银匠铺。这个时辰,书肆早已关门,连门板都上了。

据刺客供认,这家刘记书肆是守捉郎的火点。火点是他们的专用切口,指的是用于任务发放的联络点。在火点负责的人,叫作火师,也是张小敬这次要找的关键人物。

按道理,应该先让刺客叫开门,说明情况,再进去跟火师交涉。但张小敬在入巷前已经和望楼确认过了,马车押送着刺客还在路上,赶过来还要一阵。

张小敬不能再等了。自从得知靖安司被袭击后,其实他比檀棋还要焦虑。内心中那一股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他必须抓紧每一个弹指的时间。

他没有去拍门板,而是走到了门板左侧的墙边。这是一堵黄色的夯土墙,夯工粗糙,墙上有大大小小的土坑。张小敬数到第三排右起第十个小坑,把指头伸进去,在尽头摸到了一截小绳头。

绳头打了一个环扣,另外一端从小孔穿墙而过。张小敬把指头套进去,轻轻扯动绳子,扯了五下,停顿片刻,又扯了三下,最后急拨两下。

这是刺客交代的联络之法。不扯这根绳子,或者扯法不对,这间书肆永远不会对你袒露真实面目。

扯完不久,门板“咣当”一声,从里面被卸下去一条,一只警惕的眼睛从门内空隙闪过:“春江?”

“白云一片去悠悠。”

这是春江花月夜中的第十七句,亦是证明身份的一个标识。屋内沉默了一下,说道:“你不是刘十七,也不是摩伽罗。”张小敬一亮铜牌:“我是靖安司都尉张小敬,刘十七介绍我来的。现在有要事相商。”

“那刘十七他们在哪里?”

“正在永乐坊路上,稍后即至。”张小敬回头看了一眼望楼。

望楼恰好打过来一束信号,马车已经过了永乐坊,距离这边只有两三个路口了。

“那等他到了再说吧。”对方说完就要上门板。张小敬“啪”的一掌按在门板上,态度强硬:“朝廷办事,等不得。你是要我现在进去,还是等县尉亲自带队过来?”

这个威吓似乎起了作用。屋子里沉默了片刻,另外一扇门板很快被卸下来,露出半扇门的空隙。张小敬、檀棋侧身而入,屋子里的一只手点亮了案几上的龟形烛台,托在手里。

火师是个满头斑白的老者,皮肤如枣色一般皴裂,看不出是哪一族出身。在他身后,一排排全是竹书架。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名贵绸卷,每一卷用的都是象牙白轴、水晶环扣,还用五色布签标明了类型。有淡淡的樟脑香气弥漫其间,清脑醒神,兼防蠹虫。

这些书不是用来看的,而是专供达官贵人赠送之用的礼品。火点每天要处理各种联络书,用书肆做掩护再合适不过了。

张小敬也不寒暄,进门后劈头就问:“我要知道是谁发出的委托,让刘十七和摩伽罗去刺杀波斯寺普遮长老。”

老者托着烛台,烛光照在脸上的重重皱纹里,光影层叠,让人无法把握他真正的表情。

“都尉该知道,我们守捉郎要为委托者保密。这个要求,恕难从命。”

张小敬冷哼道:“现在这个暗杀委托,牵连到一桩危及整个长安城的大案。朝廷必须知道答案,有意隐瞒者,以同谋论处!”老者不屑一笑:“守捉以诚信为本,否则何以取信天下人?别说都尉,就是京兆尹亲临,也不能说。”

张小敬怒火中烧,一拳重重捶在墙上,屋内的书架都为之一颤。老者手里烛台却稳稳托着:“小老只有一人在此,都尉尽可以锁拿拷问,绝不反抗,但也别指望在下能说什么。”张小敬“唰”地掏出弩机,顶住他的脑门,阴恻恻地说:“刘十七当初也是这么说的。”

他没说下面的话,可动作表示得很明白了。能用刘十七的暗语进入这里,自然是已得了全盘交代。老者右侧眉头轻微地抖了一下:“十七违背戒律,祸及家人,我救不了他。守捉郎,守捉郎,恩必报,债必偿。”

这是守捉郎的箴言。守捉郎外出做事,家眷都要留在守捉城内。刘十七泄露了火点的秘密,就算他逃得性命,家人却死定了。

张小敬道:“岂止是他,长安若有什么变故,整个守捉郎全都要死!”

老者见张小敬声色俱厉,叹了口气:“委托人的姓名、身份,小老是绝不能透露的,不过都尉想问别的,权限之内,小老知无不言。”

能在长安城当火师的,果然都不是一般人。他知道张小敬背靠官府,不好太过得罪,便提出一个变通的法子。守捉郎在京城有独到的情报网,说不定掌握着靖安司所不知道的资料。

张小敬便把突厥狼卫与阙勒霍多的事说了一遍,问他是否听到过什么。老者听完之后,大为骇异:“小老今日未曾出门,不知外头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容在下去查询一下。”

他托着烛台,转身走到书架深处。

张小敬把搁在桌子上,略带烦躁地等着。他对靖安司遇袭也极度担忧,刚才那一拳与其说是吓唬火师,不如说是发泄内心的焦虑。

这时檀棋悄悄扯了一下张小敬的袖子:“这个老头,身上有苏合香的味道,却没有樟脑味。”张小敬“嗯”了一声,没有任何反应。檀棋有点起急,男人这方面怎么如此迟钝:“他说一天都待在书肆里,那怎么身上一点樟脑味都没有,反而全是外头的苏合香?”

张小敬瞳孔陡缩,他“哗啦”一声推开身前案几,凶猛地跃进书架。那烛台被挂在竹架旁的铜钩旁,旁边空无一人。

不,准确地说,还有一人。这里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短髯胖子,身披狐裘,躺倒在书架之间,咽喉被割开一道非常精细的口子,眼睛兀自圆睁。

张小敬一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个才是真正的火师。那个老头,恐怕是神秘组织派来灭口的。他们给守捉郎下了刺杀委托,接洽者即是这个火师,杀了他,线索就会彻底断绝。

谁知刚动完手,张小敬就拍门了。寻常杀手,刺完就走,不会去理睬外头拍门。可这个家伙机变之快,行事之大胆,让人咂舌。他居然在极短时间内想到反过来冒充火师,套走了靖安司的调查进度。

这下子,连张小敬这种老江湖都被骗了。若非檀棋从香气中闻出破绽,只怕他们还被蒙在鼓里。

张小敬刚想通此节,尚未及转身示警,忽然书肆里传来一声响亮的男子惨叫声,然后身旁那一排书架像牌九一样,一个接一个相撞倾倒,把他和火师的尸体压在了下面。张小敬先喊檀棋退出书肆,防止那家伙反扑,然后双臂一抬,把书架重新推回去。

幸亏这是竹架,上头又都是书卷,不算太重。不过这么一压,火师咽喉上的伤口又喷出血来,沾到了张小敬的短衫之上。

张小敬站起身来,冲到书肆尽头,发现后窗打开。他探出头去,看到远处屋顶上一个黑影在腾跃疾驰,那矫健的身手完全不似老人。

他正要追出去,忽然耳边又响起尖叫声,这次是来自书肆正门外头,是檀棋!

张小敬只得先放弃这边,转身朝门外飞跑而去。一出门,外头已经亮起了七八盏灯笼,十来个铁匠和车夫模样的人,正面色不善地围着檀棋。他们看到张小敬跑了出来,纷纷亮出砧锤和铁棍。

“火师呢?”为首一人怒喝道。

这些人也是守捉郎,负责火点的护卫,平时隐藏在书肆左右的车马行与铁匠铺,轻易不会现身。刚才听见那一声惨叫,他们这才出来。

张小敬脸色“唰”地变了。原来那一声惨叫,并不是真正的惨叫,而是老头故意学火师的声音发出来的,为的是让那些护卫听见。这个老东西,心思之深沉,简直到了可怕的地步。只是短短的一次交锋,设下了多少圈套。

现在被这些护卫一围,张小敬根本没办法去追击。几个护卫推开张小敬冲进屋子,很快他们又退了出来,杀意腾腾。

他们刚才都听到了那一声重重的捶墙声,显然是来客与火师起了龃龉。很快传来火师的惨叫,紧接着这人浑身是血地跑出来。现在屋子里的火师尸体已经被发现,而且在屋内翻倒的几案旁边,还捡到了属于这个男人的。

事实再明白不过了。

“守捉郎,守捉郎,恩必报,债必偿。”一个队正模样的人念着口号,把铁匠锤抡起来。这里有十几个人,又已经把窄巷子堵死,张小敬就是有三头六臂,也绝不是对手。

檀棋气愤地开口道:“火师不是我们杀的。”护卫们冷笑着,根本不相信这虚弱的辩白。张小敬一举铜腰牌,喝道:“我是靖安司都尉张小敬,是由刘十七带过来找火师问话的,我绝没动手,凶手另有其人。”

队正眉头一皱,若是朝廷办差的人,还真不好处置。他示意手下暂缓动手:“你说刘十七?他人呢?”

“应该马上就到。”

队正道:“好,就等他来,再来定你的生死。”他一下一下抛着手里的铁锤,肌肉上的青筋绽出,眼中的杀气不减。

远远地,一个黑影几下跳跃,便离开了平康坊的范围。

听到吉温的宣布,姚汝能呆立在原地,化为一尊石像。

绑架王韫秀?勾结外敌袭击靖安司?

把这两个罪名栽到张小敬头上,姚汝能觉得荒唐无比。可是在新任靖安司主官眼中,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推测。

在世人眼里,犯人都是最不可信的恶鬼。就像吉温刚才说的,一个杀死上司的死囚犯,凭什么不会犯第二次别说吉温,当初李泌刚提拔张小敬时,姚汝能自己都心存偏见,认为这人一定别有所图。

这次可不像上次。上次是崔器自作主张,强行拘押张小敬,根本没有任何罪名,所以在右骁卫的书里,连名字都不敢提。但这一次对张小敬的公开指控,性质完全不同,他在京城将再无容身之处。

不行,我必须得跟吉司丞去说明白!

姚汝能推开身边的同僚,冲到慈悲寺前。吉温正在跟几位幸存的主事讲话,分配工作。姚汝能不顾礼节,强行打断:“吉副端,您犯了一个错误!”

“嗯?”

“吉吉司丞”姚汝能百般不情愿地改成了称呼。

“讲。”吉温这才让他开口。

“在下是靖安司捕吏姚汝能,一直跟随张都尉查案。他搜寻王家小姐、阻止突厥狼卫,都是众目睽睽的功劳,怎么可能与之勾结?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吉温捋了捋髯,温和地笑道:“姚家阿郎,我适才也有这个疑问。不过李司丞曾经说过,突厥狼卫只是枚棋子,背后另有推手。张小敬剪除突厥狼卫,恐怕也是他们用的障眼法。”

他把李泌推出来,姚汝能一时竟无法反驳。吉温忽然一拍手,恍然道:“我刚刚听说,在昌明坊找到一个叫闻染的姑娘,还是你找到的,对吗?”

“是。”

“我可是听说,张小敬故意欺骗靖安司,假称找到王韫秀的线索,让李司丞调动大量资源去救。结果救出来的,却是他的姘头。”

这话说得很毒,隐藏着最险恶的猜测,可是大部分内容却是事实。李泌对此确实相当不满,姚汝能也知道。可可是,这和张小敬是内奸并没有联系啊。

这时,旁边那位读官典的官员也插口道:“张小敬在万年县时,外号叫五尊阎罗,狠毒辣拗绝。这样一位枭雄,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驾驭的。”

他这句话跟主题没有关系,可听在大部分人耳朵里,却成了张小敬人品最好的注脚,还把李泌给捎带进去了。

姚汝能捏紧拳头,想要出言反驳,可忽然想到一件事。

吉温是得了中书令的任命,是李相的人。相信他会非常积极地去证明,李泌是错的,太子是错的。所以无论如何辩驳,张小敬都得被打成奸细。姚汝能再看向吉温,终于从那副温润君子的面孔里,分辨出几分阴险。

他的内心,满是愤怒和绝望。长安城已被架上油锅,这些人还在锅里头琢磨着把唯一正在灭火之人干掉!这他妈叫什么事!

若换作从前,姚汝能热血上头,早就不顾一切开口抗争,或者干脆挂冠而去。可在这几个时辰里,他已见识过了太多冠冕堂皇下的龌龊,知道在长安城里,光凭着道理和血气之勇是行不通的。

他得留下有用之身,才能帮到张都尉。

吉温见姚汝能无话可说,便转身对其他几位主事继续道:“如今李司丞下落不明,唯一的线索,就着落在张小敬身上。本官已分派了四十多个番仆,先把通缉书送达全城诸坊。你们得尽快修好大望楼,恢复全城监控,这是第一要务。”

几名主事都面露难色,其中一人道:“望楼体系乃是李司丞一手建起,十分复杂。我等皆是牍刑判之职,对这个只能坐享其成而已。”

吉温有些不悦:“难道懂望楼的人一个不剩全死完了?”几个主事诺诺不敢言。姚汝能在旁边忽然抬手道:“在下略懂。”

“哦?”

“此前在下担任的正是望楼旗语、灯语的转译工作。”姚汝能没说假话,几个主事也都纷纷证明。吉温颔首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着你去做。一个时辰之内,望楼要恢复运作。”

姚汝能暗喜,只要掌握了大望楼,就有机会帮到张都尉。为此,他不得不捏着鼻子与虚伪的新长官虚与委蛇,这可是之前自己最痛恨的做法。

他现在总算明白,张小敬所谓“应该做的错事”是什么意思。

这时一只手拍了拍姚汝能的肩膀,他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位宣读官典的官员。

“本官叫元载,字公辅,大理寺评事。现在忝为吉御史的副手。”元载笑眯眯地说道,晃了晃手里的簿子,“你说你叫姚汝能是吧?正要请教一件事情。”

“元评事请说。”

“我刚才查了一下记录,有一个叫闻染的女人,是被你带出了监牢,正安置在附近对吧?”

“啊?是”姚汝能一出口就后悔了。元载看人的眼神飘忽不定,很难有针对性地做出戒备,一不留神就被钻了空子。

元载眼神一亮:“这女人与张小敬关系匪浅,想抓张小敬就得靠她了她安置在哪里?”

“我这就去把她带来。”姚汝能回避了元载的问题,要往外走。不料元载眼珠一转,把他给拦住了:“你要去修大望楼,不必为这点小事耽搁,把地址告诉本官就好。”

他咄咄逼人,不容姚汝能有思忖的机会。姚汝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推脱可是,绝不能把她交给这个家伙,那样的话张都尉就完了。

元载神情还在笑,可是语气却已带着不耐烦:“快说,难道你想存心庇护不成?”

姚汝能知道,如果让元载起疑,吉温绝不会让自己去修大望楼,就帮不到张小敬了。

现在,自己必须在张小敬和闻染之间做出选择。

姚汝能咬着牙,宁可自己没的可选。

一辆马车横躺在街道上,已近半毁。

它一头撞到了一处巨大的灯架,随即侧翻在地。本来在灯轮处有很多歌姬少女在行歌踏春,结果这辆车突然失控,撞了过来,把这些可怜女子横扫一片,娇呼四起,花冠、霞帔散落一地。现场一片狼藉。

周围观灯的百姓同情地围了过来,以为车夫趁着灯会喝多了酒,才酿成这么一起事故。

一名士兵从车里狼狈地爬出来,随后又把刺客刘十七扯出来。可后者已经气绝身亡,咽喉上多了一道红线。

刚才牛车通过宣阳长兴的路口,忽然一个黑影从车顶跃过,速度极快,先杀死了车夫,让马车倾覆,然后趁着混乱冲入车厢。这家伙的刀法精准得出奇,一冲入车厢,短刀准确地划过刘十七的咽喉。守卫甚至连出刀的机会都没有,那黑影已退出去,灵巧地跳下车,然后顺这灯架越过坊墙,扬长而去。

“不对,我看到的是两个黑影,一前一后。”这是士兵在昏迷前的最后一个思绪。

元载朝着慈悲寺旁边的生熟药铺子走去,他现在很快乐,连脚步都变得轻松。

没有理由不快乐,一切事情都朝着他最满意的方向发展。不,是比他最满意的期待还要满意。

在最初,他只是被要求出一份提调书;在发现封大伦误绑了王韫秀后,元载主动提出了第二个方案,一石二鸟。然后他直奔御史台而去,恰好当值的是吉温,跟他相熟。元载刚刚寒暄完,还没开口说话,吉温突然接到一封李相密函,让他立刻去抢夺靖安司的司丞之位。

吉温对这事有点吃不准,便跟元载商量。元载一听,那颗不安分的大脑袋又开始转动了,很快从中窥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第三度修改了自己的计划。

接下来,他便以“辅佐”为名,陪着吉温来到慈悲寺前,宣布张小敬是袭击靖安司以及绑架王韫秀的主谋。

这是个多么简单的决定,又是一个多么绝妙的安排。永王会很感激他,因为张小敬会被全城追杀至死;封大伦会很感激他,因为有人背起了绑架王韫秀的黑锅;王忠嗣和王韫秀会很感激他,因为是元载把她一力“救”出;吉温以及背后的李林甫,也会对他另眼相看,因为他帮助吉温迅速拿下了靖安司,并重重地抽打了太子的颜面。

最初只是一次小小的公交易,现在生生被元载搞成了一局八面玲珑的大棋,做出这么多人情。若不是个中秘闻不足为外人道,元载简直想写篇章,纪念一下自己这次不凡的手笔。

刚才元载在报告里查到了闻染的下落,猛然想起来,封大伦透露,永王似乎对闻染怀有兴趣。若把她交给永王,又是一桩大人情!

所以元载权衡再三,决定亲自来抓闻染,以纪念这历史性的一刻。不过他并没有轻敌,在接近铺子前,指示身边的不良人把四周先封锁起来。元载做事,信奉滴水不漏,再小的纰漏也得预防着点。

就连姚汝能那边,元载都悄悄安排了一个眼线。一旦发现姚汝能跟旁人耳语或传递字条,就立刻过来通报。真正万无一失!

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元载慢慢走到那生熟药铺子门前。他同情地注视着瓮里的这些可怜龟鳖,抬起右手,准备向下用力一划,用这个极具象征性的手势完成杰作的最后一步。

可是他的手臂在半空只划了一半,却骤然停住了。

轰隆一声,一匹马从铺子里踹破房门冲出来。它去势很猛,附近的不良人被一下子撞飞了好几个。其他人不敢靠近,只好围在周围呐喊。马匹在铺子前转了几圈,却没有立刻跑开。不良人这时才看清,马背上伏着一男一女。

元载处变不惊,站在原地大声喝道:“严守位置!”

他看出来了,这马只是冲出来那一下声势惊人,骑士自己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只要封锁做好,他们俩没有机会逃掉。不良人们也反应过来,纷纷抽出铁尺,从三个方向靠近马匹。这样无论那坐骑如何凶悍,总会有一队攻击者对准它最脆弱的侧面。

骑士也意识到这个危机了,他环顾四周,一抖缰绳,纵马朝着唯一没有敌人的方向冲过去。

元载冷笑,观察着他的困兽犹斗。

骑士跑去的方向,是封锁圈唯一的一个缺口,它所在的位置,恰好是靖安司的正门。此时大殿还在熊熊燃烧,丝毫不见熄灭的迹象。

正因为如此,元载才没有封锁这里。往这里逃的人,反正会被火场阻住,死路一条。

可元载的笑容突然在脸上凝住了。

靖安司的正门很窄,不容马匹通过。可是为了避免火势蔓延,救火人员已经把这附近的墙给扒掉了,清出一条隔离带。那个骑士驾着坐骑,轻而易举地越过断墙残垣,一马两人很快就消失在熊熊大火里。

他们这是干什么?穷途末路想要自杀?

不对!

元载飞速转动着脑筋,然后对不良人叫道:“快,去京兆府和后花园的坊墙外!”

元载研究过靖安司的布局,里面的建筑间隔很宽。如果一个人决心够狠、速度够快的话,可以勉强穿过起火的大殿和左右偏殿之间,抵达后花园或者京兆府偏门。

一直到这会儿,元载还是不太着急。钻进靖安司是一招妙棋,然后呢?

后花园和京兆府这两个地方的围墙都在,骑士只能弃马翻墙。一男一女徒步前进,在围捕之下又能走多远?

不良人在上司的严令下,兵分数路。一队进入京兆府堵住偏门;一队绕道去了后花园的坊墙外头,连水渠都被控制住;还有一路披上火浣布,硬着头皮闯入火场。

很快两队来报,都不见动静。又过了一阵,进入火场的第三队狼狈地跑回来,他们只看到了那匹马被扔在庭院里,人却不见踪影。

元载大怒,这他们能跑哪儿去?还能飞上天不成?!他手掌一压,让不良人再仔细搜查一遍!一定得找到闻染,不能给这美妙的一夜留下瑕疵。不良人为难地说再强行进入,怕会有伤亡。元载看着他:“你不进去,现在就会有伤亡了。”

不良人面如死灰,只得再去召集人手,再闯火场。没想到这时元载说一句:“且慢。”

他仰起头,看到在大殿后面,还有一个建筑高高耸立着,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大望楼!

大望楼就矗立在后花园里,如果他们弃马要逃,只能是顺梯子爬到楼顶,躲在上头。等风头过了,再下来逃走。没错,姚汝能那个浑蛋,不是正在修大望楼吗?

元载想到这里,脸色转冷,小小的一个靖安吏也敢在他面前耍心眼?他喝令召集不良人,亲自带队,要去瓮中捉鳖。

你们能上去,可是下来就难了!

为了修复大望楼,救援人员打通了一条相对安全的进入路径。修复者不用强行穿过起火的三大殿,而是从京兆府这边的墙上打的一个洞,进入临近的靖安司监牢,再从监牢前的小花园翻入后花园。

元载带着人,就从这条路进入后花园。他一马当先,手脚并用攀上木梯,噌噌噌一口气爬到了顶端。

大望楼的顶端非常宽敞,是一个长宽约十二丈的宽方平台,地上铺着一层厚毡毯,四边有围栏,中间的枢柱支起一面翼立亭顶,以遮蔽风雨。

此时在平台上,八具武侯的尸体横七竖八躺倒在地。蜥皮鼓、五色旗、紫灯笼等信号用具扔了一地,还有饭釜、水囊、暖炉、披风之类的生活用品散乱地扔着。姚汝能和其他两个杂役正蹲在那里,逐一进行检查。除此之外,别无他人。

见到元载突然气势汹汹地爬上来,姚汝能觉得很意外。元载扫视一圈,发现这里实在没有藏人的地方,便冲姚汝能喝道:“你把闻染藏哪里去了?那个男人是谁?”

姚汝能无辜地回答:“在下一接到命令,立刻赶紧来修复大望楼,这不是您要求的吗?哪有时间去藏人啊?”

元载身子前倾,大脑门几乎顶住姚汝能的脸:“若不是你通风报信,他们怎么会突然从药铺里逃走?”他转过头去,向另外一个杂役:“你说!你看到没有?”

这杂役就是他安排的眼线,这人一看长官发火,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回禀评事,在下一直紧随姚汝能左右,他他确实没跟任何人传递过消息。”

“不可能!那是你没看出来。你把他跟什么人说过话,做了什么,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元载烦躁地搓着手指,简直不敢相信,在自己眼皮下,居然让闻染逃了。

杂役记性很好。姚汝能先跟几个主事谈过,内容不外乎是筹备修复材料与人手,现场征用了慈悲寺门前的一批大灯笼。然后他又请救火兵开辟了一条安全通道,带着这批材料爬上了大望楼,评估损失情况。

杂役记得姚汝能跟人来往的每一个细节,清清楚楚,没有任何疑点。元载不死心,追问那批灯笼在哪里。杂役一指,它们正挂在大望楼的亭顶外缘。这是在提醒周围望楼,这里出现故障,正在检修。

元载趴在围栏边缘,探头挨个去摸灯笼,几次差点翻倒出去。可让他失望的是,灯笼上除了字纹饰之外,没看到任何字迹。元载缩回身子,俯瞰着下面的靖安司,一片黑漆漆的。

这次他真是想不出来,闻染和那个神秘男子,到底还能藏在哪里。

“尽快修好,不然重罚!”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